写小说要有通达的心态

微信编辑器
壹写作软件


  我发现写小说,特别是长篇小说的关键,在于一定要从多个角度思考问题。长篇小说的篇幅之所以那么长,是因为创作者希望它在其主控思想和核心矛盾上达到惊人的深度(关于主控思想和核心矛盾),如何做到这一点?

  

  只有一个新颖的念头是不行的,如果一瞬间的灵感让你产生一个奇思妙想,这种点子只能让你撑起一篇短篇小说。如果你想把它做成一部长篇,你必须从各个角度锤炼你那个原始的点子。

  

  我这样说也许太抽象了些。下面我给出一些写小说的具体的建议。

写小说

  

  一、写小说-写好反命题

  

  比如,假设我们要写“正义战胜邪恶”这样一个传统的主题,一些懵懂的写手会直接围绕“为什么正义能够战胜邪恶”去构思情节了;而另一些有经验的写手会先思考在自己的小说语境中,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

  

  但这还是不够的,当你在你的小说中,一个劲地证明“正义会战胜邪恶”这个命题之前,你需要好好思考正义为什么不能战胜邪恶。

  

  也就是说,在你写一个命题之前,你需要先好好思考它的反命题。让它的反命题获得足够的能量,你得先想出种种支持反命题的理由,最好是让自己都快要相信它了。

  

  在上面的例子里,当你想出种种“正义不能战胜邪恶”的理由后,你甚至可能觉得“天啊,正义确实不能战胜邪恶”,好了,这时候你可以开始思考它的正命题了。当你给“正义战胜邪恶”设计了一道比一道强的阻力,然后又努力克服了这些阻力的时候,这时候你对自己正命题的阐述才是充分的,这种意义下的“正义战胜邪恶”才是真正的凯旋。

  

  相反,如果你对小说中的反命题毫不关心,那你的小说将是场一边倒的战斗,就像一个成年人去欺负一个幼儿园的小孩,这种小说有什么意思?

  

  自然地,我们在生活中都有各种各样的立场。一般来说,我们只会替自己支持的立场说话,如果一会儿替这个立场说话,一会儿替相反立场说话,那叫做“两面三刀”。但在小说里面,你就得替不同的立场说话。

  

  二、写小说-塑造反面人物

  

  我们每个人在生活中都有不喜欢的人,但是必须承认,即使你最不喜欢的人,他做事也有自己的一套行为逻辑,自有他的道理,而且你还不能轻易驳倒。当然,生活中面对和自己人生观、价值观格格不入的人,我们可以敬而远之。但小说里的反面人物,我们作为创作者,却不能对他歧视,我们还得设身处地的为他着想,让他拥有自己的一套人生观——而且这人生观并不是没有道理。

  

  当然,有必要说明一下,反面人物不一定是道德败坏的人,而是和小说中的正面价值观相冲突的人。所以,《沉默的羔羊》中的汉尼拔·莱科特不是反面人物,因为他和该小说的正面价值观是一致的。《沉默的羔羊》旨在攻击小说里面那个病态的社会,而汉尼拔就是反抗社会的代表。小说里面那些道貌岸然的警长、高管、富翁,才是该小说的反面人物。——当然,《沉默的羔羊》并没能把这些反面人物刻画得很出色。

  

  我印象很深刻的反面人物,有《蝙蝠侠前传之黑暗骑士》中的小丑,和《绝命毒师》中的大毒枭古斯塔夫。看主人公和塑造成功的反面人物对抗是一件很爽的事,因为这实质上是两种不同观点的激烈对抗,而且这两种观点都有道理,势均力敌,就像两条巨龙盘旋着飞上高空。

  

  但是,实现这种效果的前提是你的反面人物必须有血有肉,有自己的一套言之成理的行为逻辑,而且最好有点哲学深度。否则的话,你的反面人物就会退化为一个苍白的符号,而你作品中的正面人物也会因为缺乏合格的较量对手,而变得苍白。

  

  三、写小说-让情节曲折

  

  我们在构思情节时常犯的一个错误是,如果我们想到一个情节,是从A这个初始状态发展到E这个中继状态,接下来我们很自然就会想在E之后会发生什么。

  

  但其实我们可以多考虑一下在A和E之间会发生什么。

  

  构思故事时,与其问“后来发生了什么”,不如多想想“中间发生了什么”。

  

  很多时候故事能不能吸引人的关键,就在于能不能写出A和E之间的发展变化,而并非E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吸引人的事。

  

  比如,在德州扑克牌局中,我经历过无数AA对KK的翻牌前allin,但我现在还有印象的是这样的牌局:翻牌圈AA成了三条,KK好像无望了;转牌KK又成了同花,因为忽然发现牌面是四张同花;河牌AA又成了葫芦,最后还是AA胜出。

  

  如果AA和KK什么都没中,最后AA毫无波澜地赢了KK,这样的对局我肯定记不得了,因为这样的对局太过寻常;刚才说的牌局则比较特别,特别之处源自其过程比较跌宕起伏。

  

  当然,很多人都知道要把情节写曲折,网上也有各种所谓的“神转折”的段子,但大部分都很无聊。

  

  因为情节曲折并不是可以把情节随意地拧来拧去,那是没有意义的曲折。曲折得建立在命题的逐渐深入上。

  

  比如,在上述的从A到E的过程中,我们想阐述的是一个命题a,正是在a的控制下事件从A发展到了E。这时候你可以好好想想a的反命题,会有哪些因素阻止a成立,在b因素的阻止下事情发展到B,a战胜了这个阻碍因素发展到C。

  

  注意,这里的a随着战胜阻碍因素b,已经完成了自身的一次升华。所以,它实际上变成了a',成为了一个更高层次的命题。然后,冲突在更高的层面上展开。

  

  所以,情节的曲折应该伴随着命题的升华和冲突的深化,这样的曲折情节才是有意义的。

  

  也许读者可以看出,这里有点辩证法的意思。确实如此,好的小说家应该富含思想,即使他从来不写一篇说理文章,而思想只在小说中含而不露的表达。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