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这样写小说,然后卖了2亿册

秒书


  迈克尔·克莱顿,除了长得帅到被《人物》杂志评为全球最有魅力的50人外,更是一位学霸,也是一位工作狂,他说,“我用了八年时间来写《侏罗纪公园》”。本文是克莱顿生前的一段采访,原载于克莱顿官网。现翻译出来,以供喜爱他的读者,更多地了解他的创作历程。

迈克尔·克莱顿写作
  
  Q:您在哪里出生?父母是做什么工作?
  
  我是1942年出生在芝加哥,那时候正是二战期间。我出生没多久,父亲就被征兵了。当他去海外后,我就跟我妹妹,随妈妈搬到了科罗拉州的摩根堡,一个只有2000人的小镇,一直到二战结束。后来,我们搬到长岛的罗斯林,也就是我成长和读书的地方。
  
  Q:是什么让您开始写作的?
  
  我父亲是一名记者,所以我一直就看着他打字,让我觉得这是一份再正常不过的职业了。坐下来,打打字,就是你的工作。我很小的时候,写作就已经写得很好了。三年级时,我们要做些木偶剧,大多数小孩都只是做一个很短的。我则写了一个9页纸的剧本,我父亲用复写纸帮我打出来,这样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角色是什么。我写到五、六年级时,渐渐出名了,因为他们觉得我是那种会自觉做老师没有要求的作业的怪学生。其实,我这样做只是我太喜欢写作了,我想这或许是因为我又高又瘦,还有点木讷,需要某样东西来逃避这些。
  
  14岁的时候,我们一家开车到西部旅行,去了亚利桑那州的落日火山保护区,我觉得这非常有趣,认为每个人都应该知道这里。我父母就建议我写下来,投稿给《纽约时报》的旅游专栏。我就写下来,然后就发表了,这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他们给了我60美元稿费,到现在我还保存着支票存根。我也为镇上报纸写东西,报道运动会,校报也是。再后来,就为大学校报撰稿,《哈佛深红报》。
  
  起先我想成为作家,但不认为写作能够负担我的生活,于是我去了医学院,期望可以做一名医生,在医学院的时候我开始尝试用写作去维持我的生活,书慢慢地开始畅销起来,毕业后我就决定把写作当做我毕生的职业了。
  
  Q:您是从哪得到写作的灵感?
  
  我希望我了解,但事实上它们就像是不知从何处来的。我认为人们有时太在意灵感背后的故事了。首先,一个故事不可能只是一个灵感,是有很多的;第二,一个纯粹的灵感本身并没有多大价值,直到你觉得把它写在纸上。并且写作的时候,灵感常常也会变的,就好像图纸和建筑,建筑最终形态会跟最初的图纸是有区别的。
  
  Q:您是怎样成为现在美国最畅销的作家的?
  
  大量地写!在我高中的时候就坚持着大量的写作,并坚持了下来。
  
  Q:你对那些想成为作家的读者有什么建议?
  
  M:我得非常抱歉地说没有,除了尽可能的多写之外,并且要一直保持着写作。不是说,如果你能让你的人生做任何想做的事,那么你应该成为一个作家,因为作家的生活是最困难的那个。我想这是一个不错的建议。
  
  如果你真的想从事写作,这里有一些专业期刊可作为参考和指导:《作家》和《作家文摘》,里面都有一些关于写作的文章,书籍和杂志出版社的名单。几乎每个图书馆都有这些期刊。
  
  Q:自己的书出版后,您会读吗?
  
  不会,因为写一本书要花很长时间,而且这些书出版后,我又开始写下一本了。有时,我会读早期的一些书(说读似乎对他们并不公平,因为我只是这里翻一点,那里读一段),我依旧很喜欢他们,尽管很多时候看起来像是别人写的。
  
  Q:为什么喜欢写科幻小说?
  
  我不知道。或许是我有大量的科学知识储备,还有就是科幻小说很吸引我,所以它们常常从我脑子里跑出来。但我也写过历史小说和非小说类作品。
  
  我尽量不对我写的小说做一个判断,我只是把它们写出来,并且一本接一本地写下去。我不试着定义自己或者我所做的,因为一切定义都是狭隘的,我喜欢让未来有更多的可能。
  
  Q:什么造就了您写故事的方式?
  
  我不知道,他们就像是自然而然地就出现了。有时候别人问我,“为什么你写这场戏,或者这个角色?”我并没有一个很好的答案回答他。就像你早晨穿衣服,如果别人问你为什么穿这件衣服,你不知道怎么回答,事实上只是你起床后,穿上了你觉得适合今天的衣服。当我决定一个场戏和一个角色,同样如此,我写了我认为不错的东西。
  
  Q:有根据身边的朋友塑造角色吗?
  
  通常不会。有一次或者两次,有人想让我把他写进故事里,我就用一个不讨人喜欢的方式把他们放进书里。但这些角色掩盖得太好了,甚至他们自己都没有发现。有时我会基于某个我认识,但从未见过面的人来创作角色。《侏罗纪公园》里,很多人都注意到了艾伦·格兰特的原型,是真正的恐龙学家——杰克·霍纳。但直到电影上映几年后,我才跟他见过面。
  
  更多时候我是从很多人身上采用某一个特征,然后结合起来,创造一个全新的、同生活中某单个个体都不像的角色。
  
  Q:写一本书需要多长时间?
  
  对我来说,这很难确切地说。在我写作之前,一个灵感已经在我脑子里“烹调”了很长时间。在这个准备时间,我会做笔记和研究。实际写作时间,会比较快——4到15个月,但准备过程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所以这样来说,《火车大劫案》是3年,《侏罗纪公园》有8年,《桃色危机》则是5年。《神秘之球》是一个另外,我一开始写了一部分,但没有想到一个很好的结尾,所以我停笔没写了。20年后,我又重新捡起来,花了2个月写完。所以,它是20年,还是2个月?
  
  Q:谁对您的写作影响最大?
  
  阿瑟·柯南·道尔、马克·吐温,和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
  
  Q:您的工作方式?
  
  我起得很早,通常是早上6点,然后开两英里车到办公室,在那儿我用隔离的方式工作——一年当中大多时候都是这样,在黑暗中工作。我喜欢我的周围是安静的,当我一个人的时候工作最轻松。我的助理,会在9点半到来,我继续工作到午餐时候。下午,我开始回复邮件,或者修改我已经写好的文章。大约3点钟,我下班,做一些锻炼,然后回家。
  
  通常每个上午都会写,再重读我前一天写的,并修改。我努力不要让自己陷入重写的困境,每天都向前推进一点进程。我更倾向于修正,一次做完,然后等下一次回头修改,再做一遍。我并不想一次就做到完美,因为我知道还会回头再做一遍的。
  
  随着写作不断进展,工作的时间会越来越长。很快,我下午也会写作,一直写到晚餐时候,晚上我也会接着再写一点。我通常能够在几个月内完成一个初稿来。
  
  我写作的时候,常常会充满疑惑,从来不会充满自信。写到200页的时候,我认为这本书写得不好,甚至觉得一开始就是错误的,还没有办法修改好它,这些让我特别痛苦。如果我告诉朋友这些问题,他们只会说,“没问题,我相信你能渡过难关的”,太让人恼火了。
  
  Q:写作的时候,您会把它想象成一部电影吗?
  
  有时候你不可能不去想,不过我尽量不去这样做。有几个理由。第一,也许它根本就不会拍成电影;第二,导演才是决定将小说里的哪些内容放进电影的人,甚至他会删掉你最喜欢的那部分,并增加他的内容。所以,你最好还是关心在书中写下你想要的故事和角色。第三,当你写作的时候,考虑电影中改如何呈现这一章,其实是在浪费时间而已。总之,对于电影我得出来的经验是,那些显而易见的单调戏份是不会被拍摄的,而那些最精彩的戏份,呈现出来时也不至于太糟。
  
  所以,最后我只是写一本小说,而不去想最终电影里最发生什么。同样的,我也不会去猜测读者会想到什么,评论家们会怎么评价这本书。因为这些都是发生在小说出版之后的事了,不是我所能控制的。我所能做的是只是写这本小说,并专注于它。
  
  同名电影只改编了本书十分之一的内容,即横扫全球20亿票房。未被拍摄的十分之九,更好看,更凶险,更有深度!全球恐龙文化鼻祖,累计销量过2亿册!
  
  《侏罗纪公园2:失落的世界》是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强烈要求作者续写的小说!出版20年后依旧影响着全球恐龙文化。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