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写作,开头足以证明我就是个小说写作家

    我写作的第一本小说的开头,写于高二某个无聊的晚自习。那时候刚好过完年收寒假。天气乍暖还寒时候,我哈着冷气,想起正月十五跟着一堆人也不顾天寒地冻跑到城市边缘的小山坡上看烟花,那山坡旁还有火车呼啸而过。于是就有了我第一部长篇小说的开头:

 

  远处的灯火明明灭灭地闪烁,在无数栋钢筋混凝土构成的建筑物间跳跃着。她站在城市边缘的高丘上望着它们。似乎是望着毫不关己的事情,这座城市的繁华起落,都与她无关。她厌恶这个城市里所有的美好或者丑恶,她觉得她所熟悉的城市是一个巨大的坟场。方块状的,易将人湮没的。但冷眼旁观都未必看得清。城市是将人掩埋的孤独坟场,它掩埋着物质人群的一切孤独欲望,它华丽而充满诱惑性,却无声而沉默。那样的沉默深入骨髓沁人心脾,一切的喧嚣都是城市诱惑的声音,它只是召唤你进去,最终走向沉寂。她看不透,不愿意去想象过于复杂的事物,现在只想坐在这高丘上,在废弃的铁道旁边安静地坐着。

 

  这里曾经有过一个铁道,火车在这高丘上穿过。她和小以经常会来。小以是她唯一的朋友,和她一样是古怪的孤独的女孩。她们也同样地分不清,究竟是因为孤独而变得古怪还是因为古怪而变得孤独。可是世界上有许多问题是纠缠不清的,越是纠缠越是混乱。只是小以是她认定的,了解自己孤独的人或者发泄自己孤独的对象。

 

  很长一段的时间。她和小以似乎是在玩一个彼此安慰的游戏。看透对方孤独的本质然后再用很多的谎言和表象覆盖它,让它看上去不那么可耻。她们的友谊看上去流光熠彩,默默却始终明了自己对于整个世界的孤立态度,与生俱来,根植内心。她知道她和任何人的不适合,也许会包括小以。她们之间亲密又独立,不确定的带有暧昧特质的友谊,内质是无法割断无法舍弃的血缘亲情。

 

  书上说某种植物单独生长时,易枯萎,死亡。

 

  小以就是这样死的。她一直是那么孤独。连她自己华丽的笑容和丰盛的躯壳都掩饰不了她的落寂。小以死的那天阳光耀眼无比,她对她说,默默,我出去一小会,会带你爱吃的杏仁蛋挞回来。然后微微笑。

 

  然后以上文字变成一个深坑。

 

  最后大学里经过两年多的时光,把这个坑填完。从最初的一千多字变成了一部二十一万字还幸运地得以出版的青春小说。

 

  现在写小说再不如此天马行空行云流水以及有点自怨自艾无病呻吟的孤独了。

 

  可那是我实实在在的青春呐。文字,那些写过的文字,都照亮过当时的自己。

标签: 


微信编辑器
壹写作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