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我写小说而骄傲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去年发生在八月的那一幕。

 

  我像往常一样,坚持着写小说——卧室的灯开着,很闪很亮,我坐在发旧的电脑跟前,聚精会神的敲击着键盘,创作着小说。那时候,我还没有戴上眼镜,眼睛很近视,看电脑屏幕,头好似要撞进去一般。

 

  这是我的第三本书,科幻的《无尽领域》,在创世中文网,凝聚着我所有的心血。

 

  正处于新书期,十来万的样子,所有的辛劳,是没有报酬的。

 

  傍晚,老爸回来了。

 

  我们家是在五楼,楼道之中都安着声控灯,所以每次老爸回家,都会伴随着一声声洪亮苍老的咳咳咳声,以及体型超过两百斤之后上楼的震动之声。

 

  中年男子的嗓门虽然相差不多,但作为他的儿子,却还是能够第一时间将他的声音轻易的辨认出来。

 

  接着,就是一阵的拿钥匙开门的声音。

 

  像所有的儿女一般,天生会对父母的威严感到畏惧,我也是这样,听见老爸的声音,心会抖。我想,这大概是因为从小没少被老爸训斥的缘故吧。

 

  老爸脱了鞋,总会下意识的向我这里望一眼,这大概是所有父母的习惯。

 

  见到我是坐在电脑跟前码字,创作小说,老爸总会更年期一般的一边絮叨着:又在写小说?接着,便是天下父母都会操持的口吻,其中还透露出些许的无奈:你看邻家的谁谁谁考上博士了”“你看邻家的谁谁谁考上研究生了总之,都是邻家的孩子好,好似你是这世界首富,才可以完全的将所有邻家比下去。

 

  这样的口吻,我听得耳边早已生出茧子,索性也就不理了,仍旧是专心致志的写着自己的。

 

  忽然,老爸嘀咕了一句:写小说有什么用?还不如一个打工的。你多帮家里卖几个包子,就能挣回来了

 

  当时,家里开了家饭店,门口又加了个卖包子的营生,一时之间找不下人,而作为免费劳力的我,自然而然就被征用成免费劳力,工人们蒸包子,我来卖包子——站在一个废旧的串串车前,旁边摆着一块叫卖包子的招牌,面前是一笼笼比我还要高大威猛许多的笼屉。

 

  幸好,卖包子占用时间并不多,每日只有两次。不过却很累人,以至于我中午午睡德尔时候,会睡的沉沉到浑身酸麻,没有一点力气。

 

  然而…每日的五六千写作,却并不能断。

 

  至于原因

 

  那是当时的我,唯一所拥有的,卑微的梦想。

 

  也正是靠着卑微的梦想,我坚持到了两本的完结,一本105W,一本100W。

 

  也不知那天是因为什么,我的心情很糟。

 

  砰!

 

  我狠狠的一拍桌子,十分气恼。我讨厌别人的质疑声。然而,所有的努力并没有成果,所以以至于无法从根本上说服这位常常说是为我好,为我考虑的中年父亲。

 

  巨大的响声,一下子就把老爸激怒了,愤怒的目光瞪着我。

 

  我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看着父亲,一字一顿的认真的说:我现在大三,给我一年时间,挣不到养活自己的钱,我就放弃!

 

  好,我看着!

 

  老爸坐在沙发上,我卧室的房间距离哪里很远,所以我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我猜想,他大概是在冷笑——他经常这样,总在别人想要拿出行动的时候,做出消极的打击。

 

  像这样的,我们父子之间的争吵已经不知有多少次了。以爆发开始,以一方的冷笑结束。

 

  老爸总是这样。

 

  在他看来,写小说,是一种类似于打游戏一般的浪费光阴,甚至…不务正业。

 

  我要证明,写小说并不是不务正业。

 

  说起来,我的第一本书,真正的开始是大一下半个学期。

 

  高中的时候很喜欢玩一款游戏《大话西游》,而我又非常喜欢其中的一位角色,幽梦影。

 

  这是一位穿着敞口白裙,有着一袭长长黑发的角色,皮肤白皙仿佛可以挤出水来。然而,我更喜欢的,不是这个角色,而是角色背后凄美的故事——富家大小姐,因为现实的羁绊,为了和心爱的书生相聚,毅然决然的选择自杀。

 

  凄美,敢爱敢狠。

 

  这是我们这个年龄段,所有文青向的青年都颇为崇尚痴迷的特征。

 

  我也不例外。

 

  刚好那个时候,喜欢一位中文系的妹子,于是,作为一位语文经常在及格线挣扎的理科生的我,为了那一句有些可笑的、想要引起妹子重视的誓言:我要作一位作家!

 

  然而,梦想总是浮的,不切实际的。何况,这是对于一位不知天高地厚的、誓言总是今天说,明天就换的小子而言。那位十分明智聪慧的妹子,并没有把我的这句话在意。

 

  也许我像证明我不是浮躁的人,又也许是证明我作任何都行,又也许是对幽梦影这个角色的无比喜爱。我开始了创作,第一本书《蜀山剑侠》开始落下第一个字,第十个字,第一百个字,第一千个字…里面的角色,情理之中的被我选用了幽梦影这个角色。

 

  我写的男频小说(男性读者看的小说)而主角却是一位女性,可想而知,我的这本书即将的惨状会是如何的惨?

 

  17K、起点、华夏当时网上的很多小说网站都被我一次次光顾,一次次浏览,一次次充满希翼的投稿,一次次打开信箱。

 

  可

 

  一个个没有任何建议,只有冷冰冰的达不到签约要求的退稿函,所带来的效果是一扇扇大门的紧闭,断了我所有希望的路。

 

  迷茫,重创,失望

 

  我也不知道那一段时间是如何度过的,只是知道,似乎我真的不适合走这一条路。那可笑的誓言,不过是自己的一时激情而已。

 

  也许是天意弄人,又也许是冥冥之中的注定,更也许是老天的怜悯

 

  一封提出很多建议的回稿函,救了我——准确的说,让我在失望的黑暗深渊之中,拯救了回来。

 

  那个编辑,叫做流浪少帝。

 

  至今我都记得他的网名,即使现在已不是我的责编,然而——他是将我引入这一条路上的人。

 

  嗯,他是我的伯乐。

 

  虽然我是一只什么也不知道的菜鸟,什么也不懂的十里马。

 

  我把书里的幽梦影改成了男性,开头稍微改了改——我签约了,和华夏原创签了!

 

  虽然当时我并不知道,华夏原创网因为刚开站的缘故,签约的标准很低,30%左右的签约率,然而,被人收留的感觉,有家一般的感觉,却是令人兴奋和激动的。

 

  当时文学网站上有一项福利,叫做全勤——只要每天更新五千字,一个月完成十五万字的更新量,就可以拿到五百元的钞票。恰巧那时候,宿舍的几位同学,在外面打工当服务生,一月工资五六百的样子。

 

  足以想象,这笔钱,对我来说,是多么的庞大了。

 

  当然,那是三年前。现在的我,三天就可以很轻易的挣到这个数目,这个暂且略过不说。

 

  拿到第一笔稿费500的那一天,是我的生日,我清晰的记得那一天——我拿着手里攥的发旧的银行卡,小心翼翼的插在ATM机上,我颤抖着手指,缓慢而谨慎的输入密码,接着是查询余额,在焦急和烦躁中,看到卡上的余额显示,500,之后,我兴奋的跳了起来,接下来的三天里,都傻呼呼的笑着。

 

  虽然挣的不多,但好歹是自己的心血挣来的,收到第一笔稿费的时候,我就向老爸打电话说:今后不用给我打生活费了,我写小说能赚钱,够我在学校花了。老爸呵呵笑了,行,那你好好写作

 

  其实当时的我,每月创作这十五万字,是十分艰难的,尤其是对于一位一周有着十六七节课的大二学生来说。

 

  但我就是想着用这样的方法,来逼我一下。

 

  …同班里,我是第一个自立的人,靠自己挣的钱,来养活自己的人。我为自己感到骄傲!!!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