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写手中耽美小说的那些事

  耽美题材相对来说十分小众,即使是现在有大量的耽美题材的小说改编成影视剧,拥趸者颇多,也不乏好奇者观看,从此一入耽美深似海。

耽美小说

  咳!正经点儿说,即使在耽美这一概念所蕴藏的商业价值被发掘的情况下,仍然清晰可见的是,耽美市场目前的局限性,以及这一题材自身的天花板到底有多高,所以耽美的小众是否会随着这个概念在大众的接受度提高而扩宽受众面呢?


  希望会,因为耽美题材的小说中所描述的情感无论是男男还是女女,这只是一种很正常的人类情感,不应该被特殊看待。


  每次一旦盘点起来,就总会察觉到自己的年龄真的总是在暴露。因为今天看到有网友说腐的比较早的人,刚开始读的耽美小说都是从风弄和天籁纸鸢的作品看起的。不得不承认自己也是从追他们的书起开始了耽美小说之路。


  但是要说腐,那就更早了,毕竟耽美这一概念从日本而来,而耽美不止表现在小说中,那时的少年爱的漫画、动漫,和各种不甚专业的翻译过来的日本耽美小说,早早的开启我的腐女之路,但是中毒不深,毕竟我是一个能够在亲爱的小伙伴每每腐女之魂熊熊燃烧之际,我还能够冷静的评价一下他们的姿势不科学的人。


  一入腐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这句话充分的说明了耽美这条路上无论是小说还是漫画、影视,节操是必定会被一次次打破的。回想自己在耽美小说中了解到的那些东西,下限被刷到会认为那些都很正常,而与别人谈起时获赠老司机的称号。


  想想这是一件多么心酸的事情啊。或许、可能、大概真的是我那时候看的太过重口了?忍不住反思一下自己。


  耽美这个词,以及这个概念引进之初或许还带着原本日本流派中唯美浪漫之意,但是本土化之后,创造出具有自己特色的耽美小说,不仅仅是题材的不同,还有立意、时代背景、历史感、人物使命等为耽美小说增添了厚度。


  既然说到了这些耽美大神,就继续聊聊他们的作品吧。天籁纸鸢的作品,一部天神右翼让我对于西方基督、神话、天使等等这些的印象就此破灭。但是这个背景是耽美作品中少有的,此后也没怎么遇到过好的关于此背景的作品。那些在天籁纸鸢文中收下的雷,真的是一言难尽啊。


  蓝淋的《双程》有被改编成剧,可惜为了留存当时读小说的那份美好,并未去看。她的小说可以说还能看到受日系的影响。至于风弄的《凤于九天》是不是都改编成漫画了啊,历史向的耽美小说,当时看还是惊觉天人的。这些作品最喜好走虐心路线,深夜眼泪贡献不知多少。但是这些早期的作者不是文风过时就是渐渐隐退,总之很少再见到她们的作品了。


  再往后就开始挽救我刷掉的节操开始读一些小清新的剧情感深的小说,轻松自然无负担。这一批的小说开始拥有了我们自己的特色了,题材上也进一步的扩展。


  之后再看的小说基本上口味变挑剔了,因为有大神写手的出现,无论是文笔还是立意都十分的打动人心,作品堪称惊艳,作品当中所涉及到很广的知识面,并体现出的是作者本人的格局与阅历的,那是一个会令人折服的很关键的一点的。


  耽美小说中还有一个分支,我想提一下,毕竟这是我少有的没有怎么关注过的一个题材,那就是百合。百合小说有个特征就是文中肉香四溢,大部分如此,少有小清新,所以我这老人家还是少吃些大鱼大肉吧,清粥小菜就很不错了。


  虽然说耽美小说不能与同志文学混为一谈,但是他们的主体是相同的,同志文学偏向纪实,而耽美小说虚构成分多。南康白起的一篇《等你到三十五岁》看哭多少人,情感在这两者之间是共通的。


  耽美小说看到现在,不再只是爱情动人,小说人物真正的作为人的情感,不止爱情,他作为一个个体、一个人,与社会与家庭之间的种种都在被关注到,被描写到。我同时也真的通过耽美小说而感受到这样一个群体是怎样的存在,不会再带有偏见的去看待事物,我觉得这是我看耽美最大的收获。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