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书的乐趣

秒书


这几天,非常乐!

写书的乐趣

一者乐在,不断有朋友电话、微信、博客等各种渠道都是满满正能量的祝福,原本就是出了一本书,感觉像自己征服了世界似的,朋友们的溢美之词,让我飘飘然。

二者乐在,跟朋友联系明显增多。最近让我飘飘然于朋友间的还是酒局,你说当下时令,不年不节的,有什么由头隔三差五地组织亲朋好友小酌三五杯?出书真的是聚会的最好借口,召集人不用说理由,赴约者心照不宣。当然,喝酒还是要节制的,要是影响了工作被领导和纪委的同事知道了,总是不好的。

三者乐在,公众号不断增添打赏的人数,微信不时收到红包,这都是朋友们对我多年来持之以恒码字的激励。开始的时候,我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我不喜欢跟至爱亲朋之间有经济上的往来,哪怕很少很少。在朋友们的各种说服之下,后来担心我要是不收红包怕朋友们不好意思,这年头,谁还在在乎那三瓜两枣的红包。朋友之间,愉悦地交往最重要。我要是计较了,会搞得对方不自在,死心眼没法让人跟你交往自如。

四者乐在,亲戚长辈学会了很多“技能”, 姑姑以我的书为起点,学会了网上购物,当她用微信拍照给我看她网购的成果时,我都都有“泪奔”的感觉!姑姑一把年纪,要让她认真读我的小说,感觉有点勉为其难,她说通过我的书学会网购,我其实更愿意理解为,这是她对我予以另一种精神支持,原本不想再写了,想到亲人关注的眼神,我依然不敢懈怠。

五者乐在,“丰富”了朋友们的周末内容,刚才有个朋友给我发信息说,他带着叹空调的目的去了王府井书店,转了几个圈子后,竟然在新书速递的架子上看到了《银圈子》。他说,那一刻心里感觉可牛了。王府井书店图书有上万种,新书速递的架子只有一个,我的书能赫然在列,这说明什么?朋友说,他从来没有在书架前面照过相,今天,他破例了。

我是一个非著名的业余作家,一直没想着写作能给我带来什么,因为我的生活不要靠一个作家的身份来改善。没想到,码字的过程中,我不经意之间影响和改变了身边的人,他们说我这是正能量,我经常戏谑地跟他们说,码字跟打麻将一样,就是一种消遣业余时间的方式,事实上,码字跟打麻将还真的不一样。

女儿在我的影响下,她的写作基因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激化,因为中考语文满分,有人甚至建议她将来走文学创作的路,对于这样的建议,我还是不置可否,写作作为个爱好是不错的,但是作为谋生的手段,真的太难了,等米下锅的时候,如何激发创作灵感,真的是个问题。

作为一个业余作家,大多数人都想着能一举成名,我也有那么一转念之前的念头。但是,大多时候我还是理智的,名与不名,其实就是那么回事,自己总以为自己很有名,其实,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你,比如,那些作协主席和副主席大人,我真的不认识几个,仅认识的几个,我也是因为作品才知道,地球上有这么号人。

不名也没有什么不好,因为不名,所以,我的每本书几乎都是珍藏限量版,若干年后,拥有我签名作品的朋友的后人,因为物以稀为贵而受益,这是多大的好事呢?

有人认为我在痴人说梦吗?不信你走着瞧!其实也不用瞧的,估计没有人长寿到看见我的作品成为孤本和善本。有这样的猜测,这也是写书的一大趣事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