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想写一篇小说

秒书


大概,是时候写一点别的东西——既然最终把这个问题想清楚了。执着于个人情感,肯定是束缚;准备去阅读并且写其他的东西。

真切地希望大家能不吝赐教,有什么建议的话请告诉我,在此谢过了。

顺便……感觉这次写崩了……希望不要见怪……有机会我会补上点我觉得有趣的好东西的。

我曾经想写一篇小说。

他这么说着这名坐在我对面的男子,一双眼睛似乎透露着沉思的睿智,又像是单纯智障一样的呆滞,死死地盯着墙边的某处。窗外的风,也只是让他本就纷乱的头发变得更加凌乱些。

这个故事的男主角,应该是一个普通的男子高中生。

普通,并不是“平庸”,也不是“一般”;它是一种平均意义上的概念。首先,他是一个相貌普通的男生。当然不能是面目可憎,但也达不到清新脱俗的地步;介乎两者之间,看上去不会觉得厌恶,也不会觉得谄媚,习惯了还会发现各种表情在他的脸上还挺有意思的。

身材,用“匀称”这个词来形容大概是最妥帖的吧。不能有累赘,腹肌的话倒是可以可有可无。去体育课的考试,做不到轻松满分,也能拿一个稍微高过平均分的可观数字。

在普通男生都应该掌握的各种事物上面都有些掌握。或许在汽车上面基本不懂,却对于军事很有兴趣,并因此在班里被称为“局长”。游戏也打,但很多FPS打多了就会头晕。第一次跟朋友去网吧通宵,出来在厕所吐得天昏地暗。但是在学校闲了太久还会技痒,然后叫嚷着、撺掇着几个兄弟溜过去爽一爽。

当然了,他也有他自己的兴趣爱好。游戏打得好,试着做些录屏的游戏解说视频,在网上发布也有一些成绩。虽然和大的主播完全无法同台竞技,但是作为一个入门不久的高中生也算是可观了。更有趣的是在这样的工作中他也认识了不少网友,也有些可信、可以深谈的,这让他很珍视。

同时,一个马上成年的高中生,也有些自己的故事,也有些自己的遗憾。只是这故事还没有达到影响他的世界观,阻碍他未来的书写;而那遗憾,也不过是已然化解掉的,虽然回想起来还是很难受,但钻进网吧过一会儿也就忘掉了。

日常的学校生活还是相当有趣的,虽然课业压力有点紧,倒也能应付的下来。毕竟,家长没有给他什么过高的要求,他自己的资质和意志也可以比较好的平衡学习、生活和娱乐。单单看成绩的话也能排在中间靠上的位置,按他讲的,大概就是“健康”的一个位置吧:“压力没那么大,心态也能保持乐观。”

平时最喜欢班主任高老师的语文课,尽管看起来高老师上课经常跑题,但一直解说游戏培养出来的口才允许他在课上滔滔不绝。对于这样一个经常会有点想法的学生高老师也很欣赏,但应试的作文却总是个平均分数。一个“普通”的男子高中生,也应该有点执着和任性吧?毕竟,相比起语文,数学课简直要了亲命。有时候刷了一下午题,舒畅地投笔大喊,“我明白了!”然后在考试中依旧失利于此。

好在他还有几个关系很好的朋友,有的是寝室室友,有的是熟悉的同学,有的是社团同好。高中生经常会讲些伦理玩笑,他也坚持地叫上铺的兄弟为“儿子”,对方则笑骂回来,拍他的头。不过,学数学的时候他离不开这位伦理意义上不明确的朋友,尽管常常被抱怨道,“老子明明可以去给妹子补习,跟你在这里真是浪费时间。”

除了这个室友之外,还有两个室友(一高一矮)则执着于搞事情,唯恐天下不乱。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撺掇他翘晚自习去散步,买点零食跑到学校的楼顶谈天说地。这两个人打算在高中去遍学校的每个角落,包括被锁住楼梯的钟楼和因为资金问题被封锁的游泳馆——甚至还为此打了赌, 没有完成目标就请对方嫖娼。

当然了,他还有很多好友。有的会晚上跑到寝室跟他打手机游戏,没电的时候只能两个人搬着椅子去宿舍楼层的公共卫生间里面蹭插口,而旁边就摆着两个大大的垃圾桶。有的则会偶尔喊他去偷偷看电影,为了防查夜的教工,几个人在宿舍的阳台上摆了三排凳子,恨不得四个人挤在一起,看那个小笔记本的电影。还有一位朋友走读,在外面租了房。班上同学有时在外通宵晚了就在他家地板上躺到早上,再起来蹭个早饭。

社团也是离不开的,不仅见到了志同道合而且聊得来的朋友,跟着学长学姐学点东西还能教训教训学弟,认识几个学妹什么的。偶尔还能以社团活动的名义跑出去旅游什么的,倒是别处找不到的好机会。

当然,男子高中生永远离不开的话题还是恋爱。更何况有三个不停地撺掇的室友,时不时讲讲经历故事,又时不时乱点一波鸳鸯谱,出一些乱七八糟的鬼点子,搞得他也很有想法。偶尔考虑考虑班长,偶尔跟学妹聊聊天。
一直这样过着,高一慢慢熟悉并且找到自己的生活,高二平衡着学习和生活,高三无悔地准备和学习。这样的生活,能不能做到无悔呢?

这个男主角会有勇气的,他不会一直拿着自己给女孩子准备的水晶莲花,等着一次偶然相遇就送出去,直到几个月后才知道她已经离开学校;

这个男主角不会冒冒失失地说些不该说的话,却又忘记自己该说的话;

这个男主角不会在打击之中变得失望,或者绝望,以至于直接放弃一些可能再遇不见的美好,却将时间浪费在忧郁、感叹和悲哀之上。

这个男主角不会在悲哀忧郁之中,意识到自己已经错过了改写这一切机会。

……

我突然意识到,为什么会想写小说了。

在回首过去的时候,会有悔恨吗?这样的悔恨可以消解吗?这样的悔恨又会对未来有什么影响呢?人,又应该以怎样的心态去面对这样的悔恨呢?

或许所向往的,只是像这样在把某些东西寄托在想象中,并用文字承载,来改写那些永远错过之事。

然而悔恨之时,所悔恨的却是是选择的分支——然而却永远不能明确其他的分支会是怎样。因而,也就永远不能明确这样的悔恨是不是只存在于眼下的世界,而不存在于其他的世界。

所以,在将遗憾诉诸于想象中的时候,所依赖的仍然是不确定的事物;悔恨仍然不能避免。

那么,这样的小说,写下来又能怎样呢?既然已经看清楚了链条,故事,和命运线条编出来的邪魅花纹。

我曾经想写一篇小说。

但现在,我想无悔地活下去。

他站了起来;

我上前去,一脚踢碎了镜子。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