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

秒书


恶魔的心意

题材风格: 
书籍类型: 

十年前写的东西……
现在几乎一个字都不错的码出来。
不要吐槽我……
不然我就……
……
……
**恶魔的心意**
一个突然出现的“弟弟”,一个突然出现的帅哥……
还有一个不靠谱的死党……
(妈个鸡那时候起书名为什么那么low_(:зゝ∠)_)

陌上花

题材风格: 
书籍类型: 

13岁时,她是红楼的新人,他是富家的少爷。她豆蔻初开,他风华正茂。在她眼里,他是完璧无瑕世无双出的谪仙。在他眼里,她是初涉尘世慧黠娇蛮的丫头。
16岁时,她是水乡灵秀清澈的少女,他是商场声名鹊起的英才。再次见她,她是朝晖下照进碧潭里的一抹惊鸿影。再次见他,他是中天时暗香浮动的皎皎明月轮。
18岁时,他亲自送她嫁进了大帅府,她亲眼看他接来了新夫人。 他在风云莫测的时局里稳坐高台,她在富贵无忧的豪门里长乐未央。她抚儿弄乐,他金玉满堂。
24岁时,山陵崩于一旦,她成了深闭长门的失意孀妇,对他发誓,不及黄泉永无相见。他成了新政权下的得力新星,喧嚣浮华里,始终忘不了记忆中她的浅笑轻颦。她隐居在青巷深处,终于过上了一直向往的简单平淡。他的门前车水马龙,忽然怀念起初见她时的清清浅浅。
28岁时,世局更迭,她成了高门之女。他弃军衔,为寻她,甘做楚囚。她不见他,却为救他跪求父亲。他不肯折节,不得不远放蛮荒。
32岁时,她风华犹在,却无人追求,隐没在家族荣耀的光影里。他垦荒开局,发挥才干,逐步走出枷锁迎来光明。
35岁时,她被从蒙尘的珠匣里发现,成了巾帼女子,一时传颂,写进传奇。他洗去满身尘埃,舍弃外物,在简朴的旧舍里默默拼读着她的生活。

我的姑娘我的王

题材风格: 
书籍类型: 

一个是总裁,最年轻的女总裁。
一个是屌丝,宅基腐的女屌丝。
如果一个高冷的总裁被反潜规则会怎样?
她只是想当一名原画师,怎么就那么难?
她是个叛逆乖张的女孩子,居然没有谈过恋爱?
无所谓啦,送上门来就要负责的。

不负如来不负卿-2

题材风格: 
书籍类型: 

  “师哥,我要当皇帝,你可愿帮我?”七岁的顾文宇眺望远方,顾净认认真真看着顾文宇的侧脸,点了一下头“我愿意。”

  王爷年下攻,少侠受,顾文宇今生只想了两件事,一是当上皇帝,踩在众人头上,二是成为江罄的相公……两者若是都能成,那顾文宇便无憾了,可这天下,哪有两全其美的事?当江罄站在风雪之中背对着顾文宇时,顾文宇心中除了眼前这个人,哪还有其它的心思,连忙抱住江罄“师哥,你要去哪里?”

  “回去。”

  “那我也回去!”

  “不可,天下不可一日无主。”

  “是了,你等下,我让三哥准备准备!”

  “你的皇位……”

  “不要了,有你就够了!”

  坐在床上的顾弦之,看着手里顾文宇留下的字条,一时半会儿看不明白,他转头问沐洛“他这是?”沐洛抱着他,胡渣蹭着他的脸颊“我还没要够,明日再想。”随后便压顾弦之在身下,忘情啃咬……哈~不管了…好舒服!

  副cp顾弦之×沐洛(年下)无虐,HE

不负如来不负卿

题材风格: 
书籍类型: 

  “师哥,我要当皇帝,你可愿帮我?”七岁的顾文宇眺望远方,顾净认认真真看着顾文宇的侧脸,点了一下头“我愿意。”

  王爷年下攻,少侠受,顾文宇今生只想了两件事,一是当上皇帝,踩在众人头上,二是成为江罄的相公……两者若是都能成,那顾文宇便无憾了,可这天下,哪有两全其美的事?当江罄站在风雪之中背对着顾文宇时,顾文宇心中除了眼前这个人,哪还有其它的心思,连忙抱住江罄“师哥,你要去哪里?”

  “回去。”

  “那我也回去!”

  “不可,天下不可一日无主。”

  “是了,你等下,我让三哥准备准备!”

  “你的皇位……”

  “不要了,有你就够了!”

  坐在床上的顾弦之,看着手里顾文宇留下的字条,一时半会儿看不明白,他转头问沐洛“他这是?”沐洛抱着他,胡渣蹭着他的脸颊“我还没要够,明日再想。”随后便压顾弦之在身下,忘情啃咬……哈~不管了…好舒服!

  副cp顾弦之×沐洛(年下)无虐,HE

养虺成蛇 饲鼠为患

题材风格: 
书籍类型: 

  她晓得自己不能和人太亲近,尽管她已经越发得像个人了,可是相处久了,依旧能看出些端倪。 

方子聿不动声色地打量她,柳瑶生得不美,却也挑不出大毛病,俗话说,一白遮三丑,一身白皮替她折中出了一副不丑不俊的模样。

方子聿看到她笑了,柳瑶是双月牙眼,一笑就化作两道弯。方子聿觉得她像个文明的野人,举止正常,却带着未开化的混沌。

方子聿枕着胳膊想,他实在想不出自己该把柳瑶看作个什么,看年纪,她曾是百年妖魔;看面相,柳瑶的年纪还算不得是个小媳妇,也超过了黄毛丫头的范围,不大不小地卡在中间,像一朵刚刚展开的不美的花苞。他情愿将柳瑶姑且当作是一个文明的野人,或者是个七分似人的怪物。

方子聿的手很大,光是手指就比她的高出两个指节,手心也比她的要阔出一圈来,带着一层薄茧,硬梆梆的,糙得很。

下一秒,她花蝴蝶似的扑进了方子聿怀里,将一张脸使劲往他胸膛上拱了拱,她鼻骨平,倒是不硌人,方子聿下意识地把她揽住,一揽才发现柳瑶并不瘦——自己的两只巴掌离她的后背皮肉仅隔着一层薄薄的单衣,却也摸不到肩胛骨。

她想保护他,就算是被打回了原形——她就用一身毒血拼了命地保护他。她不管他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态度,只要他能平平安安地活着,她便觉得自己像身上有了人的热气似的,暖烘烘的,舒服得她几乎要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