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离歌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那一年,槿蓍花开花落,春去冬来,慢慢淡忘,那一眼,梵音初始,化为泡影,犹如灰烬,那一句,我走之后,再无一人,复满尘埃,这一世融不进你的心,下一世,只为寻找,踏遍山河万里,故去南山北海,脚下沙石倒退,一瞬时光沧桑。
我翻看大藏六乘,记住了一句偈语:佛问我,你会爱吗?我答:不会!佛又问:你会恨吗?我答曰:不会!佛祖说:那你不爱不恨还是个人吗?我说:你走过桥,桥上的人在看你,你在看桥上的人,你不懂桥上人的悲欢离合,桥上人不懂你的痛苦喜乐。







第1节 拈花笑自觉



北风交杂着些许花,这些花不美,却很凉,冻的释乐鼻涕长流,师父走了,终究是没熬过这个冬天,去了那所谓的西方极乐之地罢,风钻的严实的袄里都无孔不入,真想去香客们所说的江南地界,一年四季都是好天气,所谓江南春色景无华,只为良善有人家,相比与北方,挨着渭城的蓝灯寺,想必那江南还是极好的。
释乐从包袱里拿出了一本经书,《大藏六乘》蓝灯寺不传之密,常伴青灯的释乐,也是有时间来读这本不全的书,这书是住持给释乐的,所谓大藏,便是诛忘一切凡尘往事,极是西方诸菩提善果,卧坐莲花法华,诛一切情欲满载,极是罗汉真佛,即使正果,高望漫天梵音。
六乘皆是六欲,不提也罢。
小沙弥,在大殿,坐蒲团,应佛灯,点香油,翻佛经。
青灯烛火闪烁不止,阴森冷冻,流水滴滴,寂静诡异。
释乐心恐,瞧见那抬头佛像,心中踏实不少。
青灯还是青灯,黄卷还是黄卷。
只是黄卷发出蓝光,青灯闪烁金芒。
这光,让释乐沉睡,漫天神佛都在看着注视,幽兰在冰天雪地盛开,地涌金莲,天花乱坠,飘飘荡荡,落尽凡尘。
他做了个梦,是属于释乐沉睡依旧的记忆。
那是个大殿,那是一盏烛火,通天彻地,无穷无尽,是凡人香火鼎盛,铸造的一盏琉璃色的莲花坐台一丈高灯。
灯前坐着白鸟,他记起,白鸟所谓重鸣,又叫它“莲蕊”。
白鸟握在手中,那是一个僧人,他叫释迦摩尼。
坐在菩提根上,讲业火重重。
“极乐百色,所谓方正菩提树下,菩提开花,即结业果,摘得业果,佛就你来。”
释迦拈花一笑,双盘于灯前。
灯问:我欲成佛,何为?
释迦答曰:汝非能成佛。
灯问:世间花草皆可,一丝烛火为何无用。
释迦答曰:凡心懵懂,如何成佛。
他凡心不定,不能踏步揽图。
佛传下《大藏六乘经》曰:汝欲成佛,皆是枉然,你不是我,为何成佛。
“成佛便是成你。”灯说:我欲绝情。
释迦摩尼双手合十道:“现今有九个磨练,即为九世磨练,你若不惜,便可证道。
所谓九世,便是度进九人,一为贪,二为怒,三为自在,四为懒惰,五为妄想,六为淡然,七为杀戮,八为无情,九为……情。”
一世之间,他度进天下,立下蓝灯佛寺。
二世之间,他度了半生,绝了贪念。
三世之间,他度了恶人,绝了肝火。
四世之间,他度了隐士,绝了一世。
五世之间,他度了懒汉,绝了性子。
六世之间,他度了平凡,绝了后路。
七世之间,他度了幻象,绝了做梦。
八世之间,他度了亡灵,绝了战争。
九世之间,他度了决绝,绝了离别。
只余一世,他要度了自己方证菩提道果。





第2节 暖牙帐内度



还是北风,这严寒景。
独独留了一株白梅,傲立雪中。
来往不绝的僧侣在担着水桶。
谷花河结了老大的冰层,蓝灯寺供水靠的便是谷花河,大清早的,释乐被惊醒,他似还幼稚,担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