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犹回首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多情只道无情好,无情却羡有情人。
许多年后,一切都如同从前,只是所有流淌过的往事,注定要成为回忆,只觉过往的年华虚度,停留只是一瞬,回首却是一生。

千里犹回首封面

第1卷 道之所以亏,爱之所以成也。



清澈的阳光柔柔地倾泻在湖面,轻漾的水纹,撩拨着谁的心事?一叶小舟停泊在藕花深处,静看月圆花开,世海浮沉。
此时,搁浅的,是它的岁月,寂寞的,又是谁的人生?



第1章 此生最怕是曾经



**初遇**
在忆楼中,我倚着栏杆看着楼外的雨势,嘴唇微抿,只见路上行人尽散,水滴顺着屋檐流下,形成一幅幅水晶之作。
秋天的雨总是给人一种凄凉之感,一阵秋风瑟瑟吹来,掀起我的衣角,深吸一口气,只觉得胸肺具寒。
“姑娘,还是回去吧。在这吹了风,受了凉可怎么好?”玉梦的叹息在耳边响起,觉得身上微暖,一件白色的狐裘披在了肩上。
“嗯”。我回眸,看着她单薄的衣衫,拢了拢狐裘,道:“你先回吧,外面风大。”
“姑娘不回吗?”玉梦低声道。
“再等等。”不耐的摇了摇手,眸光再次落向栏外。
玉梦顺着我的眼神向外看去,天上乌云密布,云朵压在对面一列列的房子上,泼出一盆盆的水花,让人看这场景,有些喘不过气来。
“为什么?”这话脱口而出,即而低头道:“玉梦逾越,望姑娘责罚。”声中微颤,逾越,是跟在我身边最忌讳的。
不,这不是我身边最忌讳的,而是在亦云阁最忌讳的。
亦云,亦云,取人云亦云之意。亦云阁的人只需把自己分内的事办好,其它的,便无须过问。
凌厉的眼神扫向她,良久,我才幽幽道:“自己下去领罚吧。十鞭。”
玉梦猛地抬起头来,满眼的不可置信,这是她在亦云阁中罚的最轻的一次。
曾经烟儿只因不经我允许倒了一杯茶,被关进了炼牢,此后再也没有人敢妄自做事,如今,我只罚她十鞭,可是轻了?
“去吧。”我转身不再看她,她只是想知道为何我要在这里许久不走罢了。
其实我不罚她,或许是因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留在这个让人压抑的地方,只觉得心里好像期待着什么。
耳边脚步声渐远,看风吹雨点打到衣衫上,伸出手去,接住那雨滴,心中倍感清凉。
如果在雨中走走,会如何?
心念至此,我摸了摸脸上的面纱,勾唇一笑,从楼梯旁抽出一把纸伞,撑起纵身跳下楼去。
穿过梅林,我沿着小径往离怨园走去。
去离怨园,只是信步而行。隐隐闻到冷冷的梨香,我闭了闭眼,我来此,便是为这梨林而来。
风斜斜而吹,雨点打湿了衣衫,我睁开眼睛,把伞倾了倾,挡住雨势,香气愈浓,原来我不知不觉得,已经到了梨树林前。
我抬手擦了擦脸上的雨点,看着这片梨花,在这风雨之下撒落了一地,在水的冲洗下,其白若雪。
我环顾四周,不经意间,瞥到了一抹红色,那身影好像是一名女子。
我走入梨林,在花枝间寻觅那抹红色,找到她,在不远处停下脚步。
那女子的背影让我略感凄凉,她在大雨中站着,手中执着一枝梨花,像是在呵护着什么。如墨的发丝披在脑后,不挽不绾,任凭风和雨的洗礼。
看到她孤寂的身影,我竟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内心中生起一种不明的情绪。
她为什么会在此间,难到只是和我一样吗?
“为什么不打伞?”我站了良久,问道。
“打伞又如何?雨可避乎?”她幽幽叹了口气,回眸,冲我道。
那声音给我一种梦幻的感觉,我抬头看向她,只见她一袭红衣在雨中飘洒,给人一种平静和柔和。
冷清的双眸,给她似媚非媚的五官添上一丝凉意。
但是,这都不是我注意的,目光落到她的眼角上,那里有一条红色的血丝,血液和着雨水,顺脸颊流至下颌。
“你受伤了。”我不由道。走过去,把伞遮至她顶,手抚上她的伤口,动作很自然,没有觉得丝毫不妥和违合。
她侧了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