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都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彼岸花开,千年之彩,从不言败,心尤在。
荼蘼花开,末日美如画,无谓什么牵挂,不如看看今朝花。
婆罗花开,三千年仍在,不俗艳的风采。

繁花都封面

第1章 神秘强者



静谧的小路,伫立的木屋,淡淡的香气,陌生的高雅。



第1节 半夜琴声



“梓茉,你干嘛半夜弹琴啊,害得我睡不好觉,白天怎么练功!”
“你在说什么呢,笙琏?我没有半夜弹琴啊,我还以为是你呢。”此话一出,这可有点寒碜了,整间木屋只有两个人,不是她们,那会是什么……
“不会闹……闹鬼了吧?”笙琏抱紧了被窝,一脸的惊恐,不安的打量着木屋。
“陌笙琏,什么鬼你没遇过,这次干嘛这么怕。”梓茉推开了缠着自己的笙琏,淡定的去做饭了,笙琏一直跟着她。直到半夜……
“你可以和我一起睡,但必须安静。”梓茉对溜到自己床榻上的笙琏提出了要求,看着她啄米似的点点头,盖好了被子,小屋暗了下来。
“啊!梓茉,你听,琴声。”笙琏缩在床角摇醒了梓茉,侧耳倾听,的确有清晰的悠扬琴声,淡漠如水,只有涓涓细流,宁静美好,不像大海般磅礴,却像小溪的流动的声音。
“嗯,弹得挺好听的,心如止水,怎么会是充满怨气的鬼所弹奏出来的?继续睡吧。”梓茉简单的说了句,便躺下继续睡了。笙琏却仍是害怕:“可是我们在南方边境,除了守护使者,什么人都无法闯入结界的,这是谁啊?”
这句话也引起了梓茉的警觉,穿上衣服就拉着笙琏出去查看。
“不知哪位尊驾,可否现身让阁下一见?”梓茉冷静的站在小路上迎着琴声说道,并放大自己的感知能力,可只有一丝飘渺的灵气,捉摸不到。
琴声没有停下,就像弹琴人没有听到一样,自顾自的弹着,轻轻的,柔柔的。
“梓茉,这个琴声有没有灵气?”笙琏认为弹琴人正用琴音做着什么事情。
“没有,这是很普通的琴声,丝毫没有掺杂灵气。”梓茉对灵气的敏感度很高,所以她说没有,基本就真的没有了。
“尊驾这么躲着,难不成是怕了我们?”梓茉改了激将法,琴声停止了,空灵悠远的声音紧接着响起:“我弹我的琴,不知是否碍着姑娘了?我的琴声是否打扰到两位姑娘的休息?”听起来是个礼貌的女子,语调与琴声一样,静如水。
“这里是边境,尊驾能闯入可见尊驾的灵力之高,但边境有规矩,还请尊驾速速离开。”梓茉也礼貌的回应着。
“我不离开又如何?”淡淡的陌生香气飘然而来,那女子的声音好像近了些。
“你干嘛非得赖在这里啊!难道你有仇人没地方躲吗?”笙琏并没有梓茉那么彬彬有礼,只是那女子不离开,烦躁的回绝。
“原来南方的守护使者这么没有礼貌。”那声音就在头顶,近的触手可及,也无需抬头,华丽的紫色身影翩然而至。






第2节 不速之客



“原来这就是尊驾尊容,刚刚阁下的朋友不小心冒犯,还望海量。”梓茉毕恭毕敬的话语又带着点别的什么意思。
“想必二位就是陌笙琏和尹梓茉了吧。”紫衣华服的女子开口就报出了两人的名字,着实令人吃惊。
“尊驾竟知道我们两个小女子,果真不胜荣幸。”梓茉的客气有点太客气,看来那个女子不大舒服:“不用尊驾尊驾的了,我叫慕倾雪。”
“倾雪姑娘,还请速速离开,边境的规矩较为严。”梓茉开始下了逐客令,脸色也变得严肃,虽然依旧带笑。
“我都来了这么多天了,难道不请我进你们的家喝杯茶吗?”高贵的紫色毛领竖在肩膀上,没有盖住脖子,甚至露出了精致的锁骨。
“不行!”笙琏已经忍不住了,提剑就是一劈,划破空气的声音迸发进入耳膜,速度之快,力量之大 。
却被对方轻松躲过:“心浮气躁,剑法的掌握度并不高。”这句话让笙琏恼怒不已,用了一整套剑法,看上去都很精辟,很有力量,速度很快,每每都是贴着倾雪的,却永远刺不中她。
“笙琏,行了,别打了,快停吧。”梓茉制止了笙琏快要暴走的剑法。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