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故事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这是一个简单的故事,是的,很简单。我不一定能讲完这个故事,也不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局。

只是故事封面

第1章 序言




黏稠的黑暗,安静的空气,唯有小小天窗高高投射下的一缕气息游离的月光,告诉她这是深夜,就像过去有记忆的十二年里,安静、无人的深夜。除了小小的天窗,还有一道门,一道让她觉得从心底里害怕的门,当门打开的时候,她会被蒙着眼睛带走,然后用她独有的力量去医治别人。或病入膏肓,或血肉模糊,或支离破碎……当他们冰冷的牙齿啃食她纤细稚嫩的身体时,奇迹般的复原到一切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只是谁也不在意,那个替他们承受伤痛的孩子露出的绝望苦痛表情。那是死亡的体验……



第2章 为别人而活的女孩



“咣当~”门开了。她心里绝望着,这一次又是什么样的死亡?溺水?火烧?刀伤?毒药?还是病入膏肓……许久,却没有动静。不,黑暗里有一个人,一个不一样的人,后来她知道了这个叫男人。他安静的呆待在那里,看着她。她突然觉得很害怕,为一个不确定得变化而害怕。男人开口了“你很害怕?”她没有说话,“你就是人君颛顼手中的神药?”她没有说话“你真的有那么神奇?”她茫然着,男人缓步走来,棱角分明的脸上,嘴角戏虐的笑也掩盖不了他眼眸中的杀伐。男人抽出晶莹透亮的匕首,笑着在手臂上一挥,血花欢快的喷涌而出~她抬起头,依旧茫然,男人伸出手臂将她揽入怀中,邪笑着“让我来看看,我弟弟手中的神药究竟有何神奇之处……”



第3章 从此,你叫无忧



看着手臂上的伤以惊人的迅速愈合为一条红线最后消失无踪。男人嘴角一扬,“有趣,果然有趣。”痴痴的看着自己的胳膊,犹如被划了一刀的疼痛,让她面色苍白,眼中却满是空洞和茫然。男人捏起她的脸,“你很有用~你可有名字?……那么,今后你叫无忧……我就是你的主人,帝喾……”说完将自己的外衣披在赤裸的女孩身上,“跟我走,只要你有用,就可以一直跟在我身边……”女孩顺从的跟在男人的身后,脑中残留的只有……无忧……帝喾……有用……



第4章 第一个任务



西陵城,大荒都城,帝喾的王城。
回到西陵城的帝喾与往日没有什么不同,他是父母心中的至善至孝,他是帝师眼中的经天纬地,现在他是大荒子民口中的好君主。他的叔父颛顼恶神附体,肆意杀虐,屠戮百姓,颛顼的两个儿子魍魉和穷蝉,兄弟反目,战祸不断……是他,帝喾,临危受命,不仅赶走了魍魉和穷蝉,还俘获了叛王颛顼……大获全胜,凯旋而归的他却往日没有什么不同,只是身后多了一个瘦小苍白的小女孩……
许久之后,无忧依然清楚的记得,帝喾第一次带她到皇城水牢,见到的那个男人的样子。他被铁链束缚在一个圆盘之上,半个身子浸泡在黑稠冰冷的水中,一头银发之下是惨白的脸,微闭的眼睛随着他们的到来,缓缓睁开,岁月在他眼中烙下了沉淀的沧桑。“这就是你的第一个任务,”帝喾冷冷的说“再我问出我想要的之前,不许他死!”
无忧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将手臂伸到颛顼嘴边了。而颛顼却未曾咬过她。日间,帝喾失去了耐心,将蛊虫毒蚁放入了水牢之中,那些毒虫受到鲜血的诱引。纷纷游向男人,只一刻,男人的腿就被蛀空了,森森的白骨,让人不寒而栗。帝喾扔下无忧,愤恨的甩袖而去。无忧将他扶起,将手伸了过去,颛顼缓缓睁开眼,却摇了摇头“我知道你,你是大祭司圈养在高塔中的灵药……”
无忧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没有说话,只是将手臂更加凑近了些。颛顼惨然一笑“不用了,生与死又有何不同……”他喘息了一会儿,吐出几口黑血,无忧狐疑的看着他,看惯了对生存贪婪的眼神,对死亡恐惧的嘶吼,这样的淡漠,让她无所适从“……你想死吗?”男人笑了笑“你有活下去的理由吗?”“我……”无忧下意识脑中会想起那个冷酷坚毅的声音……无忧……有用……跟随……“看来你是有的,而我已经没有了……我知道你,和你受过的苦,看来我确实不是称职的君主,……”一阵剧烈的咳嗽,鲜血染红了银白的发丝……颛顼挣扎的抬起手,摸了摸无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