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滴血之白衣剩手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莲花村,以一年四季盛产莲花闻名。

幽静空美,吸引不少外地人特来此游玩。

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四下绽放,

然,一滴鲜红诡异的血却打破了闹中取静的圣地。

第一滴血之白衣剩手封面

第1章 血染莲花



莲花县,以特产莲花盛名。每年莲花节将至时期,各方闻名前来且身份多样的人们纷纷赶至这里。更有人举家搬迁至此,居住环境幽静,更能欣赏莲花。可以说是个人人向往的居住地。


距离今年的莲花节还有半月开办,一向待不住的楚容儿早已赶到这里,然而她并不是特意来欣赏莲花的——她是来拜师的。












第2章 面瘫男人



黄昏时分,正是饭后散步欣赏莲花的好时候。天气凉爽,日落唯美。
可今日除了偶尔传来的几声狗吠,整个村都甚是安静。

只因今日这里发生了一起命案。

那座命案发生的房屋,此时更显阴森孤零的,偶尔风刮过,陈旧的木板发出几声吱呀吱呀声。

而就在这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房前,一身形高大,身穿蓝色布衫的男人却站在那里。

他不时四下看看,样子像是在观赏,没有一丝惧意。

现在竟还有人来凑热闹?

楚容儿站在那人身后不远处,一双大眼充满疑惑的盯着,眉头一皱快步走了上去。

“何人在此,这里不允许他人进入,速速离去。”

那人闻声转过头来,日落的夕阳正映在他的脸上,楚容儿脚步一顿,心叫:好俊郎的人儿。

那人脸型轮廓明朗,剑眉星目,高挺鼻梁下一双薄唇。尤其那一头墨发,随意轻挽,潇洒不羁不失风度。

直看的楚容儿吞口水。

“你是莲花村人?”好半晌楚容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问道。

那人仿佛没有听见,只是随意一瞥她,根本没有正眼去看,这让楚容儿感觉被人无视,还是被一个帅的不要的男人。顿时有些火了。

“喂,我问你话呢?你知道我是谁吗?这里不能随便进入,不要妨碍我查案,喂,听到没有。”

楚容儿被人无视,心里的小火苗已经被燃起了,几步追上去拦住要进屋的男人。

“喂,看清楚,这是衙门的令牌,我现在有权力不让你进去,如果你硬要进去,我告你破坏现场。或者你就是凶手?”

楚容儿一手伸出令牌一手叉腰,站在台阶上,但还需要仰头看着对面男人。

男人收回四下打量的目光,终于打量了一下眼前个头娇小,身穿白色宽松长衫的……男人?不,应该是男童?……吧。

楚容儿墨发束起,露出一张精致的娃娃脸,那神情与她自己的长相十分不衬。

迎上男人的目光,楚容儿强镇定没有被那外表迷住,这人长的这么妖孽作甚?

楚容儿心里都有点嫉妒了。

“看什么看,不认识我吗?我可是木乙的得意高徒楚容儿。这里有命案发生,看你一个书生模样,劝你不要好奇,会把你吓到的,赶紧离开这里。不要耽误我调查。”

楚容儿见对方轻微的蹙了一下眉,以为他害怕了,有些得意的扬了扬头,摆摆手打发那人离开,自己则进了屋。

屋内的恐怖现场已经没有了,物证都被保存送回衙门。

楚容儿路过此处听闻这里发生命案,便到衙门那里要了令牌说要查案。

知县一听是木乙徒弟二话没说给了令牌,只说有事吩咐,他便不过来了。

楚容儿还在心里小小的鄙夷了一下,同时也为自己自豪。

屋内简洁干净,除了一张床一桌一椅还有茶具便什么都没有了,很是简单。

楚容儿一进屋子就认真起来,那娃娃脸紧绷,仔细查看房间每一处。

由于太认真,回身时差点没把专心查线索的楚容儿吓坐。还好一旁是桌子,她扶了一下。

楚容儿有些责怪的盯着眼前的男人,一手捂住胸口一边没好气的说:“喂,你这人走路没声啊,吓死我了。再说我不让你进来,干嘛又跟进来,快出去。”

楚容儿以为他不会听自己的话刚要去推他,男人后退一步避开楚容儿伸出的手转身朝房门走去。

楚容儿忍不住白了那人背影一眼:“真是个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