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别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清莲五公主容成汐与景家大少爷景珩的命运齿轮开始旋转之时,便是他们走向悲伤之时……

第1章 第1章



沧月宫。
一个身着华服的少女蹑手蹑脚地走进了大门,向左转走了数百步,又向右转,来到了寝殿前。守在殿前的两个奴才见她,刚要行礼,却被那少女抬手制止,便弯下了腰不做声。少女满意地笑了笑,便将这寝殿扫视了一圈,将目光锁定在了一排素白的珠帘之后,却发现那古朴的案几之前空无一人,只有一本书,一支笔,还有一个孤零零的茶杯。
少女一愣,便大大咧咧地踏进了殿中,不满地撅起嘴,嘟囔道:“汐姐姐竟是不在么?枉我一路这么费劲兮兮捏着小步子走过来,想吓她一吓,却是没见人,可惜可惜...啊!!!”
少女陡然一声尖叫,马上转过身来,又退开了好几步,却见自己面前是另一个比自己高出了半个头的清丽少女。
那清丽少女无奈地摇摇头:“夏儿,好说歹说注意一点形象...如此喧嚣,哪还有点公主的样子?”
那被称作夏儿的少女“哼”了一声,还嘴道:“汐姐姐你还说!你走路没一点声音,我又被你这么突然一拍,被吓着了还怪我咯!”
容成汐秀目一瞪:“哪会有这么夸张!就算如此,有必要叫得那么大声吗?十里外都听得见,若是被别人瞧见了,指不定怎么说我们容成皇室统治这么一个大国,公主却都管教不好!”
“那汐姐姐你还习武呢!”容成夏反唇相“讥”道,:“若是被别个瞧见了,指不定怎么说枫曜国的男人都不行了,还得靠女儿家来撑台面呢!”
“你......”容成汐一时语塞,她倒是没想到这个古灵精怪的妹妹会拿这个理由来堵她,当下也是无奈至极:“罢了罢了,就依你,我错了好吗?”说完后竟是一头无名火起,她也很纳闷,为什么一向风度甚好的她每次跟这个小丫头斗完嘴后,都会想发火?想到这儿,她的脸色便有些不太对劲。
容成夏见状,立即抱住了了容成汐的右手臂,一边摇一边碎碎念:“汐姐姐,汐姐姐,我...我不是故意要气你的,夏儿就是克制不住自己要去玩闹的心啊,其实,汐姐姐每次教导我的话,我都牢牢地记在心里,一刻都不敢忘呢!汐姐姐,来,笑一个!”语毕,她还拼命对着容成汐卖萌。
容成汐紧绷的脸总算有所缓和,转头对着门外叫道:“翠竹!”应声走来一个面容清秀的婢女,对容成汐福了一福道:“公主有何吩咐?”“去茶房把夏儿最喜欢的酸梅汤端过来,顺便帮我泡一壶茶。”“是。”
容成夏面露喜色道:“我就知道汐姐姐是最疼我的了!”
“好好好,快别扒着我的手了,”容成汐一边说一边拿开了容成夏的“咸猪手”,“赶紧去坐着吧,可莫要再淘气了。”容成夏嘻嘻一笑,便蹦跳着坐在了那案几之前。
容成汐也就坐在了她对面,抬手理了理身后的珠帘,随口问道:“怎的四哥没和你一起来?”
容成夏贼笑了一声:“他是我亲哥,我要来吓你的事决计会被他打听到,他还能容我来唬你?我就瞒着他,说是去耍去了,他也就没跟来。”容成汐满腹起疑,恶狠狠道:“这理由太假了,你这小妮子还是早早给我交代出实情来,否则仔细我把你给收拾一顿!”
容成夏吐了吐舌头:“好吧,炎哥哥是被我母妃叫过去谈话了,所以才没跟着我一起来。我走之前瞧见母妃那一脸严肃的神情,就料到炎哥哥惨了,因为照母妃那性子,怕是得从这会儿一直讲到正午了。”
“淑妃娘娘虽是健谈,可如无要紧事,决计不会讲这么久,怕是得有什么大事。”容成汐秀眉微蹙,思忖了一番道。
“大事?不可能吧?”容成夏那双眼儿顿时瞪得跟铜铃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