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僧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盘而灭度之。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
时值金秋,天清气爽,山道上一名衣着褴褛的少年僧人正诵着佛经阔步走上山来。
法门寺大堂内,一名中年和尚大呼道:“不好了师父,那个只会背金刚经的小和尚又上山来了!”

鬼僧封面

第1章 昏聩老僧辩不成



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盘而灭度之。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
时值金秋,天清气爽,山道上一名衣着褴褛的少年僧人正诵着佛经阔步走上山来。
法门寺大堂内,一名中年和尚大呼道:“不好了师父,那个只会背金刚经的小和尚又上山来了!”
寺中住持青木禅师略一皱眉,正欲开口斥责他形迹放荡,大呼小叫,扰乱讲经,那小和尚已跨入大门,对先前那僧人深深一揖道:“大师谬赞了,贫僧并非会背这金刚经,实是只会背这金刚经的一小段,至于其余段落实在是记不起来,只因拜会贵宝刹不敢无礼,是以将这段经文翻来覆去的背诵,扰了诸位大师清听,罪过罪过。”
青木禅师看着面前这个穷酸的小和尚,实在想不出他有什么能耐,这几日能说的山下虔诚向佛的工匠不上山来修缮寺中真身舍利宝塔。
“小师傅过谦了,古人云窥一斑而见全豹者,小师傅佛法高深,博学强辩,想必于这一段经文当中便可明悉诸多佛法之微言大义。”
“非也非也,我窥一斑便是一斑,豹子是万万见不到的,只因贫僧天资鲁钝,实在太笨,记不住那许多经文。至于什么佛法之微言大义,更是只能贻笑方家。”
“小师傅说笑了,敢问师傅法号”
“不敢,上无下也无,无无便是了。”
青木听到他乱七八糟的法号,不由得对这小和尚又轻视了几分。
“师傅法号其意高深,却不知在哪所宝刹修行?”
“贫僧是云游和尚,走四方路识人,吃百家饭长大。”
“却又不知哪位高僧与师傅剃度?”
“并无师承,自己剃度,以人渡己终究难成,以己渡己方得始终。”
搞了半天原来是个吃舍饭的野和尚!青木禅师火从心头起,正欲将他赶出寺去,却又看到一旁尚未完工的真身舍利宝塔,只得强压怒气道:“善哉善哉,小师傅以己渡己,可喜可贺。老衲却有一事不明,还要请教,鄙寺自东汉建寺,已逾千年,蒙我佛保佑,赐下佛祖指节舍利子一颗,存放于这真身舍利宝塔之内,此乃我法门立寺根本,丝毫不敢怠慢。近日鄙寺召集工匠前来修缮宝塔一事,师傅以为妥也不妥?”
“大师既然问了贫僧,那贫僧也斗胆问一问大师,这真身舍利宝塔因何修缮?”
“鄙寺寺规,二十年一小修,五十年一大修,金箔易旧,老衲不敢或忘。”
荒谬!
小和尚衣袖一甩,刷的一声,天地变色!
青木禅师身感疾风掠过,忙使了个千斤坠,堪堪定住身形。
大堂内鸦雀无声。
无无转身面对堂门负手而立,瘦削的背影遮遍了日光!
“天地不仁,三年大旱,官吏奸毒,民不聊生!”
“君不见满街饿殍遍地,百姓易子而食,处处饿鬼横行,漫天神佛退避!”
“诸位精研佛法,记诵明辨,却不存丝毫慈悲布施,普渡众生之念,反而在此耗土动工,粉饰太平!”
“我佛要尔等信徒究竟何用!”
“众生拜这许多佛陀又所为何来!”
叭!无无伸手掰下身边地藏王菩萨的右臂,一点点在掌心捏作粉糜。
众僧见状登时乱作一团。
“天啊,他疯了!”
“他一定是个疯子,他不是和尚,是一个力气很大的疯子。”
“师父,此人藐视佛祖,我们要不要把他打出去!”
青木呆呆的点了点头,望着说话的和尚:“不错,慧明你既如此说,为师便命你将这狂徒打出山门。”
那个叫慧明的和尚全身一凛,摸了摸自己的右臂,正色道:“罪过罪过,弟子修为低微,险些犯了嗔念,望师傅责罚!”
青木满含微笑劝道:“慧明,你为护佛法,大义所至,无论犯了什么戒律佛祖都不会怪罪你的,”
“可我自己会怪我自己!”慧明再不说话,仿佛顿悟佛法,闭目盘腿诵念起菩萨心经。
无无转身看着一脸无奈的青木笑道:“老和尚,你既然做的了住持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