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新志士镇魂歌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不管是文学还是动漫作品,我都讨厌关于“希望”的设定。
潘多拉的盒子里,最后飞出来的便是“希望”,然而,我认为这个故事的前提,便是“装满了恶魔的盒子”。既然“希望”在里面,也就意味着希望也是一种恶魔,作用是给人期待,将人推入更深的绝望。
在写完《罐头工厂》后,有群友提出“我们也想进入你的故事里。”于是以半开玩笑的态度写了个开头,不知不觉,竟然写成了一部完整的小说。
本文作为《罐头工厂》的续篇,我是不甚满意的,不如前篇一般深邃,有各种象征和隐喻,毕竟最初的目的只是满足读者的参与感,当做一个文字游戏在写作。而写作的过程中,我却感受到了与前篇截然不同的热情,一种名为“希望”的情感。这个过程犹如孩童用沙子精心搭建城堡后,再将其彻底毁掉的兴奋。

维新志士镇魂歌封面







第1节 节标题



“胎胎,起来拿快递!”骑着一辆老旧军用摩托,穿着一身旧迷彩服的快递员,粗暴地敲着窗户。
睡眼惺忪的博远打开门,从快递员手上接过一个厚重的牛皮纸包。
“谢谢”他从睡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100元,交给快递员。快递员对着阳光看了看纸币,确认放心后随意往裤袋里一揣。接着拿出一支被挤压得弯弯曲曲的香烟,用打火机点燃。
他深吸一口,慢慢地吐出烟气。然后一脚油门,摩托车发出巨大的轰鸣,消失在小巷之中。
博远将纸袋放在老旧的茶几中央,轻轻地用裁纸刀拆开牛皮纸。
《孟子》、《礼记》、《大学》……还有一本柏拉图的《理想国》。
这些都是黑市上买的书。幕府的言论封锁做得十分全面,所有不符合政治需求的书籍,都会被列为禁书。但是人对未知的渴望是无限的,所以这些被严禁流传的书本,还在黑市里流通着。
博远小心翼翼地把书放进书架上。这间出租屋里,穷得家徒四壁却有整面墙大的书柜,上面整整齐齐地放满了书。这些书按照首字母排列着。也许这就是读书人的生活,清苦,但是充实。
博远拿出最后一本——柏拉图的《理想国》,然后坐在摇摇晃晃的木椅上,一边吃着烧饼,一边津津有味地阅读。




第2节 节标题



他是一名快递员,别人都叫他“公鸡”。
因为每天清早他总是第一个起来。穿着洗得发黄的旧式迷彩服,骑着一辆二手的军用摩托车。奔走在城市的各个角落。
他是一名快递员,却不属于任何一家物流公司。
把各式各样的货物,从黑市,送到买家手上,赚取高于一般运费几倍的辛苦费——当然,这样的生意是有风险的,不过他从没被发现过。
他从不记人的名字,不管是谁,他都只会叫他们”胎胎“,谁也不知道这个词的真实含义,大概是某种方言里的贬称吧。
——也没人知道公鸡从哪里来。
公鸡的出租屋不足10平米大。除了一张单人床,再也放不下其他家具。地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瓶,每当赚了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