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橙家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上周购买了帮助集中精神的药,主要是用来推助情绪,都是些口服药,当确实发现药物能左右精神后还是会惊讶。精神萎靡前期是可以自愈的,主要关乎外界原因和自我心理,我认为关于自救意识个人还是做得很不错,虽然当下依然存有失眠抑郁焦躁等问题,但我也会专门腾出舒缓精神的时间。而后得知重度的精神萎靡就必须依靠药物来支撑,它跟自身原因无关,不会因为任何外界连接好转而病情消退,成为了生理上的病症。可以毫不夸张地总结为,在四下寻觅让自己沉入悲观的理由,又知任何情绪走到极端总会令人唏嘘。

切橙家封面

第1章 a-



我将无声的一面朝向你,视线却迎光,焦点被晕散开一整片白,惶恐汇聚在喉咙变成一次长长的喘息。可当光线削弱又黯然,人流继而赶路时,纷扰的欲望和无从表达的畏缩,无尽回响,倍感疲乏。
她别过头看打光的橱窗玻璃倒影,发觉眼线脱妆严重,干脆在人满为患间原地补妆,慌乱。人与人之间只需轻轻一下碰触,便会导致重心不稳地戳到眼睛,但她不叫唤也不怨骂,揉捂着眼睛朝墙边倚靠去。橱窗内悠黯的亮,光下是陈列着用来贩卖的饰品,从橱窗内荡出来的光,如同是喷按出来又迷又怯的香水。
但还是看清楚他走进某摊位。
“千葉烤摊”,门面是半垂而下的深红色帘子,顾客们掀起帘子进出,每当帘起帘落之际会露出一点屋内的声音。走近一步便可听见屋内壁挂电视新闻台的播放,关于近日边远地区连续发生的暴恐活动,处理伤者和当地医务调节的过程。
“芥末太多啦,”菇子夹起一块寿司放进作家的盘子里,“自己尝尝看。”
吃饭的时候,总感觉要往下发展点什么,喝了一杯冰镇啤酒,或者独自吃完一份因手抖而无法入口的芥末寿司之后,作家觉得和菇子之间确实无法亲近下去,但又在犹豫该场合是否利于提出分手,倘若在这环境下,菇子方面并不能生成任何意识,她必定全身心地将注意力集中于烧烤,也就不能完全传达作家本身的感想。
作家坐在摊位角落点起一支烟,没过多久听见一阵叫骂声,转着脑袋寻找来源后发现,门前有个女人捂着眼睛不停地鞠躬道歉,称是因之前不慎伤了眼睛导致看不清路,才会无意碰撞端着酒杯的客人。再环顾四周,大多是与怯怕惶恐的女人成为反比的看客,他们期待着醉酒男子继续将事态升级。
类似的情形也是屡见不鲜。
男子因啤酒撒到衣服为由的不依不饶,女人窘迫而内疚,想法却无法表达出来,指尖捏着裙角脑袋一直垂低。周遭对此事件的悉索谈论和冷眼旁观,虽然微弱却仍旧觉得轰鸣,男子抬起下巴让自己看起来居高对手。当他第一次推搡女人准备发起新一轮责难时,菇子抄过桌面上的酒瓶就朝他脑袋砸了过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