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三六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这是我十四岁写的一篇小说。
当时青春年少,未免喜欢伤春悲秋,矫揉造作的文字。
现在看来满篇语句不通,情节设置也颇幼稚。
十年过去了,懂得感情这个东西并非如此强烈,果真遇人不淑或是所托非人原也不用以死相许。
到现在再把它贴出来是因为我知道,在那个时候的那人少年或许真的是这样在思考爱情,思考人生。
很有意思。

第1章 一九三六



1936.上海

<壹>
这是一个随时都会发生故事的城市,这也是一个随时都会发生故事的年代。
杂货市场,伴随着喧嚣和灰尘,还有形形色色的人。
市场二楼的角落是一间破旧的刺绣店,门口摆着几张小椅子,上面零散地放着几杯茶。木制的牌匾显得有些腐朽了:青梅绣房。雅致的名字。
绣房里只有一个年纪不大的女人,她穿着一件很素的白色旗袍,正在小心地锈着一朵梅花,脸上蒙着一层厚厚的纱,一双年轻的眸子里透出与年龄不符的空虚与寂寞。
大概是累了,她抬起头轻轻地叹了口气,针扎破了手指,似乎也没有很痛。
刺眼的鲜血滴到如雪的绸缎上,缓缓地湮开一如梅花般绚烂凄婉。
10月19号,已经十年了,有十年没有见过他了。
奇迹的出现往往是瞬间的。她的眼睛里此刻分明已经有了刚才所缺少的光彩,对面走廊上出现了一个人,那双狭长深邃的眼睛,直而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消瘦的面颊。
是他!岁月并没有改变他的容颜,最重要的是那淡定的气质和步履,还有任何人都无法模仿与比拟的落寞。
他没有变,一切都没有变!
命运毕竟没有抛弃她,命运给了每个人最意外却又最恰当的安排。
她转过身,背对着大门。
"请问.......''身后穿来的声音一如往常,那样的清澈深沉。
"有什么事吗?''她想要装作平常的样子,但声音已经开始颤抖。
"我是来找人的,请问这里有没有一位叫苏青梅的?''
"青梅今天不在.''
"这样啊,抱歉。''他的声音是那样的失落。
这样,就只有这样么?
"那麻烦帮我转交给她一样东西.''
"你放在外面的茶桌上好了.''
"打扰了''
"不客气''
桌子上是一张白色的卡片,卡片上的字迹挺拔有力: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多么美妙的句子。
那时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十年,十五年,还是二十年了?
那个时候,那个年纪,情窦初开的年纪。
也是最易于怀疑并且极力探索的年纪。
所以她会怀疑他,会一次又一次地追问他。
而他也会在最浪漫的地方说出最热烈的誓言。
然而他们有他们难以逾越的天涯,再真挚的爱情都难以逾越的天涯。
在那个时候,悬殊的家世和地位就是他们的天涯。


<贰>
第二天他又来了。她问了他一个问题。
"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你为什么不把她忘掉?''
他的回答让她一晚上都没有睡着。
"我不认为遗忘就是解决心痛最好的方法,我必须想着她,才可以活下去。有时候记住一个人要比忘掉一个人更难,最重要的是,我根本忘不了她.''
他的话还是那么让人沉迷眩晕。
他又留下了一张纸条:
你还相信海誓山盟吗?
她的回答是不。
因为受过伤害的心,会自然的选择逃避。
世间的一切海誓山盟都是因为人的不自信。
因为他们明白世间的一切美丽最终都必将凋零。
早在十年前的那天晚上她得知他将迎娶一名富家小姐的时候就问过自己同样的问题,结果也是同样的,是同样否定的。
因为事实的说服力要远远大于那些空洞的语言.
她甚至想反问他一句。
"你的那些话,也配叫海誓山盟吗?''
<参>
第三天早上她开始睡觉,睡的很不塌实。一直做梦,梦里有从前的,有现在的,唯一相同的一点就是,都是关于他的。
快到中午的时候她醒了,到了杂货市场,远远地就望见他在绣房门口站着,她把脸上的面纱又向上拉了拉。
"等了很久吧?''
"不久,我也才来一会儿。'' 他的指尖夹着半根没抽完的烟。
"你的肺不是不好吗,怎么还抽烟呢?''
他显得有些吃惊,抬起头看着她的眼睛:"我的肺?''
"嗯,青梅和我提起过,说她有一个老朋友肺很不好,还经常咳嗽,我想说的大概就是你吧。''
他笑了笑:"我只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抽烟.''
"你现在的心情很不好吗?''
"她看了那两张纸条,有什么反映吗?''
"我都是把纸条塞到她家门缝里就走了,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他的眉头锁的很紧,重重地吸一口烟,又重重地吐出来。
"我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