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下尘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相遇时,都不敢说未来
却总是期待
离开时,再不会想未来
也失了期待

第1章 第一章



说实话我现在有点想不起来当初是怎么认识程止的。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我有天晚上做梦梦到一个名字,醒来之后就一直琢磨,我跟这个人相识的过程,相处的细节。
但不太能想不起来。
这就有点尴尬了。
也有可能跟时间过去太久有关。
我如今二十八岁,那个人好像是我十五六岁认识的。
这漫长的十几年岁月之后,我还能记得一个名字,已经算是相当印象深刻了。
其实作为天秤座来说,本身应该不会有强迫症的,奈何我这个人比较固执,好奇心又强,又爱追根究底,所以梦见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然后会有很多次……
验证了那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我觉得这可能是病。
2005年的9月,我升入高中,有为期半个月的军训,我大约发育较晚,刚上高中那会身高将将一米五五,只能站在队伍最前排,后面两排是满脸青春痘的男生。还在变声期的男孩子,笑起来如同一群鸭子,聒噪而让人烦闷,天气很热,头顶的太阳晒得人发晕。
教官是个操着四川口音的黑瘦青年兵,约莫十八九岁,不苟言笑,在这群小鬼头面前努力做出威严的样子,由于普通话不标准,一开口就惹得队伍里几个刺头男生乐不可支。
情况如下:
“包树(报数)!”
“一排一号,出捏(列),做稀饭(示范)!”
“看我干啥,我脸上没发(花)!”
……
尽管小教官认真严肃的做出一个教官的样子,却总还是引起队伍里不和谐的笑。期中以第三排最后那个高个男生笑的尤为放肆,前仰后合几次差点撞在前面同学的身上。
我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跟亲眼所见一样呢?
因为我就是那个“一排一号”,教官点名率榜首。
呵呵.jpg。
小教官毕竟年轻,对他们也无甚办法,最严厉的惩罚不过是罚这些调皮鬼做俯卧撑,而那个每次都会被罚的高个男生依然会在做完俯卧撑后再次因教官的口令而发笑。
几次之后,难得不记住这个名字,程止,如果评价对于程止的第一印象,我想,这绝对称不上好。
我这个人的个性,怎么说呢,当我成熟了之后评价一下自己,客观又中肯的说,是有点假正经和虚伪的。
这在我少年时代尤为明显。
那时我大概属于“别人家的孩子”,学习好,乖巧有礼,又很谦虚。其实应该是因为特别在意别人的目光,学习是为了得到别人的奖赏,乖巧有礼是为了长辈的肯定。
所以对于那些调皮捣蛋不遵守纪律的人,我是打心底排斥的。
因此我不喜欢个性张扬又油嘴滑舌的程止,简直是合情合理。
那日日头极为嚣张,即使为了照顾我们这些“身娇体弱”的书呆子们,已经把训练时间拖延到了三点半开始,但站了十分钟不到队伍里娇生惯养的小祖宗们就苦不堪言,怨声载道。
我这人一向低调不爱当出头鸟,但对由此带来的福利却是特别能从容接受。因此当好脾气的小教官看着军姿已经站的摇摇欲坠的黑豆芽菜们,叹了口气让大家解散去树下休息时,我跑的比谁都快。
背后传来“噗嗤”一声笑,“呦,小短腿,跟个小黑豆似得,跑还挺快!”
扭头就看到了一张特别欠抽的脸。
我少年时,特别敏感,自尊心很强,那会还学不会自嘲和淡定,因此有两件事是不喜欢别人说的,一个是身高,一个是皮肤。
何况我跟他还不能算认识,更分不清他说的话是嘲讽呢还是嘲讽呢。
所以程止这混蛋简直一见面就触到了我的逆鳞,立刻就让我恼羞成怒。
我想都没想,抬脚就踹到了他腿上,绿色的军裤上,一个清晰的脚印。
他懵了。
我也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人设,立刻冷静下来,但还是不甘示弱抬着脸看他。
妈的他怎么这么高,脖子仰的有点痛,他要是还手我怎么应对,他这个烂人肯定会还手,我要不要报告教官,但报告教官会不会太怂。
其实我有点紧张,因为我从来没打过架。
周遭没有几个人注意到我们的冲突,大家跟散了捆的柴火一样,滚得到处都是。
洁癖应该也能治好,我想。
他朝我走近两步,头伸过来,我立刻后退,警惕的看他,他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