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心求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虽然,你是狱首
虽然,我是死囚
这条路上,却只有你我携手。
在我说真累以前,你会对我说,累了吧。
在你遇到危险以前,我会对你说,小心些……

囚心求封面

第1章



楔子
专注而又深情的看着,心内的悸动更深。强烈而又原始的冲动,难以抑制!
他,伸出了手。
试探性的两根手指,因极度的兴奋而微微颤抖。终于触到了光洁的额头,向下滑过脸颊停在脖颈。这里细嫩而脆弱,还散发着幽香。叫他忍不住用手掌贴合,细细摩挲。张开手掌,刚好能掐住,这个发现,让他的呼吸略急促了一些。
肩部也很完美,平且圆,着什么衣衫都美。不过,比肩部更完美的是胸线,高耸,浑圆。手掌向内轻捏,略感弹手,年轻真好啊!
寒冷的冬夜,人们早早的在睡梦中取暖,仿佛黑暗的世界里只剩一人。他能感觉到,自己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主宰黑暗,主宰生死!
精神的亢奋,让他的手心泛出薄汗。急不可待的,手掌往下探去,蜜桃臀上未过多停留,便探向双股之间。
只瞬间,他冷如坚冰,转而暴怒。
她也是这样,为什么她们都是这样?凭什么?!
心中怨愤,呼的一声站立起来。毫无顾忌的伸脚踢踹,直到精疲力竭。丝毫不顾靴底,沾染上一片猩红……

第一章
玄色衣衫,挺拔如竹,所立之处仿佛光线都比别处亮些。未到面前,便让狱卒忍不住行礼拜服。不用见面目,已被其风华所摄。
这位白大人,真是人如其名,神采无双,怪不得今上曾夸赞,“雪霁,白雪霁,人如其名,在月光与雪色之间!”
“大人,就是她。”狱卒恭恭敬敬的陪着,口鼻都被酸腐霉败的气味包围,放缓了呼吸,上前两步打开牢门,忙又将油灯端到近前,照亮那牢中死囚的脸面。
那丫头久不见天日,过堂受刑后又缺衣少食,身体虚弱。只落下一张白玉似的面孔,身形萧索。整个人空洞般,无甚生气。
“还敢喊冤?身子怕是熬不过下一堂了吧?”他声音清冷,不带丝毫情绪。
“若不再喊冤,认罪画押,真凶岂不是逍遥法外?”蒲草抬起眼看向来人。仅剩的点点力气,凝聚在眼中,成了倔强。
端坐在狱卒拿来的团凳上,白雪霁接过卷宗,随意翻着,狱卒介绍道,“涉案凶嫌蒲草,双十年华。案发当晚的情况,说是不记得了。可能是受惊过度,在水缸中闭气的时间又长了些。听邻家说,她是童养媳,未圆房丈夫便早夭,而后家道中落。于是接些绣活贴补生计,也常常被公婆责骂。”
合上卷宗,白雪霁神色不变,随口附和,“也就是说,此案中只有她活了下来,也只有她有条件杀人。”他当面言语刺激,暗中留意蒲草的反应。
“这~”狱卒笑道,“卷宗上看来,的确如此。”心中却暗暗骂娘,自己只是个狱卒,这上官也是分管牢狱而已,案子如何与他们何关,真是狗拿耗子。
听他们对答,蒲草无奈的笑了,牵动了上次堂审的旧伤口,可能是肋骨裂了,躺了两月还是隐隐不适。虽忍了又忍,蒲草还是咳了起来。
狱卒向着门外招手,有人端了碗茶末,狱卒接给蒲草。她先含糊不清的道谢,而后咳咳索索饮完,这才平复下来。
“笑什么?”白雪霁第一次抬眼望向蒲草。撞入心底的,是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
“我没有杀人,只因是唯一活下来的苦主,便要自证无罪,不可笑吗?我没有杀人,但我只是一名弱质女流,连你们御聆司都找不出来凶手,却要我将他查找,不可笑吗?!”轻言细语,却有钢骨其中。
“就像你说的,只有你活了下来。难道凶手会是你死去的家人吗?”见多了诡辩推脱,白雪霁丝毫不为所动。
“那是因为我躲在了水缸里,差点被活活煮死。才能从火场逃脱。我没有杀人,更不可能杀亲!”蒲草早已没有刚过堂时的愤恨委屈,只是挣扎着陈述。
“如何可证?”这四个字,蒲草听了无数次,“即使你不愿画押认罪,金陵府已经把你的案子上交刑部复核,通过复核后,明年秋,便是你的大限。”放缓了语速,白雪霁盯着蒲草的神色变换。见到她终要解脱的微笑与无奈。
话到这里,已是死局。
白雪霁不再多言,将卷宗交给狱卒,转身欲走。一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