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托匹亚的上帝

秒书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天才和弱智之间,只隔着一扇门
我希望能有人帮他们打开,引导着这些上帝的宠儿。

第1章 前话



杰瑞是个自闭症患者。
杰瑞还在妈妈子宫里时,血液里的睾丸酮延缓大脑神经生长,损伤了大脑负责社交的左半球。
杰瑞被诊断为弱智,所以不能和同龄孩子一样在学校里学习。杰瑞的父亲哈维·查尔斯在杰瑞四岁的时候中风去世,这里不提了。杰瑞有一个妹妹玛婷达,比杰瑞小三岁。玛婷达总是很喜欢抱着杰瑞,不管是看电视还是吃早餐。
杰瑞的妈妈珍尼弗夫人偏爱妹妹,到不是因为杰瑞的缺陷,但是小玛婷达很安静,不会像杰瑞一样每天提很多很多妈妈根本回答不了的问题。这也不能怪杰瑞,损伤的左脑使杰瑞右脑的血流量比常人更高,所以杰瑞拥有超于常人的逻辑推理能力,这让他那小小又不健全的脑子里塞满了各种各样的问题。
但是杰瑞的主治医生温斯顿先生显然不太看好这个孩子,总是在珍尼弗夫人面前重复强调杰瑞小于70的智商。夫人对此非常反感。
杰瑞的童年是在无数的白眼中度过的。每次杰瑞歪着脑袋向别人提问题时总能收到一个白眼,有时候还会幸运的收到一句“别烦我”,这时候杰瑞就会非常开心,接着开始回答自己提出的问题。妈妈珍妮弗在杰瑞还小的时候就对杰瑞说,如果别人对你翻白眼,意思就是“请继续”,说别烦我,意思就是“说得好”,这让杰瑞在之后的几年里非常开心能被很多人认可。有时候珍妮弗夫人看到杰瑞开心的对着别人的白眼兴致勃勃的演说时会有点难过。
我是杰瑞一家的房客,07年我来到尤托匹亚这个小镇寻找写作的灵感,此后就一直租住在珍妮弗夫人家里。与我同住的还有一个小伙子阿尔弗列德·班奈特,在镇上做送牛奶的工作。珍妮弗夫人家的房子建在靠瑞森湖边的小街区里,红色的砖瓦顶和淡黄色的墙壁颜色让人非常舒服,后院的草坪也被打理的干干净净。
在尤托匹亚生活的五年里,我经常会和小杰瑞聊天,杰瑞也很喜欢我这个留着长长八字胡的怪叔叔,有时候我们一聊就能聊一个下午。班纳特问过我为什么能听一个弱智的孩子说话听那么久,我自己也不知道,也许不仅仅是出于同情心吧。我总能在杰瑞看起来荒唐的只言片语里听出其他的一些东西,但也不好意思说我认可杰瑞,只能回答班纳特一个略带尴尬的笑容。
而在之后的内容里,我要写的就是关于小杰瑞那些“荒唐”的问题,以及我和他之后一起思考所得出来问题的答案。



第2章 杰瑞的计算器



三月的阳光显得尤其慵懒。
午休醒后不愿起床,阳光透过半开的窗户安静的敷在我的脸上,柔柔痒痒又极宜人的温暖,夹杂着窗外的草木清香。最后还是忍不住想走出房子,我已经太久都没见到如此好的天气了。
套睡衣起来的时候,我看见了坐在草坪上的杰瑞。
杰瑞手里摆弄着一个深红色的老式计算器,漆皮斑驳。我悄悄的走到他身后,静静的看着他操作计算机。他从4+4开始算起,随后是16+16,32+32,64+64……最后止于8388608+8388608,计算器的位数不够了,显示e+(无解)。
我在草坪上面对着杰瑞坐了下来,欣慰的看着他。
“杰瑞,你知道么,你刚刚算的就是2的次方,一个很重要的数学运算式。”
杰瑞慢慢的抬起头,眉头紧锁,忧郁的眼神看得我很不舒服。
终于他动了嘴唇:
“喔……是吗…那又怎样?”
他转过头看向静静流淌着的瑞森河。
“2的次方…抑或是3或4的次方……立方…四次方…又能怎样呢。这些和一与一等于二又有什么区别呢……戴里克叔叔,你说他们有区别吗?”
我一时不能回答,只能默默的看着这个孩子。
“戴里克叔叔,你知道吗,我在乎的不是这个次方,而是这个让人疑惑的计算器,它太奇怪了。戴里克叔叔,你看,它能计算1+1,为什么不能计算八百万加八百万?”
我:“孩子,这个计算器只有七个空地方,最多只能放得下七个数字,八百万加八百万是一千六百万,一千六百万是八位数,计算器就装不下了。”
杰瑞:“那有没有能装得下的计算器呢?”
“当然有,我的朋友。”我说。
杰瑞又问,“那能装得下八位数的计算器能装的下九位数吗?九位数的计算器能装的下十位数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