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央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梗概

一句话梗概:简介

帅府香雪染随着母亲的离世被父亲逐出家门,九死一生之际被冷月寒水宫宫主所救并成为冷月寒水宫宫主之徒。
彼时,武林尽相争夺未央妖珠,是以释放封印在未央妖珠内的巫妖之力成为天下霸主。香雪染在这乱世之中展开一段正邪不两立的恩怨情仇。

第帅府妇人则坐于暖阁内喝着热茶。


“夫人,老爷回府了。皇后娘娘带着八皇子来府上了,老爷也回府了。”
“表姐来啦?!快,快去把兮若带过来。”
南宫夫人的喜悦不予言表,放下茶盏也就出去了,全然不顾外面还跪在雪地的舞阳。
帅府大堂上,身着凤袍的皇后领着八皇子上官云飞坐于高堂之上正与南宫元帅闲聊。
南宫夫人也携着爱女南宫兮若行至大堂向皇后行了礼。
“近日可还好?”
“有劳娘娘挂怀,臣妹一切安好。”
南宫夫人微微屈膝,温婉答着皇后的话。
“坐下吧,本宫也许久不见你了,陪本宫好好说说话。”
“是。娘娘,不如让孩子们出去玩吧,咱们在这说话孩子们也无聊的厉害。”
“嗯,依你所言。”
南宫夫人正欲让兮若带上官云飞去玩耍,不想上官云飞不领情,只问道:
“婶母,舞阳在哪儿?”
南宫夫人尴尬一笑,道:
“舞阳生病了,今天兮若妹妹陪你玩好不好。”
“是吗?那我去看她。”
说罢,便理也不理的出了门。
南宫兮若也在南宫夫人的授意下跟着上官云飞出去了。上官云飞一路问着下人舞阳的所在,可下人见他身后有二小姐跟着均也闭口不言,只说不知道。
南宫兮若上前抓住上官云飞的手,一脸欢笑的说道:“云飞哥哥,咱们去玩吧。”
上官云飞甩过她的手,道:“你去玩吧,我要找舞阳。”
南宫兮若一听这话不高兴,拉下脸道:
“你不用找了,她犯了错被罚跪于雪地三个时辰,估计这会儿已经冻死了。”
上官云飞神色顿时慌张,只直径跑去。
雪地之中,南宫舞阳早已晕倒,可却没有一位下人敢上前去搀扶于这位小姑娘。上官云飞箭步跑去,一把抱住倒在雪地的舞阳,唤道:
“舞阳,舞阳。”
南宫舞阳微微睁开眼,干枯的嘴角微微张合,道:“云飞哥哥,救救…救救我娘亲。”
说着便又晕了过去。不一会儿皇后娘娘也随即赶到,欲带上官云飞回宫,而上官云飞却非常愤怒,只道:“母后,儿臣要带舞阳一起回宫,她再呆在这里,儿臣恐怕她就死了。”
说罢,便斜视了一眼南宫夫人。
皇后娘娘看上官云飞如此坚定,只得安抚道:“飞儿,舞阳妹妹有你婶母及南宫伯伯照顾怎么会出事呢?听话,跟母后回宫去。”
“可是舞阳…”
“没事的,舞阳妹妹不会出事的,母后保证,你今天乖乖跟母后回宫,明日母后就命人来接她入宫,好不好。舞阳妹妹身体不舒服,今日是进不来皇城的。”
就此,上官云飞被皇后连哄带骗的哄了回去。临走之时,上官云飞还是有些不放心,遂将怀中一枚玉佩偷偷塞入舞阳手中,对着舞阳道:“你放心,明天我就命人来接你。”
夜晚,舞阳房间内,南宫元帅坐于舞阳床边,不一会儿,南宫夫人入房,道:
“老爷,孟氏已经死了。”
南宫元帅听闻,只闭眼叹息道:“我与她夫妻多年,想不到…”
南宫夫人斜了一眼床上的舞阳,道:
“孟氏私通家奴,毒害元帅,实在是罪不可恕。不过,我却觉得此事没那么轻巧。”
“噢?夫人何出此言?”南宫元帅回头问道。
南宫夫人阴狠一笑,道:“孟氏与那狗奴才据说是八年前就私通在一起的,大小姐正值七岁,大小姐不是元帅的血脉,也并无不可能啊。”
南宫元帅面色一沉,但看着舞阳的脸庞,还是道:“不会的,舞阳一定是我的孩子。”
“其实我倒是有个办法一试的,即可安心元帅,也可还舞阳一个清白。”
“什么办法?”
南宫夫人莞尔一笑,从嘴里吐出四个字:“滴-血-认-亲”
说罢,便命身边的丫鬟去打盆水回来,并向那丫鬟使了一个眼色。
丫鬟打水回来后,南宫夫人至柜阁处拿出一枚银针递至南宫元帅面前,只道:
“元帅只需取一滴血至水中,亲者相融,不是亲者则反之。只需一验便知。”
南宫元帅望着她手中的银针,似有些迟疑,可还是接过,扎破手指将血滴入盆中。一旁的丫鬟也用针扎破正在沉睡中的舞阳的手指滴入盆中。南宫夫人得意一笑,儿南宫元帅则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啪的一声,水盆被南宫元帅从丫鬟手中打翻在地,南宫元帅愤然起身,只说道:
“将贱人的尸首和这孽障扔出府。”
南宫将军走后,南宫夫人看着睡在床上的舞阳,得意而又恶毒的冷笑,道:
“总算是把这两块垫脚石给出去了。”
一旁南宫夫人的贴身丫鬟低头弯腰道:“恭喜夫人,夫人好计策,运用白钒掺水令血不能相融,轻而易举除去了眼中之刺。”
“哼,元帅说逐她们出府,本夫人就给这母女两找个好去处。寒冬腊月的,就把她们送到拜月谷吧,想必那里的恶狼已经很久没吃饱饭了,哈哈哈哈。”
说罢,南宫夫人扬长而去。
伴随着一阵撕咬与咀嚼的声音,舞阳从沉睡中醒来,她张开眼睛,眼前的情景把这小姑娘吓的不轻。只见几只饿狼正在啃食她母亲的身体,鲜血、残肉已经沁满了整个雪地。
“娘!”
舞阳大叫一声,试图赶走狼群,可也是奇怪,狼群见到舞阳都避之不及。可是这群狼已经很久没有食物了,也不愿离去,只匍匐于舞阳身边伺机而动。小姑娘吓坏了,把腿就跑,狼群也紧追不舍,突然舞阳脚一滑,跌落雪坡下。
“和云玉。”
雪宫之中,一身着鲜红长衣,皮肤似雪的女子手拿玉石细细观赏着。那女子衣衫单薄却不觉寒冷,头发高挽,一枚金钗及几串玉石流苏显得她无比冷艳。她看了一眼冰床上的舞阳,嘴角轻笑道:“皇家的和云玉有驱邪避兽之效,这丫头想必也有些来历。”说罢便吩咐起身边的侍女:“待她醒了,马上来通知我。”
不知睡了多久,舞阳从沉睡中醒来。
“你醒啦?”
一年龄与舞阳相仿的少女唤着她。舞阳慢慢从冰床之中起身,她环顾四周,眼前无一人她认识,且四周都是坚冰铸成的墙,甚是让她陌生。
“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冷月寒水宫,我叫花千雾,是宫主让我来照看你的。”
说着,花千雾便坐于冰床边拉起舞阳的手,见她似有些陌生,便又道:
“你别怕,这里是冷月寒水宫,是宫主救你回来的。我是宫主的大弟子。”
“千雾,你退下。”
不知何时,宫主带着一名男童已经出现在了她的身后,花千雾立马起身行了一个礼,便再不敢多言。
“你是皇族之人?”
舞阳摇了摇头。宫主遂从身上取出玉石,道:
“这块玉石名曰和云,是皇族胤龙山庄巫师所制,只有皇族才拥有此物。”
“那玉是云飞哥哥的东西。”
听舞阳如此一说,宫主遂将玉石扔至舞阳跟前,只道:“也罢。方才救你回来的时候,你四周周身是血,另有被饿狼啃食后的人骨。寒冬腊月,你一个小姑娘被弃在此处,想必也有莫大的仇恨纠纷,本座问你,你可想报仇?”
“想。”
“既然想,那本座就给你机会,本座授你法术,但你今后必要受本宫差遣,替本宫办事,考虑好了,就服下这个。”
说罢,一旁的侍女就取出一枚药丸递给舞阳,舞阳毫不犹豫的接过立即就服了下去,下床跪下。
宫主见此,只淡笑一声,道:“小小年纪,倒是有胆识。服了此药,就是我冷月寒水宫柳揽月的弟子。从今以后,除了仇恨,过往的一切你都不准带到这里,今天是你的新生。方才救你,你的身边血气四溢,遍地血雪。你以后的名字就叫香雪染,这个名字会让你记住,这一些都是谁造成的,你要怎样讨回。”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