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待续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是乖巧学生?还是神秘杀手?这一切,是否只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梦?还是一段如梦般的现实?

第1章 神秘的恶魔



我好像,做了一个梦。

是梦似真,还是是真似梦呢……

夜,出奇的静。

像是所有声音都被黑夜吞没、饱和,在似黑色天鹅绒裙摆般的天空的映衬下,那一声声鞋跟亲吻地面的声音如一把利刃,狠狠的肆虐着惺忪的夜。

“你想干什么?”一个中年男人瘫在地板上,恐惧在他脸上蔓延——像从每根血管里刺出的冰刃,他的脸上显现出死人般的苍白和待宰羔羊般的无助。

“不干什么,”鞋跟声的来源者——一个墨色瀑发及腰的少女,将鞋跟抵在他的身上,一脸佼佼者的姿态看着他 ,露出一只带着不屑和蔑视的如琥珀般黄色的眼睛。“就是啊,上帝说你该死。”

“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只要能让我活命!”像是对自己最后的救赎,他慌慌张张的语气中充斥了恐惧。

“可惜已经晚了。冤有头债有主,你得罪了人活该去死。你的心怎么这么脏,被那个叫贪婪的家伙迷的可能——迷的你要魂飞魄散了呢。对了,记住,送你去地狱听撒旦高歌的,叫血影。”话音刚落,伴随着一声尖锐的惨叫,她纤细的手指轻轻拨动着刀柄,像示威般挑眉看看倒在血泊里的人。“你活着,实属浪费。”

门外的脚步声扰乱了她欣赏自己的杰作。“真是麻烦,这么美的画卷怕是下次才能再次一睹芳华咯。”

她迅速反手翻出窗户融入了绵绵夜色。当第一个警卫破门而入时,仅看到夜色中那缕没来得及从窗框中消失的沾染着血的发丝……

清晨,太阳的暖光从黑夜里挣扎着分离出来。

“啊——言秋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啊!”言秋看着身旁的闹钟不自觉尖叫起来。她迅速的穿着拖鞋直奔卫生间洗漱。

“下面插播一条新闻,本市某企业董事长在昨夜遇害,死法极其残忍,据目击证人所说,凶手极有可能是赫赫有名的神秘杀手,堪称地狱使者的——血影……”她嘴里含着牙刷双手扔在慌乱的扎着马尾从卫生间出来,看着这条新闻心思仿佛被它牵着跑……

“哎不对!马上迟到了!”她慌乱着,迅速跑回卫生间,简单整理一下便立刻冲出家门。

教室里。

“言秋,言秋同学没来吗?”老师放下点名册环视着教室。“言秋在这里!”她纤细的手指扶着门框,低头细细喘气。“抱歉老师,我迟到了。”歉意漾在她的脸上。“没事,进来吧,不准有下次了。”

“谢谢老师!”她整理着外套,坐到自己位子上。“唉,都是上大学的人了,怎么还像小孩子一样睡过头呢?”说话的是言秋最好的朋友,也是方氏集团董事长的千金——方昕蕊。

“就是啊,最近总是很困,没什么精神,麻烦你帮我记下笔记,我睡一会儿,谢谢了。”困倦从身上蔓延到全身的每个神经。伴随着老师滔滔不绝的讲课声,她渐渐放空……渐渐沉入微妙的世界。

“怎么搞的!来这么晚还来干什么!”门卫把情绪埋在说出来的话里。“来上学。”面前的少年似朵经历了风雨的花朵,他单手把书包搭在肩上便若无其事的进了校门。

“叶……洛”他随意的签了签到,看看了手上的表摇了摇头。“这么晚去班级怕是要挨骂咯!”踢踏着慵懒的步伐,他走到校园边上的一个墙角,把头靠在书包上满意的笑了笑。“去陪笑脸不如睡一觉。”

下课铃声伴随着欢笑划破了平静的校园。言秋独自避开人的目光,轻轻的找到了个无人问津的小角落。

“血影,昨天那个是不是你?都说了,杀人不对你怎么还这样!知道你恨那些贪婪无耻人心泯灭的人,但也不能这么干!”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训斥。“管我。”她的眼眸瞬间成了琥珀色,话音也变得有了些威慑。“你!”“你什么你,管好你自己,我的你别碰。”

一串电话铃声打断了二人的对话——其实是一人的独自呢喃。

“言秋,马上要上课了,你又到哪傻了!”“我马上回来!”她迅速挂掉了电话,“看在方欣蕊的份上,我回到家再训你。”“切。”她甩开了挡在身前的瀑发,朝教室跑去,转眼便消失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