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中花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世上最难逃离的,莫过于“情”。
一旦陷入,生生世世,无法挣脱。
爱而不得,还是,无法相守,亦是,反目成仇……
虽刻苦铭心,但终究,不过是一场大梦罢了。

第1卷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民国初年。
此时正值四月,江南,烟雨蒙蒙,柳叶茵茵。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河岸,洗衣女揉洗着衣服,轻声吟唱。
河畔,一棵柳树下站着一名白衣汉服女子,她的眉目清冷,仪态端庄,撑着油纸伞,衣袖微微拂起。
此时,当真如古卷画中的美人般,动人心弦。
她低头看了看微湿的春泥,停滞片刻,然后走过,走上小桥。
河面,水波微漾,乌篷船,缓缓而行。
乌篷船上,船夫划桨,一名孩童坐在船头,弯腰戏水,唱着歌谣,“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河岸对面,是一家客栈。
白衣女子进入客栈中,她伸出纤细的手,收起油纸伞。
“姑娘,打尖还是住店。”
“一间上房。”她淡淡开口道。
“好勒。听姑娘的口音,似乎是说吴语的,是我们这个地方的人吧,怎么来住店了?”
“我小时举家迁往北平,如今局势不定,便回来了。”
另一旁,年逾七十的掌柜抬头,他盯着女子看了好一会儿,“姑娘,老朽看你面熟,我们见过吗?”
“你应该是见过我的祖母,她叫留青衣,”她顿了下,继而笑着说,“族里人都说,我和年轻的她生的一般无二。”
她笑着,犹如春风拂过十里,使周遭都绚烂起来。
“留兰,这名字耳熟。上房已经打扫好了,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同我们讲。”
“谢谢掌柜。”
夜,河畔。
虽入夜,河畔却灯火辉煌。万家灯火,灿若繁星。
白衣女子缓步走在桥上,她手指轻滑桥栏。
“丽宇芳林对高阁,新装艳质本倾城。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
青楼,热闹非凡,妓女的歌声和琵琶声萦绕在桥畔。
白衣女子轻笑了一声。
她沿着河岸,缓缓走着。
走到一个大院子前,她止住脚步。
院门上,已是锈迹斑斑。
她伸手推门,大门打开,走了进去。
已经很久没有人,住过这了。
院子内,一片阴森。夜风吹过,顿时尘土飞扬。
女子眉头轻皱,拂袖挡住飞来的尘土。
她缓缓走着,手指划过长廊上的积灰,一道清晰的
台阶,经过多年的风吹雨打,棱角早已被磨平。
原先的金字匾额,早已黯淡无光。
当真,物是人非。
一切都无可挽回地,随着时间流逝而散。
她轻叹一口气。
“这位姑娘何故在此?”
一个清雅的男声传入她耳中,她猛然回头。
一个俊郎少年,身着中山服,站在她身后。
他笑着,看着她。
她看清少年的容颜,手指微微颤抖,随后笑着,礼貌回应:“这是我祖上的屋子,许久未来,家中人吩咐我,一定要来看看。”
“原来是如此,”少年也以笑回应,“姑娘是弱氏后人?”
“是的,我名水,弱水。”
“”
她一笑,如春风拂过柳叶眉,她淡淡开口:“那公子何故在此?”
“先前追贼,无意闯入此地。”
般若眉头轻佻,她继续问道:“公子这一身打扮,想必是读书人,应该在城中才对,怎会来这水乡之中?”
“”



第1章



民国初年。
此时正值四月,江南,烟雨蒙蒙,柳叶茵茵。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河岸,洗衣女揉洗着衣服,轻声吟唱。
河畔,一棵柳树下站着一名白衣汉服女子,她的眉目清冷,仪态端庄,撑着油纸伞,衣袖微微拂起。
此时,当真如古卷画中的美人般,动人心弦。
她低头看了看微湿的春泥,停滞片刻,然后走过,走上小桥。
河面,水波微漾,乌篷船,缓缓而行。
乌篷船上,船夫划桨,一名孩童坐在船头,弯腰戏水,唱着歌谣,“硕鼠硕鼠,无食我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