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渐行渐远渐无书的高中同学

秒书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我怕有一天我会忘了列表上的人,忘了那些笑脸和青春,我希望文字作化作我的记忆,在我的生命之中永远保存下去。也希望看了我的故事,有人会珍惜感情,珍惜青春

第1章 张红魁



  ①

张红魁是我睡在下铺的兄弟,人如其名“怡红院的魁首”人也长得秀气,有好多故事,也是我们班的传奇。有人说,他笑起来可猥琐,给人一种奸商的感觉。红魁把他推往一边大骂,你才奸商呢,我什么坑过你。

张红魁原来不是我们这一班的,是后来转过来的,他说理科太难学不会,文科读读记记就好了。于是他就找到班主任,铁定了心要换科。

班主任说:“你去做文科生的题,如果能考进年纪前三十,我就同意。”红魁也特别争气,一个年纪五百多号人,一个理科生硬生生地考了一个文科第十八名,于是乎,就进了我们班,再然后就成了我的上铺。



张红魁来我们班的时候考了第八,我那个时候是我十几名,他是我的后桌,我的上铺。我特别羡慕张红魁同学的英语,每次都是我们班的英语第一名,而我呢?倒数。。。

走在去餐厅吃饭的路上,他面带微wei笑suo冲对我说:“高中阶段只要勤奋,用功读书,成绩及一定可以上去。”我点头默认表示同意此观点。

吃饭的时候,我觉得这小子贼眉鼠眼的,老师东瞅瞅,西看看。我问他,你在看什么。他不吭声,我白他一眼,管他看什么呢!

不过,我喜欢和他一起吃饭。--因为他不吃肉,每次和他我都可以吃到两份的肉。



红魁同学不爱说话。

刚来我们班的时候,他一个人坐在教室的斜后角,也不说话,老老实实地看‘政史地’。我扭过头来,准备和他聊天。

我:“红魁!一会儿课间操要不要下去打球啊!!”

张红魁:“不去”

我:“为什么呀?”

张红魁:“不会”

我:“不会可以学啊”

张红魁:“不想”

我觉得厌烦,对他表达我的看法。

“你说话能不能多说几个字,不要这么简短,还有为毛儿你每次都说‘不’字,不说‘不’字可以么?多说一个字可以么??”

张红魁:“我……”然后挠了挠头,就没有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除了我,他没有和别人说过一句话。⊙﹏⊙b汗



期末考试结束后,班主任让各科第一名上讲台发言,轮到他了,这货把头埋在桌子里死活不上去。我推他,他就抱着桌子。我叫他,他也不回声。

班主任鼓励他“红魁,你这样儿可不行啊”一边把他拽到了讲台。

张红魁一直面向黑板,背对着我们。班主任又拽他但拽不动,在红魁耳边说着鼓励的话,一边继续拽。最后,红魁终于面向了大家。

他满脸通红,就像是小hou苹pi果gu。但他一个字也不吭,班主任看看也没门儿,就挥挥手让他下去了。

第二节课下课后,红魁拽了拽我的衣角说,‘我要上去发言,需要你帮我维持纪律’。我抬头起身,‘可以,想好你要说什么了么?’红魁低着头‘想好了,我从听力、阅读、完型&*¥#@…六个角度,然…后,&&*…%¥……大概需要六分钟’我说,哦,可以,那你加油!我支持你!

红魁真的上去了,没有一点拖泥带水,站在讲台上的他,向我们讲解考试中的细节,平常词汇的积累…讲的绘声绘色,简直和之前的判若两人。他打着手势,时而低下头来看一眼笔记。我已不记得当时他害羞的模样,只记得他是一个敢于挑战自己,会成长的英雄。

恐惧是正常的,勇敢不是没有恐惧,而是明明恐惧但是可以继续向前的人。这样的人,才算是真正的英雄。



我们学校的餐厅里面要学生打工,打工的同学可以在里面吃饭不掏钱,红魁托了托关系进去了,然后要求我去吃饭。

我说:“不去!你那里又没有‘鸡蛋饼’!”

张红魁说:“我给你拿!!”

我说:“好!”

晚上,红魁告诉我餐厅的师傅夸他厉害。我问他为什么。他说‘那师傅看见我用手直接拿刚出锅的‘鸡蛋饼’就夸赞我了’。我顿时呆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从那天起,我上餐厅都是去红魁的窗口,他在或者不在,我都会一直前往……

有些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