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不知寒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苏璃不是人,她已死去几百年,但她仍然在人世间徘徊,似无根的浮萍,来去随风。

花开不知寒封面

第1章 洞房夜惊变



今日圣上最宠爱的公主大婚,满城同贺。待夜幕降临,白日的喧嚣渐退,新房内红烛摇曳,掀过盖头,饮过合卺酒,便挥退随侍众人。
“娘子今日受累了,可要先用过吃食?”男子语气轻柔。
女子轻轻摇头,“方才已用过些许”。
“如此,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便先安歇吧。”男子道,目光灼灼地盯着面前一身大红喜服的人。那女子却满面羞红,只低头不语。
男子心中得意面上却更显温柔,“阿妙”,灼热的气息喷薄在女子脸上,果见女子气息陡然凌乱。男子嘴角微微上扬,低头吻上那嫣红的朱唇,辗转流连,只吻得二人险些窒息过去才依依不舍的松开。
此时面前女子胸口起伏不定,娇喘连连,看得男子心神一荡,正待下一步动作,忽然瞥见门口似站着个人,心中暗道是哪个王八羔子这么不解风情听人墙角,正要怒斥一番,一转头却直接定住了。
“阮郎?”公主看向门口,却见那边并无异样,于是轻轻开口询问。
然被称为“阮郎”男子却仿佛并未听到,自顾自惊愕地开口“窈娘,你,你不是……你怎会出现在这?”他不敢说你不是死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此时他眼中满是恐惧,脸色也愈发苍白,他清楚地记得,窈娘已经死了,他亲眼看着她咽了气,并亲手埋了她,那么此时,他看到的只能是……鬼。想到这,他几欲昏厥。
公主听得“窈娘”两个字,仿佛一个晴天霹雳乍然在头顶炸开了花,被雷了个外焦里嫩。愣在了当场。
阮云甩甩脑袋,再定定神往门口看去,门口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什么窈娘。原来是虚惊一场?!再看公主愣在那,惊觉自己刚才说漏嘴,忙慌慌张张解释“公主,你听我解释……”
“来人!”公主显然没有听他解释的意思,直接对着门外喊道。
门应声而开,进来两个丫鬟。
“公主有什么吩咐?”俩丫鬟行礼后问道。
“驸马身子不适,带驸马到书房休息”。公主道。
丫鬟虽心有疑惑,面上却不显,抬手作出个请的姿势,“驸马请!”看似恭敬,实则强势,能在公主跟前伺候的,谁都不是省油的灯。
阮云无奈,只能行礼退下。
公主又喚来一侍卫,“你去查查一个叫窈娘的,她跟驸马是什么关系?”想了想又道“此事关乎皇家声誉,你知道该怎么做!”
“是,属下告退。”
京郊一座孤山上
“姐姐为何不让我杀了他?”说话的,不是窈娘是谁,而她口中的姐姐,便是身旁的女子,苏璃。
“杀了他作甚?那姓阮的胆敢欺骗皇家,如今事败,今生断无好下场,你又何苦徒增罪孽?”苏璃道。
“我只是觉得不甘心,我为了他抛弃家族,自毁前程,无名无分地跟在他身边,陪他吃苦,督促他上进……明明他已经状元及第,我们的好日子就在眼前,为何他要这般狠心,谋害我性命?”说着眼泪不住的往下掉。
苏璃叹了口气,还能是为了什么,“人心不足罢了”。
良久无言,苏璃本就不擅长安慰人,况且人心已伤,又岂是三言两语能安慰的好的?而且,很快窈娘就会饮下孟婆汤,入六道轮回,前尘往事皆会随风而去,迎接她的将是新的人生,那么此刻又有什么好安慰的?
孟婆汤中最重要的一味料就是忘川水,忘川水有抹去记忆的功效,不只是对小鬼,对三界众生皆有效,不过孟婆汤中还须加入人生六味,对应人生六苦。每一味的分量因人而异,倘若人生前行善,六味分量就会很小;倘若生前无恶不作,六味分量就会很重,是为前世之因,后世之果。
如窈娘一般生前从未作恶,死后也并无作恶的,嗯,死后去见了阮云一面,算不得作恶,窈娘的来生必是个有福之人。
正这么想着,眼前兀的出现两个……嗯,鬼影,苏璃忙屈膝行礼,道“常大哥,常二哥”。正是传说中的黑白无常。
“事情可办完了?”黑无常问道。
“已经办完了。”苏璃答,又道“多谢二位大哥通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