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雨朝歌

暮雨朝歌封面

第1章



翰林院,年迈的夫子正在给皇子们授课。

“十七皇子,当今天下有灾,百姓无粟可食,当如何?”“无粟可食,可食肉矣”十七皇子十分恭敬地答道。

学堂一片哗然;“放肆”夫子气得身体发抖。十七皇子―夏燕。自出世以来身体便无灵脉,政治谋略更是一塌糊涂。“八皇子,你的见解如何?”“当斩县令,振灾梁”八皇子负手而立。

“为何斩县令?”夫子问道。 “一则安民心,二则杀以震慑。百姓无粟可食其县令必贪污受贿,如若不然亦有罪,罪在使愚民暴动,当杀之以抚。不过,当今天下,何如此。父皇开运河以通南北,削千山以填孽海,筑长城以抵蛮夷。天下富足,百姓安康。“天象六城外,天下富足”“不错”夫子欣慰地笑了。“此子将来必有一番作为”再看看十七皇子,夫子无奈的摇了摇头。“今日授课至此”夫子迈着年迈的步子地走出了学堂。

“夫子走好”皇子们恭敬的送别夫子。四皇子夏邑晃悠悠地来到夏燕身旁;“吃肉的老十七,明日的狩猎大会一定要去啊,去年的‘指鹿为马’我可是记忆犹新啊哈哈哈”。“四,四哥,我,我一定,会,会去的”夏燕唯唯诺应道。

夏燕来到院子里,残破的房子让他感到一丝温暖。脸上已无刚才那副懦弱的神情。韬光养晦!夏朝那些皇子何惧哉,后天一重的实力足以在众多皇子中出类拔萃。真正忌惮的是皇子们背后的势力。臂如四皇子母后便是慕容家的人,而夏燕,母亲燕沐是北燕公主,夏朝灭燕后母亲自缢,自己的地位可想而知。至于夏皇,他是一个了不起的皇帝,但却是一个不尽责的父皇。夏皇夏苛,令诸神削千山以填孽海,开凿运河,筑长城,被称作千古一帝也不为过。

“岁暮了,不知道要装疯卖傻到什么时候”,夏燕望向皇室狩猎山;明日就是狩猎大会,只要在狩猎大会中表现突出就能获得父皇的关注,至时就不至于怎么狼狈了”。

“吱”木屋门被打开,从屋里拿出烧火棍。夏燕开始练剑,贫穷的十七皇子是没有剑的,至于为什么不用木剑之类的东西代替,原因很简单,这根烧火棍坚固无比,重量也刚好。“剑”指苍穹划向庭外竹林,竹絮飞落。俄而雪骤,“剑”影若影若现,一人一“剑”入雪无影。

雪停,“剑”收。转身走进屋里,半晌,袅袅炊烟升起。擦去脸上的污渍,夏燕开始晚饭。一壶浊酒,一碟冬笋,一碗米饭,‘吃肉的十七皇子’其实是吃不起肉的……





第2章



葬龙山,往日寂静的山岭中格外热闹。“吱”,夏燕推开木门。身负烧火棍的他迈着坚毅的步伐向葬龙山走去,“话说身负烧火棍是否有些许唐突”夏燕喃喃道。与此同时皇宫的大部分人都乘着各种飞行法器向葬龙山飞去;其中不乏一袭白衣,御剑飞行的皇子们。望着天空中飞行的身影,夏燕的肝似乎有些隐隐作痛,好不容易避开视线的夏燕终于来到了葬龙山的山脚。

葬龙山里灵气充足,适合修炼,这也导致这里衍生出来大批灵兽、妖兽。其中不乏后天五品妖皇。

狩猎大会的目的就是挑选夏朝内的天骄,根据猎杀妖兽的数量来划分奖赏,猎杀妖兽最多者可以得到一次朝圣的机会,并且可以向夏皇提出修炼上的问题;夏皇向来偏爱人才,况且能居榜首者又岂是等闲之辈,故有问必答且夏皇心情好的话会得到一笔不错的赏析,可能是高官厚禄也有可能是珍贵的法器。

夏燕到达时大部分天骄都在交流修炼经验,有的则是商讨结伴同行。“踏踏踏”远处传来了阵阵马蹄声,羽林军奔腾而至;紧接着空气中凝聚出了一道道影龙卫的身影,影龙卫单膝而跪。“轰”,天空降下一道紫霄神雷片刻一道身影逐渐出现,头冠紫钰,一袭龙袍,一股凌厉的气势漫开;夏皇,夏苛!夏皇右手一挥,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