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他是众人敬仰的大师,佛性通透,无欲无求;她是摇摆不定,痴缠于他的一大家闺秀;他们有自己的责任,于是一个追,一个避,结果又会如何?

第1章 壹 一夕枯荣如朝露



“一夕枯荣如朝露,一念劫缘终归尘。”她叫玉生,是官家小姐。此次前来朝音寺,寻着忘尘大师。
“大师,此签何解?”玉生俏俏的问着。
“世间万物,皆是定数。一切皆需顺其自然,随缘自适。”忘尘取过签,看了看朗声便道。
玉生对此回答并无好感,她端起忘尘刚刚泡好的茶,直接灌喉饮进。
忘尘淡淡的笑着,眼里有着俯瞰众生的平静。
玉生拿的,是他的杯子!
“大师,家父总说我不够温婉大方,端庄贤淑;所以不顾我的意愿撵我至此,就是不知大师,可否收留?”玉生眉眼弯弯,唇红齿白,璨然的笑着。
忘尘闻言只是扶袖,又倒了一杯茶。然后顺手取回自己带有清香的茶杯。
“阿弥陀佛!施主,一切皆需顺其自然,随缘自适。”
玉生顿了顿,他这是,同意了?
“多谢大师!”玉生恭敬道。
忘尘闭了闭眸,手里数着佛珠,见状,玉生也不好意思多待。
竹签放在石桌上,上面的字娟秀清丽,不难想到,那是谁所写。
在朝音寺住了十天,众僧对待玉生很是客气。
“大师,你看,今天我下了厨,你要不要尝尝?”玉生手里端着清粥小菜,她想,在这叨扰,也该有些回报才是。
“阿弥陀佛,施主不必如此。”忘尘每日都会在房里打坐几个时辰。玉生记得,他的动作一直未变过。
“无碍的。”玉生脸上一抹羞怯,她躲着悄悄看他,他眉眼柔和着,却还是未睁开眼。
“施主,贫僧心领了。只是,出家之人,莫要沾染俗尘。”他的意思,他为僧,六根清净,佛门素食。她做的再好,却是于理不合,他无福消受。
“知晓了,不会再这样了。”玉生眼里有什么划过,但她只是忍着,最后堪堪留下一句话,丢下饭食跑开了。
手里捻着的佛珠兀的顿住,忘尘念了声“阿弥陀佛”,那动作又恢复到如先前一般。
“师父,这饭食凉了可就不好了。”一僧推门而入,看见桌上渐渐冷掉的饭菜开口。
“入口一般,何谓不同?”忘尘抖开袈裟,盘膝而坐,却没有丝毫起身的意思。
一僧颔首,师父的话怎敢不听?
门又合上了,忘尘入定良久,终是下了床来。
“凉了。”喝了一口粥,忘尘温声,随即眸色却没有浮起太多变化,就着冷菜解决了一顿膳食。



第2章 贰 一夕枯荣如朝露【2】



青灯古佛,不变的是那份初心。
忘尘不知他是何时出的家,那记忆太过遥远,远到前生,远到遗忘。
自前天玉生下厨被他一番话说走了后,他便没有见过她。
“请问,忘尘大师有喜欢的东西吗?”玉生拉过一僧,一僧见是她,也只能颔首问好,抱着扫把任她拖走。
“阿弥陀佛!师父参悟佛法,佛经皆为好。”一僧告知与她,又抱着扫把回到院落,扫起落叶。
“扫也扫不尽,却还是不辞辛苦,这便是佛家的习性?”玉生她也只是在这待了不久,却感觉自己越发的心态平静,甚至,起了佛心。
推开门的那一刹那,房间里充斥着书香。
忘尘正在研读佛法,神情专注。
玉生搞不懂,为何室外姣好艳阳,他却要点着灯,紧闭着房门看书。
“大师!”玉生轻唤,却又注意到他卧榻上的袈裟。
他每日都会披着袈裟,淡然的或坐或立。今日这是怎么了?
“施主,阿弥陀佛!”忘尘回过神,视线却停留在经书上,没有丝毫的波动。
“大师,你看,这是我采的河灯!”玉生巧笑嫣然的将背在身后的河灯置在案桌上,瞬间,经文被河灯占据。
“施主,真是心灵手巧。”
得到忘尘一句夸奖,玉生还来不及笑,笑容变被忘尘的动作定格。
他白皙的手抚过河灯,玉生眼眨也不眨的盯着他,只是,他的手最终抓起了河灯长揽,提到了她的手中。
“施主拿好,贫僧心系经文,恐怕无法恭送施主。”忘尘翻开一页经书,手里没有疲倦的捻着佛珠。
“阿弥陀佛!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