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荒大帝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梗概

一句话梗概:为报灭族大仇血屠九天十地

少年出大荒,驭万兽,握混沌,掌生死,血屠九天十地,世人皆不容我,我便屠尽天下人!

第2章 宝血炼体



一头山岳般大小的狻猊被完完全全的分解出来,筋骨,皮毛,肉,精血!
其中筋骨可以拿来熬汤,加入些许灵药与之相搭配,熬炼出来的汤是补筋骨的大药!比之那些丹师炼制出来的灵丹还要管用。也可以用来炼器,兽骨可以用来炼制武器或者盾牌,兽筋可以用来炼制绳索或者弓弦。不管怎么使用,都是不可多得的神材!
皮毛可以用来炼制铠甲,其炼制出来的铠甲水火难侵,刀剑难伤!是极品的炼器材料!
至于它的肉,其内所更是蕴含着大量的精纯灵力,只是兽修所拥有的灵力都十分暴躁,只需稍加炼化便是一炉顶级大药!
最后是其最珍贵的精血,一头山岳般大小的狻猊,其精血提炼出来不过磨盘大小。若是修为高深者可以直接吞服或者吸收炼化,向苏寻这样初始修炼的少年可以用其辅以灵药,灵泉将之混合煮至沸腾,而后用其泡澡,更是可遇不可求的炼体宝药!
分解完成后,苏战将其余部分收起,取出一口大鼎,将那狻猊精血取出,只见那精血竟是幻化成一头迷你的狻猊,被苏战脱在掌心正不断挣扎张口喷出一道又一道雷电想要逃出生天,苏战一声冷哼直接一巴掌将其拍散,炼化掉其中的戾气之后将其投入大鼎中。
而后一拍腰间储物袋,顿时一道道神光璀璨的光球飞出,待的光芒散去,定眼一看,那光球之内竟是一株株珍贵的灵药,更有一些乌黑如碗口大小的蜘蛛,一两丈长的巨型蜈蚣,五彩斑斓的剧毒小蛇…
被他一股脑的全部丢进了大鼎内。而后单手自虚空一握,顿时一股灵气浓郁到极点的灵液自虚空浮现,流进大鼎中直到放满满满一鼎之后,整个院落内的灵气仿佛已经是枯竭了,这一鼎的灵气液体竟是抽空了整个院落中的所有灵气!
而后苏战张口一喷,一道赤红的火焰在鼎底浮现,渐渐的一鼎鲜红的精血逐渐沸腾,那些灵药慢慢被分解,然后融合在其中,那些毒虫则被熬炼出全身精华,最后被熬煮成渣…
苏寻在旁边看得小脸煞白,不断的咽着口水,悄悄摸摸的挪动双腿就想要开溜,刚一转身就被苏战从背后一把抓住衣领"嘿!小崽子,在老子眼皮下你也想溜,要是真被你溜掉了老子干脆找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
"嘿嘿,老爹,我这不是尿急想去尿个尿吗,你说要是待会儿给尿到鼎里去了该多脏。"苏寻讪讪一笑
"脏个球,你小时候还撒尿洗手来着,还撒尿合泥摸脸上来着。别给老子耍小心眼儿,这种机缘别人想求还求不来呢你他娘的竟然还想跑!看老子不打断你的腿!"苏战一脸恶狠狠的盯着苏寻,苏寻一脸尴尬的笑了笑。
"寻儿,我问你,你炼体几年了?"这时,旁边的孟婷开口了。
"四年了娘。"面对母亲苏寻还是挺乖巧的。
"错,是整整八年了,你自打一出生,你爹就每天用灵力为你洗刷经脉,更是用尽无数天材地宝为你洗精伐髓,打从你四岁开始便让你锻体,更是每隔两个月就出城一次为你猎杀各种强大的蛮荒凶兽取其精血为你沐浴。你可知这八年来你爹为你付出了多少?"孟婷的语气很淡,却是说得苏寻心里沉甸甸的。
他抬头看了看这扎髯大汉,眼圈一红,伸手搂住苏战的脖子,而后在他满脸胡须的脸庞上轻轻一吻…
"爹,孩儿知错了。你放心,孩儿不怕痛,孩儿一定努力修炼,不辜负你对我的期望!"
苏战被这么一弄心里的酸楚好像也一下子全冒了出来,想起这些年出城猎杀那些强大凶兽的凶险经历,还有儿子时常抱怨自己折磨他的样子。他也不经眼眶一红…不过现在看来,儿子终于也是长大了呢…终于能够明白他这当爹的苦心了。
"哼!终于明白老子的好了是不是,那就给我好好的待着,调息好状态,准备入鼎。若是吸收的圆满这一次就能让你突破炼体境晋入黄级!"苏战终究还是个粗犷的汉子,终究还是荒城四大家族之一苏家的最强者!虽然心中有千言万语,但是最终也只是这样不冷不淡的说了一句。
"黄级?我真能突破到黄级?"苏寻听到父亲这样说,心里的悲伤情绪顿时一扫而光,一脸激动的看着苏战。
"不错,你当老子这八年的努力是白费的吗?就算是头猪,经过老子八年如一日的细心栽培它也能成精了!更别说你还是个人!"苏战没好气的道。
苏寻一脸尴尬,嘴角不自然的抽了抽,却也没有再顶嘴,一脸严肃的盘膝坐地,开始调息起来。
对他来说,这次宝血锻体十分重要,是他和苏战八年来不懈努力的转折!成,则更上一层,成为一个真正的修士,若是不成,在想遇上一头纯血狻猊可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
约莫一炷香后,鼎内液体已经沸腾到了极致,各种宝药,精血,毒虫的精华都已经被熬炼出来融合在了一起。苏战撤去火焰,也不怕滚烫的水伤到苏寻,一把将他拎起来"准备好了吗?"
"来吧!"
苏战闻言,也不废话,一道灵力打入苏寻体内。而后将他丢进鼎内…
"噗通!"
"嗷呜!我嘞个擦!烫烫烫烫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
"哎哟!老子的皮裂开了!尼玛!全身都裂了!嗷呜!!"
虽然苏寻已经调息好了自身气息,做好了心里准备,他的体魄也足够强健,至少一锅滚烫的水是说什么也不可能烫着他的。可是他却是低估了这兽王宝血的威力!一头兽王境的纯血狻猊浑身的精血,哪怕被炼化了其中的戾气,又其实好相与的东西!
苏寻在怎么样也不过是一个八岁刚出头的孩子,一入水这种剧痛顿时让他一阵惨叫不断。
苏战脸色平淡,仿佛早已料到,孟婷也是神色如常,虽说他平日里怎么疼怎么爱他这个儿子,但是到了该修炼该认真的时候却是毫不心软。
再说鼎中,此时苏寻已经被那狻猊宝血冲击的皮开肉绽,一股股磅礴的灵力不断的随着他的肉身进去到他的体内,沿着他的经脉不停的绕周身运行,一圈,两圈,三圈…
一道又一道灵力在他体内运转了无数个周天之后他的身体终于开始达到一个饱和阶段。
此时,苏战自打苏寻出世起就为他洗刷经脉,锻造肉身的效果终于是显露了出来,如果说常人的经脉是一条小小的溪流的话,那么苏寻的经脉就是一条条长江大河!
一道道灵力不断涌进苏寻的体内,苏战事先打入苏寻体内的那道灵气便带领着他体内的灵力在一遍又一遍的在体内循环,从经脉,到血肉,再到身体里的每一寸细胞,此刻苏寻的全身每一个角落都充满了磅礴的灵力,他的身体对灵力的需求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饱和程度。
他的身子像是被充满了气的气球,开始不断的膨胀,膨胀,再膨胀。
"噗!"
一声轻响。
只见苏寻浑身上下突然迸发出一股漆黑如墨般的粘稠汁液!他的身子瞬间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恢复成原样。
一股刺鼻的恶臭从鼎内传出,苏战一闻,顿时一乐,他面带喜色 "成了!洗精伐髓,这才是真真正正的洗精伐髓!"
而此时那满满一鼎精血,其中灵气才不过被吸收了三分之一!
然后在随后的半个时辰中,这里充斥着苏寻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时而还参杂着一两声舒服的呻吟……
"嗷呜,还有完没完了啊啊啊啊啊!!"
"哎哟喂!爷的屁股!裂成十八半儿了!!啊啊啊啊啊!!!"
这是灵气不断洗刷他的肉身,将他的身体不断的撕裂又不断的被融化在精血中的灵药成分所恢复…就这样一直循环…
"哦哦哦哦哦!!爽!啊!!爽死少爷了!哦呵呵!"
这是灵力不断的进去到苏寻的体内,然后他身子不断膨胀而后将体内的杂质压缩出来的时候,每次体内噗的一声被压缩出来一大摊黑色液体的时候,苏寻就感觉身子一阵放松,感觉身子轻飘飘的,像是要立马羽化成仙了一般…但是一两个呼吸以后立马又陷入了无边的痛苦之中……
半个时辰以后,鼎内精血所蕴含的灵力已经只剩下三分之一,而苏寻体内已经不再有杂质被压缩出来,每一次他身子膨胀到极致,迸发出来的都是一阵阵的灵气!可以说现在他的身子几乎已经没有了任何杂质存在。他的皮肉也已经不再裂开,光滑白皙的皮肤上闪烁着如玉般的光泽。
这时,只见鼎外的苏战手中印法一改,他打入苏寻体内的那道灵气运转轨迹一顿时一改,直直的冲着他的丹田而去!
八年化茧,为的就是这一刻!
人的丹田在没有修炼至少都是封闭的。想要修炼就必须先感应天地灵气,而后吸收进入经脉,对丹田进行冲击。只有打破封锁丹田的桎梏才可以踏入修行的道路!
八年来,苏战用尽无数方法为苏寻锻体,让他的体内每一条经脉,每一个细胞中都充满灵力,但是因为丹田未开所以他不能调动,只能让那些灵力储存在体内滋养肉身。
丹田就好比是一个指挥所,好比人的大脑,而灵力就是人的四肢,如果大脑是死的那么任凭你四肢再怎么强大也是徒劳,毫无用处!
同样,如果丹田未开,任凭你体内灵力再怎么磅礴,体内经脉在怎么宽广,丹田不开灵力就无法运转!只能滞留在体内。
然而,苏寻的身体经过八年的改造,苏战耗费无数天材地宝用在他身上,他的丹田的坚固程度又岂是开玩笑的!
这种事情若是放在别人身上,多半这人也就沦为一个不能修炼的废人了。
但是倒了苏寻这里,却是一件好事。
丹田坚固就代表需要大量的灵力来冲击,寻常人若是只靠感应天地灵气与一些普通的灵药筑基,想要突破这层屏障完全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倒了苏寻这里,灵力?老子最不缺的就是灵力!不但如此,厚积薄发,十年磨一剑,一旦他的丹田屏障被冲破,他的丹田可以在一瞬间扩大到常人的数倍甚至是数十倍大小!!
一整头兽王境的纯血狻猊在老子手里,更别说他老爹那里还有大量顶级的天材地宝!不怕灵力不够用!就怕把他撑爆了!
不得不说,不管是修真界还是凡人世界,有一个强大的家族,有一个强大的爹,都是很有拼头的!
苏战打入苏寻体内的那道灵力此刻正一遍又一遍的冲击着苏寻的丹田。
"轰!"
"轰!"
苏寻仿佛都是能听到体内传来的阵阵轰鸣声,他盘膝坐在鼎内,极力的吸收着灵力,不断的迎合着这道灵力的撞击。
也不知冲击了多少遍,苏寻已经觉得丹田位置隐隐发麻了!此时鼎内的灵力也只剩下了不到三分一!
就在苏寻感觉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
"轰隆隆!!"
他只听见体内传来一连串的轰鸣声,而后就仿佛是有什么东西应声而碎一般。整个人飘飘然起来
方才还难以感应的天地灵气此刻在他的眼中是那么的清晰,他仿佛能够看到那些天地灵气一粒一粒的飘荡在空中,在飘过他身旁的时候被一股吸力吸入体内!
"轰!"
随着一声巨响,那大鼎应声而碎。一个约莫十丈高大的巨人破空而出,他凌空盘坐,双手合十放在胸前,一道道肉眼可见的光芒正不断的在他身上闪烁,而后被他吸收进入体内。
"天赋神通!"
苏战握紧双拳,一脸激动的看着半空中的那尊巨人,泪水不觉滑落下他的脸庞。
"老子为了这一天足足奋斗了八年!嘿!不愧是老子的儿子,刚一觉醒战神体就能化出十八丈高的法身!有老子当年的风范!"
这时盘坐在半空之中的苏寻印法一变,顿时这庭院内狂风大作,一道道灵力化成飓风疯狂的涌入他的体内!
数息过后,整整方圆数里之内仿若真空一般,这里的空气灵力竟然实在一瞬间被他吸了个精光,与此同时,范围内无数苏家子弟抬头望天,看向那盘坐虚空中的身影。
就在刚才那一刹,他们尽然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仿佛自身灵力不再是自己的,要破体而出一般!而显然,这一切就是因为那个盘坐在虚空中的那道身影。还好,这种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快,只有短短一息时间,如若不然,恐怕他们这一身苦苦修来的灵力今日就得为他人做了嫁衣!
苏寻此时缓缓睁开双眼,吐出一口浊气,只见他浑身闪烁着莹莹的淡黄色光芒,这正是修为突破炼体晋入黄级的特征!
他站起身,伸出手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现在这副模样,双手微微一握,向前一拳轰出
"砰!"
正前方的一坨巨石轰然爆碎,化成满天尘雾!
他微微一愣,而后眸子露出狂喜之色"这就是黄级境界所带来的力量吗?天地玄黄四大境界,我现在不过才是黄级一品,就能轻易一拳隔空轰碎这样一块巨石!我若是全力一击打在一个人身上又会是怎么样呢?
会被我一拳轰成渣吧?若是我拥有了天级的力量呢?" 苏寻痴痴的想着,呆在那里,良久,他满意的一笑,先不管以后的境界,至少现在,这个力量已经够用了!他握紧双拳,双眼微闭,深吸了一口气,而后身子迅速缩小。
苏寻从半空缓缓落下,只见苏战跟孟婷正一脸震惊的看着他,那眼神仿佛就像是在看一个怪物一样。
"老子究竟创造了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刚刚晋升黄级初期就能凌空而立的,老子是第一次见!!刚刚晋升黄级初期就能轻飘飘一拳不带丝毫灵力波动的隔空轰碎那么一块数万斤重的巨石的,老子还是第一次见!!刚刚晋升黄级初期就能一口气吸干方圆数里灵气的,老子还是特么的第一次见!!一个刚刚晋升黄级初期的人竟然差点从老子的体内吸走属于我的灵力!!!这他妈不是见没见过的问题!老子压根就没听说过!!"
此刻苏战的心里正在无声的咆哮……
这时苏寻走了过来。
"咚!"
苏寻也不在意苏战跟孟婷看他的眼神,直接走到二人面前跪了下来"爹,娘。孩儿突破了,从今往后孩儿就是一名真正的修士了!"苏寻话语有些颤抖,很显然他等着一天不知道等了有多久!
"以后,我还会变得更强,以后就由我来守护爹娘!"
"爹,你以后再也不用每天替我梳洗经脉了,也不用每隔两个月就为我进入大荒去冒险了!孩儿长大了!以后些事些情该我为你们做了!"
"若是以后有人胆敢伤害你们,若动你们一根汗毛,我就将他碎尸万段!"
"若敢动你们一根手指我就灭他满门!"
苏战夫妇看着跪在面前的儿子,这些略显幼稚与年少轻狂的话,他们听起来竟是如此的动听!
他们相视一笑,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欣慰"寻儿,快起来,修炼路途何其漫长,你现在才是黄级,连入门都还算不上,哪来那么多感慨,记得日后千万不可懈怠,需更加努力,才能有守护我们的资本。你明白吗?"孟婷欣慰的笑着,伸手去扶起苏寻。
"呵呵,我的好儿子真是长大了呢…"
"呵呵…"
"呵呵…"
夕阳下,一家三口互相对视,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皆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尽管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在笑什么…
…………………………



第3章 光靠吃就能突破的修炼



入夜,这是一片开阔的空地,放眼望去只见一大群高矮不一的巨人人正热火朝天的在忙活着什么…
"黑子,赶紧把锅架上,对!对!就是那口大黑锅,给它架火架上去。嗯,好!再去把那头双角魔犀搬过来…"
"蛮子,来,你力气大。去把那头啸天虎王给我拖过来…"
这是一些年长的人正在指挥后辈干活。
"二蛮,快来给我搭把手,把这块大石头放上去…"苏寻此时化身成一个十丈高的巨人,肩上扛着一块万斤重的巨石,对旁边一个满身横肉的少年道。
"嘿嘿,瓜娃子,战神体刚刚突破一层施展出来的法相,力气小着呢,怎么着,搬不动了吧?"少年双臂抱在胸前,笑眯眯的看着苏寻,也没有要去帮忙的样子。
"哎呦,我说蛮二哥,你就别寒掺我了,快来给我搭把手,这玩意儿确实重哇!"
苏寻苦着脸。
"哼哼,现在想起你蛮二哥的好了吧?"
少年,撇了撇嘴,伸手抱过那块巨石,然后转身放在身旁的一座巨石堆上。顺手从旁边拉过来一口乌漆墨黑的大锅架在上面。
他拍了拍手"行了,去跟大娘把那堆内脏搬过来…"
"得嘞,这就去!"苏寻嘿嘿一笑,转身走向一堆小山般大的内脏,然后一堆堆的搬过来放进锅里…
这些巨人全部都是苏家子弟。今天族里的那些个大人出城猎了九头强大的凶兽,然后把大家伙儿召集过来开开荤,补一补。
大家一听是九头兽王境界的稀罕玩意儿,全族六千多人,一个不拉,全都来了。于是乎就有了这么一出…
不多时,在六千多口人的集体忙碌下,准备工作也是渐渐的完成,一块块被切好的兽肉或被投放进锅里,或被架在火上…
然后那些修为比较高深的人吐出一道道颜色各异的真火开始烹饪起来,像这种强大凶兽的血肉,一般的凡火对它来说又怎么会有效。
约莫半柱香后,空地上传出阵阵肉香,引得人食指大动。
"咕噜…"
一些年小的孩子坐在一张宽大的石桌旁边,闻得肉香一个个肚子都发出咕噜咕噜的叫声。他们的身子都是正常人类的大小,显然因为年纪太小,境界还不够,所以还不能化身成巨人。
"爹!爹啊!怎么还没好啊!我都饿了!"
"对啊,奶奶,人家都饿了呢…还没好吗?"
………
一群孩子嘻嘻哈哈的正在玩耍,其中不乏一些等不及的,向着家里大人发问。
"好了,快好了…"
"嘿!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这瓜娃子,急什么?!"
"…………"
不多时,所有食物都已经烹饪完成,空地上面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一张张巨大的石桌,众人撤去法身,化作常人大小,十几人一桌围坐在一起…
石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灵果,灵酒。
酒香,肉香,伴随着灵果的香气混杂在一起,沁人心扉,大家都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众人都入座完毕之后,苏战站了起来
"今天我们意外猎得这九头凶兽,均是兽王境界的强大凶兽,其血肉中包含大量的精气,这些想必不用我多说大家都清楚,大家今天就给我放开了吃,放开了喝!吃饱喝足之后,都特么的给老子回家多生几个大胖小子!"苏战豪放的一番话说的在场不少少女脸色羞红,其中不少皆是抬头瞄了瞄自己的心上人…
语落,众人也不客气,分分开动。
"呔!你这瓜娃子!怎么刚一开始你就在吃那最没用的蓝灵果!那玩意儿漫山遍野都是,有什么好吃的!来尝一尝这貔貅的肉!"
"你知道个啥,饭前来枚果子,开胃!"
"………"
顿时,一阵话语嘈杂,各种笑声传来,热闹非凡。
苏寻坐在他父亲的身旁,他们这一桌人比较多,足足有二十八个。分别是苏战的八个兄弟和他们的家人…
"嘿!我说大哥,你可是生了个好儿子啊,今天这小子突破黄级的那场面,啧啧…"老四苏震天喝下一杯烈酒,看着苏战,一脸的羡慕。
"是啊大哥,寻儿可了不得啊,他才什么境界啊,刚刚突破黄级的小屁孩子,今儿个可是把我给吓得不轻啊,你不知道,当时我体内的灵力就仿佛不听我使唤了一样,拼命往外钻,吓得老子汗毛都竖起来了,我苏宁活了这么多年,遇上这种事儿,还是头一遭…"老九苏宁一脸古怪的看着苏战。
"老九,四哥,你们说啥呢。寻儿他怎么了?"其余几人住处离苏寻那比较远,显然是不知道今天下午发生的事。
"啧,几位哥哥,你们不知道,今天下午寻儿突破炼体境,达到黄级,啧!那阵仗…"说起这个,老九一脸唏嘘,喝了一口杯里的烈酒,跟他那几位不知情的哥哥说着。
"咳咳,那啥。这事儿也没啥,毕竟寻儿他有一个我这样一万年难得一见的天才老爹嘛,出色一点牛掰一点也是正常的……"苏战一脸臭屁…
其余众人看到苏战这幅模样,也不作怪,显然都已经习惯了,随口打了个哈哈也就不在追问,继续交杯换盏起来。
苏寻低着头,抽了抽嘴角,也不吱声,闷着头一个劲儿的吃。
时间就这样在众人哦哦欢声笑语中缓缓度过…
"轰!"
突然,苏寻身体上爆发出一阵磅礴的灵力波动,只见他双目紧闭,双手合十放在胸前,面露痛苦之色。
苏战哈哈一笑"怎么着,我就说吧,这小子真是把我的天才基因完完全全的遗传过去了啊!"
再说苏寻,此刻那些兽肉在他体内不断化开,形成一股股精纯的灵力流动在他的全身经脉之中,他不断运行体内灵力随着经脉运行,而后全部涌入丹田之中,奈何这灵力实在太多,显然不是他刚刚突破黄级的丹田所能承载的!
苏寻心里一阵委屈,心道老子这才吃了多少!刚刚吃了个半饱,这咋突然就爆发了,不应该啊!难不成是因为老子体质弱?
然而,现在可不是他应该分神的时候,苏寻这一分神,直接让那股灵力失控,而后尽数涌入他的丹田。
只见苏寻的肚子不断变大,高高鼓起,犹如一个孕妇般。这一幕把苏寻给吓得不轻,眼睛睁得老大,慌忙的叫了一声"老爹救我!"
苏战一脸笑眯眯的道"哈哈,我叫你小子吃那么多,撑死活该!"说话间,伸出一只手往苏寻丹田位置一拍,只见那高高鼓起的肚子瞬间缩小了回去。
一瞬间,苏寻只感觉自己丹田内的灵力一阵压缩,原本狂暴的灵力瞬间温和下来,并且比原来精纯了数倍有余。
正当苏寻刚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他脸色一变,只感觉一股灵力又从他体内化开,而后进去他的四肢,随着周身经脉运行一圈之后,又往着他的丹田涌了进去。
只见那刚刚缩小的肚子又一次被撑大了起来。
"哇,爹爹你快看,苏寻哥哥又怀宝宝了!"一个粉雕玉琢小女孩一脸惊讶的指着苏寻的肚子。
"噗嗤!"
他这一番天真无邪的话顿时引得众人一阵哄笑。
苏战也是哈哈一笑,而后又一次伸出手往苏寻肚子上一拍,然后他的肚子又恢复如初。然而,过了两个呼吸以后,他的肚子又一次鼓了起来…然后苏寻再拍…再鼓,再拍…
如此循环了十数次以后,刚刚被苏寻吃进去的那些兽肉中所蕴含的灵力终于是被炼化了去。
"呃…"
苏寻伸出手拍了拍肚子,打了一个长长的饱嗝。
此刻体内的灵力已经无比精纯,并且他的身体已经达到了饱和的状态。
他双眼微闭,盘膝坐在石凳上默默调动灵力运转。
约莫半柱香后,突然
"轰!"
只见一团闪烁着淡黄色光芒的灵力自苏寻体内喷发而出,而后他身上气势一变,竟是比刚才更加强大了一些…
他睁开双目,伸出手掌仔细的看了看,而后挠了挠头,嘿嘿一笑
"啊哈,好像一不小心就突破了呢…"
黄级二品!
刚刚的一顿狂吃直接让苏寻的修为高涨了一节。
然而周围团坐的众人并不觉得惊讶,因为他们就是这么过来的。厚积薄发,一旦突破,最少也是两个小台阶!
"呃,感觉又饿了呢…"
苏寻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苏战
"爹,我还可以在吃一点吗?"
苏战哈哈一笑"哈哈,可以,吃吧,能吃多少吃多少!有爹在,撑不死你的!"
苏寻闻言也是嘿嘿一笑,一把拖过来一条巨大的兽腿,也不讲究,直接开啃起来。
苏战看着吃得正香的苏寻,眼神微眯,心道"老子当年一口气突破到黄级七品,被誉为苏家万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不知道我这天才生的娃,能一口气干到几品呢?"
一般外界的修士对炼体境都不大在乎,只有少数人会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修行灵力之前锻体。
也不能说外界的修士不重视这一块,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有那么多的资源允许他们去这样挥霍。外界修士何其多,少说也有万亿之数!
积年累月下来,任凭外界土地再大,到了如今也是灵药难寻,更何况要去猎杀那些实力强大的凶兽又岂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也只有荒城里的这些战神后裔,生来便是肉身强大,而且占据了这百万里大荒中资源最丰富的地方,个个家中都有实力通天的长辈。
应了天时地利人和,自然也就走上了这么一条路。最重要的还是因为他们体内流淌着战神一族的血脉,而纯血的战神一族不修灵力,走的是肉身破万法的路,因为体内的血脉传承影响,荒城里的每一个人都会走上灵体双修这条路。
而炼体突破到黄级之后,因为之前对身体的不断锤炼,压榨自身潜质。所以一旦突破到黄级,只要有足够的灵力供应,自身资质足够高,就能一直突破!最差的也能突破到两三品。
没过多久,苏寻的身子又像先前一样膨胀起来,然后苏战又出手给他调解,就这样一直反复…
"轰!"
一团闪烁着更加璀璨光芒的灵力从苏寻体内爆出,然后他身上的气势徒然一涨。
黄级三品!

苏寻闭目调息了一下,然后再次继续…
"轰!"
黄级四品!
"轰!"
黄级五品!
在场的人也都是眼皮一跳,五品是个坎,很少有人能一口气冲到五品。因为一连突破三四品以后,体内灵力就会虚浮,若是再强行冲关的话就会影响到根基,得不偿失。一般人都是突破到三四品就结束了,少数的天才在经过调息之后能突破到五品,而像苏寻这样一口气冲到五品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可以说是万中无一!
然而,五品还不算完,只见苏寻微微闭目调息了一下,直接在众人目瞪口呆中纵身跳入一口大黑锅内…
显然是嫌这样吃来的太慢…
"我靠!苏战你到底造出来一个什么样的怪胎!"
"这娃子是要逆天啊!"
"苏寻哥哥好厉害…"
一阵惊呼声瞬间在这片空地上爆发开来。
苏战嘴角也是一阵抽搐,他也是没有想到,苏寻会给他那么大一个惊喜
在众人的注视下,不多时。又是一声哄响传出。
黄级六品!
苏寻盘坐在那口大黑锅里面,浑身浸泡在汤汁里面,源源不断的灵力不断的从四周渗透进他的体内。
此刻他正微微皱眉,突破黄级六品以后他感觉还游刃有余,完全没有到极限,他不断的吸收锅内汤汁中的灵力,身体慢慢达到饱和,然后就在他想要突破的时候却是怎么也突破不了,仿佛他的身体中有一道意志此刻直接掌管了他的身体,然后任凭他再怎么往身体里面吸取灵力也不见有丝毫反应,此刻他的身体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一般,不断的吸收着灵力,然而这些灵力最终却又不知道去了哪里,这让苏寻感到无比疑惑。
他想就此停止,可是却感到一阵无比的饥饿,尽管他不想再吃了,然而身体却驱使着他根本停不下来…
于是乎众人就看到了这么一幕,苏寻跳进一口大黑锅里面,然后不多时整整一锅的食物就被他吃的精光,锅内什么都没剩下,别说汤汁,就连油渍都被干干净净的!
吃完之后又奔向下一口…
众人看的无不目瞪口呆,苏战看的更是心惊肉跳,这可不是什么猪肉狗肉,这特么是兽王肉!这个吃法,换做常人早就被撑得爆体而亡了!
苏战此刻心底里那个担心啊,生怕那小子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给吃死了。真是那样,这个笑话可就闹大了,顶级天才被撑死…
说出去得让人笑掉大牙!
他黑着脸,嘴角不自然的抽搐着,忍不住提醒道:"寻儿,差不多就得了,别吃撑了!兽王宝肉虽好,可是吃多了可是会出大事的!"
苏寻那边正抱着一条烤的金黄的兽腿啃得正香,闻言一阵含糊不清的道:"我也不想吃了啊!但是我停不下来啊!爹你放心,我没事,感觉好得很!"
苏战闻言,摸了摸鼻子,虽然搞不清楚苏寻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但是也清楚自己儿子不是个傻子,不可能干出来把自己撑死的那种事情来,也就不再多言…
就这样,苏寻也不突破,就一直吃,一直吃,今晚,他化身成了一个无底洞,来多少他吃多少。
而到了此时,九头兽王已经只剩下了三头,其中两头是被他一个人吃完的。
众人看向他的目光已经不再是惊讶与震惊了,一个个如同看怪物一样的看着他。此刻所有人心中都有一个疑问。
这么多灵力被他摄入体内,但是他却没有突破,那么这股庞大的灵力究竟特么去哪了?
不止众人不解,就连身为当事人的苏寻同样也不明白,这股灵力到底去哪了?
他只感觉一股股灵力不断的被吸收进来,随着他的经脉运转,然后进去丹田,然后就没有了!就不见了!他根本找不到那股灵力去了哪里,仿佛就凭空消失了一般!
虽然搞不清楚这些灵力最终去了哪里,但是此刻他的内心是充满惊喜的,苏寻发现随着灵力不断的涌入,他的经脉也是越来越宽广,丹田内的灵力越来越精纯,刚刚提升上来,还有些虚浮的境界也渐渐稳定。
那些灵力虽然没有直接为他所用,但却改善了他体内的经脉,提纯了他丹田内的灵力!
随着时间不断的度过,剩下的三头兽王也是被他吃了个精光。
此刻所有人看向他的目光已经可以用呆滞来形容了,九头兽王,他一个人就吃了整整五头!五头山岳般巨大的兽王,放在一起都特么能形成一片山脉了,竟然被他一个人全吃了!
苏战此刻并没有像其余人一样,此刻这个平日里粗犷豪放的汉子正一脸凝重,双目中闪烁着骇人的光芒,他想起了苏寻刚出生时的情形…
苏寻刚刚出生的时候,一道白光闪烁天际,光耀整个大荒,当时被人认为是天伴异像,以证明苏寻的不同寻常。然而只有苏战夫妇才知道,那道白光是一个未知的东西,当时直接射入了苏寻的身体,绕是已苏战至尊境界的修为,费尽心思也查不出来那东西究竟去了哪里,究竟是什么。
后来随着苏寻慢慢长大,也并没有出现什么不妥的地方,这件事也慢慢的就被他们遗忘了。直到方才,苏寻一口气吃完五头兽王的时候,苏战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道白光中的东西。他转过头看向孟婷,发现妻子也是一脸凝重,甚至眼神中还带走些许恐慌,与孟婷对视一眼,冲她点了点头,示意她不用紧张。
就在这时,苏寻吃完最后一口兽王肉,张口打了一个长长的饱嗝,然后仰天就倒了下去…
"哗!"
一阵哗然声顿时爆发出来,众人脸上表情各异,十分精彩。
苏战本来就一颗心全都系在苏寻身上,此刻看见他倒了,直接一个闪身冲到他身边,一把将其抱住。细心的为他检查的一番身体,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反而体内经脉更加宽大了,肌肉也更加凝实,丹田内的灵力更加精纯。不由得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他冲着众人微微一笑"犬子并无大碍,只是一下吸收了那么多灵力有些只撑不住,多谢各位关心,我这就先带他回去休息了!"
随后一转身就消失在了人群中。
苏家,苏战的住宅。
苏战看着安详的躺在床上的苏寻,脸上露出一丝慈爱之色,只是他的双手却在不知不觉之间握紧…
"不管你是个什么东西,若是敢伤害我儿,老子就算身死道消也要把你揪出来碎尸万段!!"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