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香流连自芳菲(第一部)浮生纤梦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梗概

一句话梗概:本书为《花香流连自芳菲》系列第一部

是谁的眉间折花指尖谰话,巧笑倩兮恋闭月羞花心猿意马,相同执手蒹葭案枕芙蓉,弹到音断秋色洒,江山枫卷美如画,咫尺天涯。
以我举世无双,护你倾国倾城;以我倾国倾城,护你举世无双。以我君临天下,袖手乱世繁华;以我乱世繁华,袖手君临天下。
有了你,寡人还需要什么天下?因为——你,便是寡人的整个天下。
~~~~~~~~~~~
【花香引】
最长不过执念,最短不过流连
宋唐清
相逢便是为了相织,相离便是为了相缘。最美不过初相见,最思不过昨日缘,最笑不过红尘客,最难不过复少年。
三载缘,聚欢而散。斜阳笠,背驰相远,血噬红晕,独撒金葵娇。再度回望秋日萧瑟的西风悲凉,划过昔日的门窗,繁华落尽,芳菲查无,却道是别离故人早已变了模样。幽篁葱葱,亭院深深,梧桐锁住曾经的念想,蝶漪翩翩打破宛成的镜面,杜鹃啼去归至的呓语……一切的一切,都凝聚在思瘦的黄花的梦里。
也许没人会记得一中门前那一树星星点点的菡萏的黄花,粲然的回眸犹如伊人眼间盈盈的珠玉的流光,夹杂着心头血殷红微润的离殇,惆怅而又渺茫。我曾苦苦追逐黄花的梦,或是凋蔽的斑驳,或是喜乐的颤音,却终是未能如愿以偿,空落得摒烛悠叹中铭记这是是而非的意象。
而今日,我居然如愿相见!也许今日的黄花并非最美,但她的心中的故事的千千情结,不是所有花朵都能比拟得了的。她迷茫,迷茫得让人遗忘她曾经的模样;她太息,太息那风花雪月所凝结的孤苦的泪痕;她蹉跎,蹉跎着过去滞留过的烟雨江南的荣华。眉间一缕薄暮纱,放眼望去尽繁华。白驹过隙,韶华荒芜,如同那搁浅的一滩轻盈而沉重的梦,搓捻指间的沙华,谁会把相思放下,许我一袭红裳,灼伤天涯,从此岁月在我的年轮中流连,今生今世,了无牵挂?
子夜吴歌,深夜墨刹,满城风雨尽袭来,却沉醉于迷雾一般的黄花的梦里。婆娑雨泪,击碎了她曾呵护过的温婉的青瓷。她在风雨中倒下了,零落于滚滚红尘中。我本是人间烟雨惆怅客,怎堪待这般血泪绢帛白露重,令人踏削为泥?便是去愁罢!
我思忖这凋蔽的黄花,这玲珑得令人心生怜惜的模样,我是否还曾见过?
也许似曾相识。
三年前的初秋,我怀着渴望的心情伫立于这棵黄花树下。那时的她,花繁叶茂,无际的绿中透青,黄中透红,翻腾着松涛卷着的袅袅琴音。这是我的执念,我暗暗发誓,这所繁花似锦的学校,这所莘莘学子梦寐以求的学校,我终将属于她,她也终将属于我。
而如今,我也如愿了。踏着愉悦的脚步,徘徊在这殊途之上,却只闻昏鸦的喑啼,而不见黄花盛开的踪影。黄花,你去哪儿了呢?我低头相望,只见死去的孤苦而凄美的魂。
或许是我太过于执念,以至于遗忘了生命的流连。最长不过执念,最短不过流连,我所求不多,只望留住生命最美的边缘,青春最精彩的瞬间。在此陋作《留余散》,寄与分时泣,相见欢,岁岁勿相忘:
曲终人尽散,瑶琴旧亭间。
岁岁问苍穹,戚戚往回来。
拾花知花悔,扶叶晓叶泪。
相断号钟去,子期随风灰。
南有红豆国,血雨谢花飞。
江南折桂日,还却柳纷纷。
落红江亭静,皎皎寒壁影。
箜篌雕空月,朔朔古恨音。
夜色尽迷离,天明风霜清。
共看朝歌梦,漫漫休彼兮!(新入学所记,写于2015年9月乐山一中)

第1章 秋声诗赋几重怨,长恨歌息后梦歇



原创同人歌曲《一世清平》(韫华向)

作词曲:宋唐清

浮生空虚镜幻若花
蜉蝣空去静如薄纱
谁家秋后上灯时已晚
端看灯后人影飒飒

剪纸一窗隔岸灯花
轻叹一曲凡世佳话
听那乌篷渔船歌舟子
谁在吟当年的水调歌头

纵是暗香浮动
眉来眼去意空瘦
思忖莫回头
横看江水复东流

纵观天下具稽首
与尔世世共温柔
待那景明夜后
烟花湿衣透
横杆执手共邂逅



第1节 无心之失



凤阙高筑,九重擎天;华龙翔影,鹏姿升飞。秋后氲离,旧殆新奏。龘朝城中,承命殿内,那久夜不灭的明媚灯火,熏染着无边无际的暗夜笼罩下璨银的忘情幽魂,缥缈无形若仙逝。暗潮汹涌,照亮了真命天子皇图霸业的光辉前景,宛如孤胆英雄自焚的血泪;日辰归瞑,隐却无为恶徒负隅顽抗的痴痛癫狂,宛若石破天惊愤懑的呐喊。
搓捻指间流沙,慨感时世荒芜。这是岁月的蹉跎,逝愿的踌躇,时光的荏苒,王途的宿命;这是干涸的苦楚,无为的思量,琐碎的杂念,长眠的安宁;这是时代的勋章,史书的绝笔,风华的倜傥,久违的邂逅。我所求不多,只望用血肉之躯,万年枯骨,一笔一划,写下青史千载;一渲一染,泼下江山如画;一刻一按,记下勒石之功;一雕一琢,呈入华图新篇。
中秋之际,月圆之夜,那是苍天寄予不宁众生的一份薄礼,一份久违的安详,又像一根入肋经弦,紧绷在每个从戎之士的心中,思乡心切,爱国情深,不得永宁。在面临胜败终定的生死攸关之前,壮军宴上,红灯绿酒,一片喧哗。
觥幌便是交错迷离,人烟便是如海如织,丝竹便是应天接水,心绪便是烦闷冗杂。清酒入金樽,如琉璃幻彩,金鳞跃月,更显清冽。轻嗅香醇,拭味浓郁,暗芳袭人,遂一干二尽。刚入喉痛,然却感到五脏具焚,甚不惬意。帘首入地,屏倒于梁,倍感喧闹无常,我便决意离席出殿。
刚一起身,一绿衣少女迎了上来,步履轻微,面含笑意,双颊泛红,如春花新绽,桃李争艳。我定神细视,方才发现,来者并非旁人,而是我的贴身侍女——阿落。
少女阿落,原名杨落,香丘人氏。她是九岁来到我府上的。我没具体打听过她的身世,只听阿华说过,她也是个苦命的孩子,是个孤儿,感觉与她同病相连,便在心头将她默认为自己的亲妹妹,与她真诚相待,好生相处。阿落不仅有一副动人姿色,更有一颗怀柔济世的好心肠。她待人和善,总是将心比心,喜好花草,常会为此流泪伤情,因此少年的我在同阿华作诗“春红芳尽踪,秋枝木易落”时突发奇想,便给她取了个绰号——“木易落”。她也不生气,反而说自己很喜欢这个如诗般的名字,这道令我有些难言的愧疚。
一转眼,阿落已经跟了我五年。从懵懂的孩童到豆蔻之年的少女,内向的她逐渐变的心事重重,而容貌却愈加楚楚动人。今日宴上的阿落,虽依旧着那身普普通通的绿林寒烟缎织纱裙,但秀丽的容貌依旧夺人眼球。目炯炯,似皎杏洁如雪;唇艳艳,似夭桃秀如霞。手纤如韧,腰细如素,神安隐忍红豆楚;一弯叶眉掩唇笑,清水芙蓉连翩开,原是佳人徙步来。
“主子,您要走了吗?”阿落扶着似醉非醉的我,双眉微颦,惶恐不安道。
“怎么了,颜爱卿?可是这酒不好,不能尽兴?!”首席上,头顶冕冠,身着祥云九龙袍的文翔挑起眉,眼角内敛,悠闲地转动着手上的龙樽,似对我颇为不满。
全场骤然肃静,乐声皆止。只听见酒落溅地声嗒嗒作响。我料想定是这文翔又发脾气了,只好隐忍陪笑道:“哪里哪里,这可是用天驻山千古名泉——理明泉中的圣水经九九八十一天精心酿成的号称天下第一的名酒——驻仙酒,酒味香醇,回口浓郁。此乃稀世之品,进贡之宝,就连官宦贵族也未必能一品其美味。今日微臣托陛下之福,尽饮此酒,此乃万幸之事。只可惜微臣酒量甚小,一杯即醉,不敢再饮,想外出散散步,顺便驱驱酒劲,还望陛下允许。”
“哦,是吗?”文翔半信半疑,瞑目细思,“那便随你去罢。”
“谢陛下体恤,微臣告退。”我同阿落恭敬行礼,只见周围雪白的目光一片狐疑,遂携阿落速身而退。
至殿外,一阵清风袭来,惊竹动月。薄霜轻散,星辰微撒,菊香袭人,秋雾撩枝,沁人心脾,好不惬意!瞬觉目明耳清,口伶齿俐,俗世杂音付之一炬,只留下虫孑的低吟与飞雁的高啼,以及老树秃丫颓废的黯然,还有那瑟瑟红枫蝶舞的伶仃,赪尾锦鲤的漫游,碧盘玉轮的潜底,都如同行云流水般豪放与释然。一份久违的淡泊与恬静在我心头油然而生。
“主子,您的玉佩怎么不见了?”阿落的话音甚是轻微,但却令我头脑轰然一震。
“玉佩?!我不是先前挂在这里——咦?!怎么不见了!去哪了呢?”我摸了摸腰间,除双虎令牌和倒挂的水灵剑外,别无他物,心中顿时一紧,“难不成是落在了那里?”
“主子所指的是?”阿落疑惑不解。
“辰坤台。”在同阿落一起前往承命殿前,我嫌时间太长,便与阿落在那里小憩了一会儿,也许,玉佩就在那里丢的。现在不知道能否找回来,只能说但愿如此吧。毕竟,那是块独特,精致的玉佩。娘亲曾说过,它是上天给予我临世的寄礼与馈赠,是不可多得的奇珍异宝。的确,如此华美的玉佩,是个连王侯将相平生都从未见过的旷世之作。六面雕蝠,四面镶金,双面刻花,中间还夹杂着一块鲜明光洁的红玛瑙,里面还蕴藏着一株菡萏的曼珠沙华,尾部八角流苏垂下,于半相截,由一螣蛇珠帘收拢,束成一簇工整的银角叶片,泛出时隐时现的光芒,曜曜生辉。
“阿落,我们去辰坤台吧。”我无奈地向身后的阿落说到。说实在的,我对此并不抱太大希望。
“嗯。”阿落点点头,目光灼灼,焦急如焚。
我与阿落,两人一起,就这样失魂落魄地迷茫地走着,走着,走在通向辰坤台的小路上。曾经繁华的宫围玉苑,放眼望去,满是秋祭的沧桑。
只有我自己明白:我所寻非宝,所寻非玉,而是宝中之凄梦,玉中之荒忆。



第2节 月降寒霜



(预告:颜良娣前往辰坤台寻宝,正正撞上了在辰坤台上弹琴的文宇轩。且看一对cp之间的调情。(其实也不算啦))

附注



作者为高中党,学习任务紧,因此更新较慢,希望各位耐心等待。一个星期几乎会更1--2次。另外,本文为耽美倾向,若有不喜着慎入。本书纯原创,起草于作者初二时,版权有限,请勿抄袭!人物会逐个增加。若感兴趣可加作者qq:1115024276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