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仙起源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梗概

一句话梗概:人生最美是思想,江湖最美是寻仙。

犹记得当年项少龙穿越还是需要理由的。可是后来穿越的人多了,理由什么的也都见鬼去了。秦寻是无奈的,因为他根本就不想穿越。可谁让他一不小心成了主角呢?好了,既然你穿越了,那你就做些穿越者该做的事吧!

第2章 章开始



庆元历323年,天边一颗流星燃烧了半边天后消失在了西方的天宇。天司监一群大臣开始他们忙碌的一夜,测星位、查黄历,探星路,翻史料,计算宫格卦象,直到第二天的寅时仍旧没有什么结果。眼看再有一个时辰就要开早朝了,如果那个时候他们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章程。只怕皇帝陛下那里不好交代。

新上任的天司监大司马当然不希望如此。于是请来了早已告老的兰老头。兰老头并不是什么官宦贵族,他只是在年轻的时候看守了天司监30年而已。而且在这30年里他伺候了8位大司马,耳濡目染之下慢慢的竟也成为了一位星象卜学大家,后来皇帝听说了他,想要让他成为下一任大司马,他却是提前告老婉拒了皇帝的盛情。皇帝没有办法,手中拟好的诏书一把撕去,暗骂一声不识抬举,便也不再理会这兰老头。

兰老头虽已告老但是在天司监还是有些朋友的,像这位新上任的大司马,曾经就和兰老头请教过古星图,两人的关系也还不错。晨光下的兰老头对着测星仪凝视许久,最后看了一眼天司监中大臣们的卜辞,提笔写下一封奏折交于大司马,便一人离去了。

与此同时蜀山上的宫宇前也有一人抬头凝视。只见这人道士打扮,眉毛和胡子都已经垂到胸前,然而腰杆笔直似是一把冲天之剑要把这苍穹捅出个窟窿来。这名老道可不是凡人,而是三大仙门中蜀山的掌门人——姬云双。

在这片大陆上正邪并存仙魔共舞,道门三大领袖:蜀山、昆仑、酆都为正道牛耳带领正道制衡邪道,使得妖魔不敢为祸人间。姬云双既为蜀山掌门一身法力便是少有人及,剑术更是号称三界第一无人敢试其锋芒。然而就是这么一位通天人物,今晚竟也因那天边的流星困惑不已,在山巅一站就是三个时辰。

夜里的狂风撕碎山间的雾气撞向山巅,姬云双负手身后就那样站在那里,肆虐的狂风却连他的衣角都掀不起来。

狂风依旧,呼啸声中带来的一丝琴音传到了姬云双的耳中。听闻晚风带来的琴音,姬云双闭上了精光闪烁的双目,再一睁眼却如离玄之箭急翔至对面的山颠。

山巅上有一块长条状巨石,巨石上有一把九玄古琴,弹琴的是一位七八岁的道童。飞身而至的姬云双化身一道流光闪现在道童的身旁,道童先一惊,定神一看是蜀山掌门再是一诧,赶紧起身行礼口中喊道:“师父”

“芹儿,你入门多久了?”

“回师父,已经三年了。”

“三年,仅仅三年你就达到神清一汽的境界了。奇才……”老道一声赞叹却是让道童受宠若惊。

“不敢不敢,是师父教的好,没有师父,何来弟子。”

“好,明日为师传你绝天剑如何?”

道童听到这一句可是吓坏了:“不,不,不,师父,弟子承受不起。”

“哦?为何?”

“长幼有序弟子之上还有师兄,无论如何也轮不到弟子接管绝天剑,师父这万万不可啊。”小童彻底陷入了惶恐之中,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已磕在了地上。

姬云双附身扶起道童,“芹儿,你可知道我蜀山有三把绝世仙剑?”

“是的,弟子知道,这三把绝世仙剑是仿制上古诛仙剑阵的四把仙剑而造,但因诛仙剑太过凶煞所以门中前辈只是仿制了其中三把,三把仙剑却是不圆满,先辈们认为不配再用诛仙四剑命名,于是把三把仿制的剑分别改名为绝天、绝狱、绝情。而且蜀山历代掌门都只掌管绝天剑。”

“不错,芹儿,绝天剑是我蜀山的掌门信物,我把它传与你,你当知师父之用意。”

“弟子正是知道才不敢接下绝天剑,绝天剑乃蜀山掌门信物,弟子何德何能再说大师兄平日对弟子照顾有加,山上所有的师兄弟都知道只有大师兄才是......”

“行了你不要说了,师父这样安排必有师父的用意。难道你要违抗师命吗?”姬云双这样一说,小童又再次双膝跪下,“弟子不敢,弟子的命是师傅救的,弟子无论如何都不会违背师父的。”

姬云双看着地下跪着的小童,目光中似是有些不忍,但是很快他的眼神又重新坚定。

“从今往后你便改姓姬,是我姬云双的入室弟子,明日搬到紫霄峰来吧。”说完这句话姬云双甩出一把飞剑,飞剑在空中打个旋瞬间掠过姬云双的双脚,带着姬云双向天际飞去。小童,呃不,是姬芹。姬芹羡慕的看着师父脚下的飞剑,想象着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和师父一样仅凭一把飞剑笑傲天下......

空气中冰冷的雪花伴随着阳光翩翩起舞,一辆马车缓缓的行驶在一条冰道上。冰道极为宽广,马车于冰道之上缓缓行走,似是凌空而行,行走于天地之间。

“爹爹,明明是六月份的天气刚才还热得很现在怎么突然这么冷啊。而且天空还平白无故的下起来了雪,爹爹这个地方怎么这么奇怪啊。”

“呵呵,这里是上昆仑山的寒穹道,天下三大歧途,昆仑寒穹道,蜀山的蜀道,酆都黄泉路,它们都极为难走,难于上青天。其中寒穹道以寒冷难耐著名。现在你知道爹爹为什么让你带着御寒的衣服了吧。”

马车内坐着一对父女,女儿有十一二岁的样子,父亲四十出头,两人身上均是绒毛裘衣父亲搂着女儿给女儿讲一些自己年轻时候的趣事偶尔引来女儿阵阵欢笑,小女孩清脆的笑声响荡在寒冷的穹道上。马车就这样走着,不紧不慢,但是马车的车沿上却没有驾车的马夫,拉着车子的是两只高头骏马一路走来连一声嘶鸣都没有,只是自顾自的埋头赶路。

而这个时候同为三大仙宗的酆都鬼城缓缓的打开了大门,大门后是一片黑洞洞的虚无,门后的黑暗仿佛连接着另一个空间又仿佛是一只巨兽的大口随时都要择人而噬。

然而从这虚无的黑暗中走出来的却并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一只穿着白色靴子的脚首先从门里面踏了出来,紧接着是儒袍的下摆再然后是一把画有风林山水的扇子、消瘦的上身、精致的脸颊、最后出来的是插有玉簪的发髻。

“妈的,老子终于从这鬼地方跑出来了,从今以后老子就自由了。哎呀,不好不好,非礼勿言,非礼勿言我怎么就爆粗口了呢?子曰:呃,子曰:......他妈的,去他妈的什么子,老子自由了。哈哈哈哈哈哈”
……
秦寻苏醒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可是他宁可相信自己还在做梦。因为醒来后的他发现自己穿越了,只不过此时的他只有八岁,很显然他穿越到了一个小孩子的身上。
“嘶~呼”
秦寻使劲的呼吸一下,把脑袋里的懵懂和空白暂时放下,空洞的眼睛恢复了一点光彩。
“这他妈的算什么事,谁能告诉我这他妈的算怎么回事啊!”
穿越并不是所有人都会遇到的,也并不是所有人都会镇定处之的。秦寻在上一世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吃尽了苦头努力生活。现在突然让他再次成为一个小孩重新活一边。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