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白云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梗概

一句话梗概:校园酥酥文

他与她,早就相见,却再次相恋。
他与她,青梅竹马,依记得前言。

第。而女生们的结果确是,他比校草差那么一点一点,一群校草党的女生们便对这个男孩子失去了兴趣,更别说男孩子了,压根都没在意。班主任让同学们都安静了下来,便拍了拍那男孩子的肩膀,对那个男孩说:“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男孩点点头,笑道:“君逸轩。”他的笑如同三月的春风,带着微微磁性的声音很好听。
班上有几个不是校草党的女生都惊呼了一下,包括班花,王芽雅。苏紫悦听到了这个名字后猛地一下抬起了头,把一边的语文老师吓了一跳,看苏紫悦不再害怕了,便也松开了手。苏紫悦暗暗的想:君逸轩,这个名字好熟悉,好像,我曾经认识过他一样。
当苏紫悦对上君逸轩的双目时,君逸轩也对上了她的双目,两人都身体一怔,语文老师又吓了一跳,抬起了双手,结果看到苏紫悦平静了,也便放了下来。君逸轩向苏紫悦做了一个鬼脸,苏紫悦愣了几秒中,脑海里浮现出一个鬼脸,不由笑了出来。
班主任看了看四周,终于把目光定到了苏紫悦的身上,苏紫悦吓的马上低下头,全身颤抖起来,班主任似乎非常不甘心的对君逸轩说到:“你就坐到苏紫悦同学的旁边吧。”
这一下惊呆了所有的人,有的同学暗暗的笑起来,有的同学碰碰自己的同桌,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情景,而苏紫悦惊的抬起了头。
也的确上初中了,老师怕同学们早恋便让男生和男生坐一起,女生和女生坐一起,虽然说他们忽视了同性恋,可是这是全校唯一的一对被老师安排到一起的男女啊,所以别人能不想入非非吗?
君逸轩点点头快步走到苏紫悦面前,坐了下来对苏紫悦说:“哈咯,又见面了。”说完还不忘对苏紫悦做一个鬼脸,苏紫悦笑了出来说到:“好久不见,君逸轩。”
没错,他们认识,而且,很熟。




第2节 第二朵白云



“哥哥,蓝天哥哥,等等我。”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剪着妹妹头,穿着公主裙,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兔子的布偶,急急忙忙的想要跟上前面那个小男孩的步伐。
“白云,你要自己赶上我才行噢,我是不会等你的。”小男孩头也没回的对身后的女孩子说到,很明显,这个男孩子在生气。
小女孩急急忙忙的跑上去,想要牵起男孩的小手,但是男孩却加快了脚步,让女孩连他的衣角都没碰上。女孩子停了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起来,男孩却依旧没有回头。结果,男孩子的爸爸和女孩子的妈妈赶了过来。
男孩子的爸爸二话不说就脱下男孩子的裤子,打起他的屁股来,结果,男孩子也哇的一下哭了起来。
女孩子的妈妈一边安慰女孩子,一边劝导男孩子的爸爸,结果,两个小孩都一起哭着,哭的没完没了,倒是苦了女孩子的妈妈。
这是男孩子第一次挨打,估计男孩子多半是不记得了,而女孩子却还记得清清楚楚。但是唯一不足的是,女孩子想不起来了,那一天,男孩子为什么要生气。
苏紫悦在床上想着今天的日子,不由痴痴的笑了出来。今天是星期六,是个好日子,苏紫悦也舒了一口气,不用再看到班主任那嘴脸了。
本来苏紫悦还很高兴的但是她起身的时候,发现了身下的不对。她看见了身下的一滩红色。
“啊!”苏紫悦的叫声恐怕是响彻了整个大楼,苏紫悦的妈妈,急急忙忙的敲着苏紫悦的房门。苏紫悦缩在穿的一角上不停的哭泣。
苏紫悦的妈妈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钥匙,打开了苏紫悦的房门,急急忙忙的对苏紫悦说:“出什么事了,苏苏!”
苏紫悦哽咽的对妈妈说:“妈!我是不是要死了……”
苏紫悦的妈妈奇怪的看着苏紫悦,可是她看到床上的那一滩血,就明了了是怎么一回事,苏紫悦的妈妈笑了出来。结果,苏紫悦哭的更凶了。
之后,苏紫悦的妈妈告诉了苏紫悦所有的事情,苏紫悦听着糊里糊涂的,但是,她知道她已经是大女孩了。
苏紫悦梳洗了以后,在客厅的电话响了起来。苏紫悦捧了一把温水洗了洗脸,就跑去接电话。
“苏苏,猜猜我是谁?”电话那一头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苏紫悦硬是愣了半响。
“萧青!”苏紫悦大声叫起来,高兴的快要蹦起来了,因为,萧青是她的好闺蜜,而且在一个学校,可惜,不在一个班,所以,很少见面。
“苏苏,我在你家楼下,等会下来哦!”苏紫悦马上放下电话,跑去阳台看,冷冷的风吹拂着苏紫悦的衣角,她向楼下望去,看见楼下一个扎着马尾辫,留着齐刘海的女生对苏紫悦招手。苏紫悦马上跑回屋,拿起了电话:“萧青,等我一下噢,我马上下去!”说罢挂断了电话,回到屋子里换上一身淡蓝色和白色相间的长袖,又披了一件厚厚实实的白色外套,穿上深蓝色的牛仔裤。然后又找了一个白色的包包,随手放进手机和钱包,又跑到厕所拿出几片“白面包”小心翼翼的放到包包的夹层里面。
“苏苏,出去玩要小心点哦!”厨房里苏紫悦的妈妈的声音传来,苏紫悦应了一声,便顺手拿起牛奶,一口喝下去,又拿起几块母亲做好的小汉堡,对在厨房的妈妈说了一句:“妈,我走了。”
“路上小心!”苏紫悦在关了家门以后才听到妈妈的这句话,便大喊道:“我知道啦!”说罢便健步如飞的跑下楼去了。
苏紫悦妈妈在家里感叹,苏紫悦终于成为一个大女孩了,不由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这时候家里的电话铃声又响了,苏紫悦妈妈甩掉手上的水珠,在围裙上擦了擦,走到客厅去接电话。电话刚刚接起来,就听到了电话那一头传来一个好听的男声:“辛儿,我在B城找到了一个更好的工作,年薪有四十多万,这比原来的好多了!也不用你天天熬夜写小说养家糊口了。对了过一段时间,带着孩子一起搬过来吧。”不知道现在苏紫悦的妈妈脸上的表情,只知道,一滴泪顺着她的脸庞落下。
“苏苏,你怎么这么慢啊我等了你整整5分钟!”箫青在一旁抱怨到。
“因为,我……那个来了……”苏紫悦小心翼翼的说。
“苏紫悦,不至于吧,我来了都五年了,你现在才来!”箫青一脸恐惧的看着苏紫悦。
这一吼不要紧,关键是旁人都以惊叹的目光看着箫青。
“箫青,淑女淑女……”苏紫悦做了一个手试叫她安心,果然,这丫依旧很在意这件事。
小学的时候,这个好闺蜜就是因为这件事大闹了一场,说是要变成淑女,要苏紫悦教她。结果,第二天,班上的童鞋们都跟见了鬼似的看着箫青,尤其是男生们,因为萧青本来就漂亮,这么一淑女下来就是一个绝色大美人。还有她的好哥们们也终于注意到了箫青都性别。可惜江山难改,本性难移。这个计划最终还是在箫青的一气之下给冲破了,真是善哉善哉。
“苏苏,我们今天去看电影吧!”箫青笑着看着她。
“好啊,看什么呢?”苏紫悦问道。
“京城81号。怎么样,没听说过吧!”箫青狡猾的问道。
“恩,确实没听说过。”苏紫悦点点头。
“我就知道!”箫青的鼻子翘的老高:“这可是去年的老电影了。”
苏紫悦“扑哧”一下笑了出来,虽然苏紫悦的长相不是最上等的,但是依旧是很漂亮的。其实在初一的时候,班花还没有转过来的时候,班上的男生还悄悄地给她安了一个班花的称号,只是苏紫悦不知道罢了。
“行啦,别笑了,我们走吧。”箫青白眼一翻,招了招手,苏紫悦小跑着跟了上来。
然后他们成功的赶上了十一路,走去了电影院。
而萧青一到电影院就准备跑去买票,结果苏紫悦却一把拉过了萧青,萧青本来想问苏紫悦干什么的,结果她看到了在一根柱子上,写着京城81号是今年暑假七月份才上映。
“好吧,那我们七月份再来看吧。”萧青吐了吐舌头,苏紫悦点了点头,心想,七月,放假了吧。
突然苏紫悦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苏紫悦赶快在包包里翻出手机,上面的来电显示是她妈妈。
“喂,妈。”苏紫悦小心翼翼的说道。
“你爸爸打电话过来了。”苏紫悦的妈妈和颜悦色的说。
“真的?”苏紫悦快要高兴的蹦起来了。
“是的,我们要搬去B城。”苏紫悦妈妈的声音有一点点激动。
“这么说,我们马上就可以天天见到爸爸了?”苏紫悦激动的快要哭出来了,而萧青拉了她一下,意示她边走边说。
“妈妈有一个最后的希望。”苏紫悦的妈妈摸了摸眼角的泪水用颤抖的声音跟苏紫悦说:“B城的孩子们各个学习都很厉害,妈妈希望你可以在期中考试之前转到那所学校之前能好好学习,在B城的那所学校考个第一。”
“好,我答应妈。”苏紫悦回答了她妈妈:“妈不说了,回家再说吧。”
“嗯,好的。”
苏紫悦挂断了电话,萧青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问到:“苏苏,怎么了?”
苏紫悦看到了一家叫爱恋的咖啡厅,一把将萧青拉了进去。她们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了。服务员拿起了茶单,苏紫悦要了两杯焦糖玛奇朵。
“我们一家要去B城了。”苏紫悦双手交叉着放在桌子上,看着萧青说道。
“不会吧!”萧青被震惊了:“你暑假还回来么?”萧青小心的问。
“回来。”苏紫悦点了点头:“但是我妈叫我要考全校第一。”
“啊!”萧青接过服务员手里的咖啡。
“这也不是什么问题,但是,我有点怕,因为我那个来了。而我们班的班主任,总是对我说很轻浮的话……”
“你可以住校,这样子有更多时间学习,至于那个班主任,防着他一点就好啦。看那个女孩不是校花和素琴吗?”
苏紫悦顺着萧青的手看过去,她果然看到了那个女孩,可是,她同时也看到了一个人。
眼前的这个男孩子有点小帅。接近古铜色的皮肤,如星辰一般的双眸,挺拔的鼻梁,性感的薄唇,还有哪完美比例的身高。是君逸轩!他怎么在这!苏紫悦身下一僵,突然,他看到了和素琴的手抓住了君逸轩的手,在说着什么,豆大的眼泪滚了下来。
苏紫悦呆住了,因为她看到君逸轩面色沉重的抽出手擦掉了和素琴的泪水。
苏紫悦脑袋里一片空白。
苏紫悦双脚颤动,不由自主的走了上去,给了君逸轩一巴掌。和素琴惊诧的看着她大喊道:“你干嘛!”
而君逸轩则是看着苏紫悦,眼睛里有几分戏虐,他知道苏紫悦是吃醋了,但是苏紫悦在打完他那一巴掌后,魂不守舍的跑了,萧青在后面追着。
这时苏紫悦的脑海里只剩下一片空白。
这是楼梯,下楼梯。苏紫悦摔了下去,她的右脚,崴了。




第3节 第三朵白云



苏紫悦一个人拿着拐杖,艰难的去上学。妈妈写的请假条在荷包里放着,请了八天。苏紫悦对此很高兴,她没有让妈妈签那个来了的特殊请假条,反而让她请了一年只有三次的病假条。妈妈对此表示深切的怀疑。而苏紫悦只是笑一笑,就过去了。顺便她还把要住宿的事情告诉了她妈妈,妈妈同意了。
当苏紫悦把病假条给班主任看时,手都在颤抖,班主任狐疑的看着她问道:“你确定要请这么长时间?”
苏紫悦的心都快要蹦出来了,这时一个好听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来,带着微微的沙哑:“班主任你可别忘记了,苏紫悦是练舞蹈的,脚伤了,是对跳舞特别不好的,所以只有好好养脚,不然到时候舞跳不好了,你可付不了这责。”
苏紫悦回过头看声音的来源,她看到了君逸轩靠在门槛上,阳光洒在他那件并不好看却洗的很干净的校服上,真的很像白马王子,苏紫悦便不由自主的连连点头,她怎么就忘了跳舞这件事呢,不由感激的看了看君逸轩,结果依旧看到的是君逸轩对她做的一个鬼脸,这不是蓝天常做的怪脸吗?还记得白云那个可爱的小姑娘再第一次看见这个怪脸时还被吓哭了呢!
苏紫悦不由轻声笑了出来,但她一下子就想起了和素琴,脸又以最快的速度垮下来了。然后她看了君逸轩一眼,接过假条,然后又掏出住宿费给了班主任,班主任精光一闪,因为现在住宿的人不多,而且住宿费是只有一半上交的。他快速批了一个住宿条,眼里闪过贪婪的光芒。君逸轩皱了皱眉头,苏紫悦却直接就走了。
班主任的目光转向了君逸轩,他很反感这个比他长得帅,而且家里比较有钱有势,而且跟他可爱的苏紫悦坐在一起的人。
“你找我干嘛啊!”班主任没好气的问道。
君逸轩脑袋一转,从钱包里掏出住宿费:“我也要住宿。”
班主任也给他开了一个条子,君逸轩接过条子轻轻对他说了一句:“你打了和素琴的注意,对吗,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还准备做什么是吧!你知道她是谁吗?”
班主任惊恐的摇摇头。
“和氏,太少见了吧,和素琴是我的表妹哦。”君逸轩脸上露出阴险的表情。
“更不要得罪苏紫悦,你要小心。”说完君逸轩头也不会的走了,班主任的汗水像豆大的珍珠一般滚落下来。
看到君逸轩走出了办公室门,班主任“呸”的一声吐了一口痰在地上,并伸出脚将它不停的踩虐,好似这就是君逸轩一样。
君逸轩回到教室,看到了苏紫悦一个人在窗边背书,阳光洒在她那白校服上,煞是好看,君逸轩便快步走了过去,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凑到苏紫悦的耳边小心翼翼的对她说:“和素琴是我表妹。”
苏紫悦的身子震了一下,连忙拿起笔,在桌子中间画了一条三八线,对君逸轩说:“不要超过这一个线,我管和素琴是你谁啊。”顺便还翻了一个白眼。
君逸轩苦笑了一下。
一个星期过去了,君逸轩果然不出所料没有超过那条线,搞得班上像看苏紫悦和君逸轩擦出爱情火花以后,被班主任拆开从而使着小两口不能在一起的同学们失望了,因为是初三,大家很快也就遗忘了看好戏,步入考试,学习的行列当中去了。
而且苏紫悦每天都跟班上的女同学一起去宿舍,班主任也没再找过苏紫悦,说一些轻薄的话,而且她还认识了几个好室友,也许是上天有意,她和萧青居然在一个宿舍,而且她还认识了萧青现在的好朋友,隔壁寝室的方蓓贝。
今天又是星期六,苏紫悦心情大好。她在门口的小卖部买了一包一块钱的薯片,高兴的吃起来。提着小包,喝着最喜欢喝的薄荷茉香奶茶。而萧青则在一边喝草莓味的奶茶,顺便还蹭一点苏紫悦的薯片。夕阳的光辉照在她们的身上,又为她们拖上了长长的影子,街边的人,往来匆匆,不过也有人,时不时看看着两位,还算比较漂亮的美人。
“你那天打的人我可调查清楚了哦,呵呵,是君逸轩,他可是我们学校公认的温柔王子哦,虽然不是极品,也没有校草帅,但在我们学校的那一群渣渣们里还是脱颖而出了。你和他什么关系啊!”萧青舔了舔手指上的薯片残渣,对着苏紫悦坏笑到。顺手又拿了一片薯片。
“啊!你问这个干嘛!”苏紫悦的脸刷的一下红了下来,喝了一大口奶茶。
“现在他可是和校花和素琴是现在学校公认的一对哦。”萧青撞了一下苏紫悦的肩膀,好奇的看着她。
“你从哪里听说的,他们是表兄妹,表兄妹!”苏紫悦的脸,更红了。
“哎?苏苏?你也聊八卦啊!噢,我知道了,你不会喜欢他吧!”萧青看着苏紫悦坏笑着问道。
“滚!怎么可能!我和他是同桌,我问了一下他,和素琴是谁,他就告诉我了,还有我不聊八卦。萧青,你可以当007了。”苏紫悦郁闷的喝了一大口奶茶。
“那你干嘛打他?”箫青又眯起贼眼问道。
“因为,因为,他玷污了所有好看男生的形象。”苏紫悦的脸,像小苹果一样红。
箫青笑笑,心想:我后天就把这个秘密传遍学校,说苏紫悦喜欢君逸轩,为了君逸轩不惜打了和素琴一巴掌,而且和素琴是君逸轩的表妹,萧青偷偷笑了起来,暗想:我就要把你们两个凑到一起,顺便开心的抓起了一大把薯片。
“我们等会去你家看快乐大本营吧!”苏紫悦看看空空如野的薯片袋子,苦笑着对萧青说。
“嗯好啊。”萧青点了点头,牵起了苏紫悦的手。苏紫悦把吃完了的薯片袋子扔到了垃圾桶里,而萧青趁苏紫悦不注意,喝了一口苏紫悦的薄荷茉香奶茶。
“味道还不错吗!难怪你喜欢喝。”萧青,舔了舔嘴唇对苏紫悦说到。
“萧青!你个卑鄙小人!把你的奶茶拿来!我也要喝!”苏紫悦伸手去抢萧青的奶茶,结果,萧青一躲,苏紫悦扑了一个空。
“有本事你来拿啊~”萧青耍赖皮的对苏紫悦说到。
“萧青!站住!”苏紫悦,追着萧青跑起来。
“苏苏疯啦!救命啊!”萧青也跑了起来,还不忘记在一边添乱。大街上的人都看着她们。夕阳,照在她们的身上,两个可爱的女孩子带着笑脸,在大街上奔跑着。



第4节 第四朵白云



“白云,白云!”一个小男孩幼稚的声音传来,白云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看见蓝天睡在旁边。
“怎么了,蓝天哥哥?”白云揉了揉眼睛,看着她身旁的蓝天。很奇怪,每一次幼儿园要求午睡,白云只有蓝天陪着才能安安心心的午睡,搞得老师们手足无措,只好让他们睡在一起,而蓝天每一次在睡觉的时候,便唱妈妈最爱唱的摇篮曲给白云听,直到白云睡着。
“起床了,小懒虫!”蓝天呵呵的笑道。
突然,美妙的音乐传进苏紫悦的耳朵,苏紫悦听了以后,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这一首摇篮曲摇篮曲,她在哪听过。萧青看到苏紫悦不跑了,便三步并做两步的走到苏紫悦的面前,问道:“怎么了?苏苏?”
她看着苏紫悦朝着发出摇篮曲的餐厅走去,也快步跟了上去。
这是一家叫竹玉藤的餐厅,是以藤蔓为主,藤蔓做的秋千椅,藤蔓缠绕的桌子,藤蔓部往四周。
这时后,一个影子闯入了苏紫悦的眼帘,她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确定这不是梦时,向着一个穿着西装打着领结的中年男人飞奔过去,嘴里还叫着:“爸爸!”
没错,这个帅气的中年男子是苏紫悦的爸爸。
苏紫悦的爸爸摸了摸苏紫悦的小脑袋,而萧青则是很有礼貌的说了一声:“叔叔好!”
苏紫悦的爸爸对萧青点了点头,顺便打量起了萧青。一双乌黑的眼睛,高挺的鼻子,红红的樱桃小嘴,巴掌大小的圆脸,雪白色的肌肤微微泛黄,脸上干干净净的很是漂亮。苏紫悦的爸爸感觉这个女孩子好像在哪里见过,感觉很像他的一位故人。
“你是萧挽儿的女儿吧!”突然,苏紫悦的爸爸冒出来这一句话。苏紫悦回过头看着萧青,萧青的脸上露出了少许不自然的脸色。
“是的叔叔,我的妈妈是叫萧挽儿。”萧青点了点头,很快就垂下头,不敢看苏紫悦的爸爸。
“阿姨知不知道呢?”苏紫悦的爸爸又问到,萧青摇了摇头。
“你妈妈没有告诉过你什么吗?关于我们?”苏紫悦的爸爸说到,苏紫悦惊诧的看着爸爸。
“没有,但是我知道一点,我的哥哥跟我没有血缘关系。”萧青暗暗的说,苏紫悦的爸爸点了点头,反问道:“你想知道当年的事吗?你想知道你的亲生父亲是谁吗?”
萧青看着苏紫悦的爸爸坚定的点了点头,苏紫悦的爸爸暗暗叹了一口气:“说出来有一点伤人,你亲爸爸大概没多久就要出来了吧。”萧青身子一怔。
苏紫悦的爸爸摸了摸萧青的头,拉着她们坐到了一个靠窗的座位上,缓缓的说了起来:“我和你妈妈还有苏紫悦的妈妈还有你爸爸都是很早的故交好友,没想到,你们两个也成为了好朋友。我们在高中认识,那时候,我和萧挽儿订了娃娃亲,而你爸爸喜欢萧挽儿,也就是你妈妈,而苏紫悦的妈妈喜欢我。我喜欢萧挽儿。而萧挽儿却不知道喜欢谁。我和苏紫悦的妈妈是你爸爸和妈妈的学长和学姐。”
萧青看了看苏紫悦说到:“我们爸妈就是好朋友啊!难怪我们也是好朋友。”脸上有憋不住的笑意。
苏紫悦白了萧青一眼,她知道这时候萧青虽然看上去轻松,还在开玩笑,其实她的心一定是异常的沉重的。
“后来,我和萧挽儿订了婚,结果她告诉我,她怀了你,萧青。我问她是谁的,她不告诉我,你可知道吗?她那时候还在上高三,才十七岁,虽然还有一个月就满十八,但是她还是未成年!我告诉了你的爸爸,你的爸爸去问她,你的妈妈告诉了他,那个人是谁,叫筱玉。但是,她反悔了。”苏紫悦的爸爸苦笑着说,苏紫悦不可置信的看了看爸爸和萧青。
“我和你的爸爸一起去找你的亲生父亲,但是他却及其不负责任的对萧挽儿说:不过就是一个女人,既然怀了我的孩子,就打了去,顺便告诉你,我对你早已不感兴趣了。”苏紫悦的爸爸缓缓地说:“ 那时候,萧挽儿异常的伤心,后来,她去法院告了他,强奸未成年人,她亲手将他送上了法院,并且动用了萧家的关系将刑期判到了十四年。”他拿起了水杯,萧青看着他,没有说话。
“那时候,你的爸爸在外面也有了孩子,是一个小姐的,他告诉那个小姐,把孩子生下来,他养。那时候你爸爸十九,和小姐生了孩子,也就是你那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大你一个月的哥哥,筱庆,而且据说,你的爸爸和你的亲生爸爸是很小就认识的哥们。”苏紫悦的爸爸喝了一口水,慢慢地说。
“你妈妈把你生下来以后,想起了我,但是,我已经和苏紫悦的妈妈结婚了,她怀上了苏紫悦,你的爸爸在这时候跟你的妈妈提出,在一起,让你有一个爸爸,他的儿子,有一个妈妈。萧挽儿,她同意了。”
萧青沉默了,过了一会,她抬起头看着苏紫悦的爸爸,暗暗道:“谢谢叔叔,我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情了。”
萧青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入夜,萧青没有给苏紫悦打电话,苏紫悦看着座机看了半天,回到了房间,锁上了门,看着那一桌子的作业,深吸了一口气,点亮那一盏橘黄色的灯,拿起笔,写了起来,落笔只有沙沙声。橘黄色的灯,把苏紫悦的影子拖着很长很长。




第5节 第五朵白云



一个月过去了。
时间在飞快的流逝,窗外的小树枝上的叶子,也开始密密麻麻起来。
快期中考试了,当然,苏紫悦,也要走了。君逸轩,这个帅气的男孩子似乎还不知道这个消息。一个月了,自君逸轩告诉苏紫悦和素琴是谁后的两个星期,他们不再闹矛盾了,而且,箫青似乎也没有把这个绯闻穿出去,而且依旧每天笑嘻嘻的回宿舍,和一个没事人一样。他们两和好的原因是因为,君逸轩带给了苏紫悦,她最喜欢吃的话梅。他们桌子中间的那一条三八线也没了。君逸轩经常和苏紫悦赌,赌苏紫悦不敢怎么样,不可能怎么样,比如,上课举十次手,追着老师问问题,再比如,在教室里吃话梅,考试考入全班前十。
在第一次小考的时候,君逸轩本来不打算做题的,因为,他还记得他们一起写的故事。在小学的时候,第一次小考,蓝天考了全班第一,而白云却考了全班倒数,这让白云很不高兴,因为白云没有蓝天那么厉害。从此,蓝天再也没有做过题,没有考过试,一直到小学二年级,蓝天转走的时候。
蓝天不知道,他转走了以后,白云一直都是年级第一。当然,君逸轩依旧以为,苏紫悦的自尊心应该是比较强的。但是,她可能会和小白云一样不允许自己比她考的高,同时,他也不想自己超过了苏紫悦,苏紫悦为此而伤心。他就想起来了,小蓝天为小白云所做的事,想要和蓝天一样,放弃考试。然后,他就把头埋在胳膊之中,准备睡觉。但是,苏紫悦在看到老师拿着卷子进来的时候,苏紫悦看着君逸轩,她便知道了,估计这小子是想起蓝天白云的事了,不然怎么会放弃考试,他以为她真是强势的小白云啊!当然,从这时候开始,他们的赌注生涯就开始了。
“君逸轩。”苏紫悦碰了碰君逸轩的胳膊,君逸轩回过头,看着她。
“我们来打一个赌吧!”苏紫悦看着君逸轩的浩目说道。
“打什么赌?”君逸轩那带着一点磁性的声音从她耳边响起。
“我赌,你不敢考试,若是你考了,那么我就……”苏紫悦绞尽脑汁的想着。
“请我吃一样东西。”君逸轩看着苏紫悦可爱的样子,心里满是感动,轻轻的说出了赌注。
苏紫悦点了点头,看着君逸轩笑了起来。
从这以后,便有了各种各样的赌注,而苏紫悦的成绩也在君逸轩的帮助和赌下,渐渐有了很大的起色。从班上最后一名,到了班上前十,年级前一百。为此,苏紫悦的妈妈非常欣慰,也在她耳边叨叨,说马上就可以转学了。再加上苏紫悦这段时间每天熬夜挑战,成绩应该会和原来差不了多少了。然而,苏紫悦的妈妈好像还不知道君逸轩回来了,因为,她的眼中只有苏紫悦的爸爸。苏紫悦一听说转学,她就想起了她说好要请君逸轩喝咖啡的,就在星期六。
今天是星期六,苏紫悦请君逸轩来到爱恋,喝咖啡。她看到了君逸轩的手里拿着一个小本子,不由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啊!”君逸轩拿起那个本子,她看到了本子上,用铅笔歪歪扭扭的写着几个大字:蓝天白云,白云蓝天。
苏紫悦不由扑哧的一下笑了出来,君逸轩挠了挠头发,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一样干笑了几下,苏紫悦问道:“这个,你写完了?”脸上,还有意犹未尽的笑意。
“没有,有些可能写的不好,给你看一看,再帮忙改一下。”君逸轩笑了起来,好像很开心。苏紫悦点了点头,接下了本子。
他们互相没有说话,只是品着手中的咖啡。
苏紫悦打开那歪歪扭扭的写着蓝天白云的故事的本子,入眼,便是一个小男孩歪歪扭扭的字。
蓝天:今天,我见到了白云,那一个可爱的女孩子,爸爸妈妈说她是我的未婚妻,我好喜欢她,我好希望可以快一点长大,可以早一点娶到她。
接下来是一个女孩子的字。
白云:今天,我见到了蓝天,他是一个帅帅的哥哥,爸爸妈妈说他是我的未婚夫,我好喜欢他,我好希望可以快一点长大,可以早一点嫁给他。
接下来,是男孩子,女孩子交替的字,他们的字,都越来越好看。
蓝天:今天,白云把一直给我吃的鸡蛋给了旁边的一个男孩,我本来没有不高兴的,但是,那个男孩却说:“你家小媳妇移情别恋了!”我生气了,那是她第一次想要牵我的手,我却毫不留情的甩开了她,结果,我挨打了。
白云:今天,蓝天生气了,我却不知道为什么,可是他甩开了我的手,他还挨了打,好伤心哦……
苏紫悦看到这里时不由笑了出来,对着看着他的君逸轩说:“原来是怎么一回事啊,你说说,小蓝天怎么就这样小心眼呢?”
君逸轩尴尬的笑笑,继续喝着杯子里的咖啡。
苏紫悦则是接着往下看去。
蓝天:今天,我要转学了,我没有对白云说,我怕她伤心,我也怕自己不忍心留她一个人。
白云:
苏紫悦又往后翻了几页,白云的那一页都好好的留着在,苏紫悦又抬头问道:“为什么不写白云的呢?君逸轩笑了笑:“蓝天白云的故事,如果是我一个人来写就真的不好玩了,它是我们两的作品,必须要我们两来完成不是么?”
苏紫悦笑了笑,找服务员结了账,背上包包,将蓝天白云放进包包里,对着君逸轩说道:“走吧!”
“我送你回家。”君逸轩说道。
“不用了,我挤公汽好了。”苏紫悦将脸颊旁的一缕碎发陇到耳后。
“我陪你挤公汽。”君逸轩摸了摸苏紫悦的头说道。
苏紫悦只好举手投降。
公汽站人很多,每一辆车来时都有拥挤的人潮,君逸轩看了看,便一把牵起苏紫悦的手。苏紫悦楞了一下,这是她第一次牵他的手,准确来说,在很早以前有一次,但是,只是指尖和手掌相碰了一下,而这一次,她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他那大大的手掌,带着一点点他常常打羽毛球留下来的老茧的手掌,传来的他的体温。她突然好希望,他能这样就这样,一直牵着她的手,保护着她,她好希望,他们要等的车能一直不来。
可是现实,是残酷的。
他们等的车是两分钟一班的,他们很快就上了车,苏紫悦坐在前面,君逸轩坐在她的身后,就这样静静的,他们也互相不说话。
早已正时夕阳,光晕如同一位美丽的出嫁女子的红妆,她走过树林,走过小巷,走过高楼大厦,称得姑娘的脸庞红似火,好似要羞涩地让这个世界只剩下她的呼吸和心跳。车上的人早已寥寥无几,美丽的火烧云印在玻璃上,如同一朵盛开的玫瑰花饱含浓香,小鸟在不远处的电线上叽叽喳喳,不一会儿便飞回家中。
苏紫悦到家了,她轻轻地站了起来,而她身后的君逸轩也站了起来,而苏紫悦却摇摇头,意识他坐下,她知道,终点站便是他的家。
苏紫悦缓步走下公交车,在站台,回过头看车上的再向她招手的君逸轩,不由也笑了笑,向他挥挥手。她想起来了,自己要走的事还没有告诉他,正张开嘴,车子便开走了,没有等她的最后一句话就走了,而君逸轩也没在回头。苏紫悦笑了笑,这一次她要做蓝天了,离别没说再见的蓝天。
而当她回过头时看到了妈妈,妈妈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滚落下来。
“这就是你要出去的原因?”妈妈用手捂着嘴道。
“妈妈,他是……”苏紫悦还没说完就感到眼前一黑,脸上火辣辣的。
苏紫悦楞了几秒钟。
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滚落。
看着妈妈远去的背影轻轻地说:“妈……他是君逸轩啊……”




第6节 第六朵白云



橘黄色的灯亮着,苏紫悦一个人缩在被窝里啜泣,她挨打了,第一次挨打,爸爸在不停的敲门,劝苏紫悦吃一点东西,最后妈妈也来敲门。苏紫悦的妈妈拿来苏紫悦房门的钥匙准备开锁,但是苏紫悦的爸爸一把拦下了她:“这孩子是第一次挨打,不过我认为今天的事应该有原因的,让她一个人静一静,她想清楚了,便会告诉我们的。”
苏紫悦的妈妈点点头,放下了钥匙。
苏紫悦掏出了手机,拨通了萧青的电话。
“嘟嘟嘟嘟……”
苏紫悦挂了电话,手里拿着手机,安安静静地睡着了。
半夜,手机响了起来,苏紫悦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是一条短信,上面写着:
苏苏:
明天出来一趟吧,我想再看看你,顺便让你看看我的哥哥筱庆。
爱你的萧青
苏紫悦嘴角勾起一抹笑,回答到。
好的。
但是,第二天,她等到的是萧青意外坠楼的消息,她看到了他的哥哥筱庆,很阳光,很帅,和萧青一样。她去问他怎么一回事,他说,今天早上,苏紫悦班上的班花王芽雅说要萧青和她们一起来陷害苏紫悦,把她从君逸轩的身边搞走,但是萧青不同意,然后她们便拿刀威胁萧青,然后萧青便跳楼了。萧青是从二楼跳下来的,虽然下面有一对塑料袋垫着,但是萧青还是撞着了头,王芽雅她们被吓了一跳,逃走了。
苏紫悦的眼泪又哗哗的流了下来。
她离开了医院,拨通了君逸轩的电话,含着泪说道:“君逸轩,我在人民医院,能过来一下吗?”
君逸轩果然被吓着了,慌忙的回答道:“我马上就过来。”
苏紫悦关掉了手机,站在门口静静地等着。
微风吹拂着她的衣角,苏紫悦看了看手机,抹了抹眼泪。
今天是八号,再还有两天,苏紫悦就要走了。突然,一个老爷爷在苏紫悦生后拍了拍她,问道:“小姑娘,你知道中心广场怎么走吗?”
苏紫悦看着老爷爷点了点头道:“直走,过一个十字路口,然后在直走,有一条小巷,穿过小巷,就到了。”
老爷爷摇摇头捶了捶背道:“人老了,不中用了,小姑娘,你能带我一趟吗?”
苏紫悦点了点头,拿出手机迅速给君逸轩发了一条短信:
君逸轩:
我要送一个老人去中心广场,你从人民医院走的话,哪里有一条小巷,你再哪里等我好了。
苏紫悦
然后苏紫悦把手机放到包包里,拍了拍脸,然后对老人说请,老人点点头问到:“小姑娘是对你的男朋友发信息吗?”
苏紫悦的脸刷一下的就红了,连忙摇摇头,可是老人却继续感叹道:“如果他还是个男人,就应该在女人最危险的时候找到她,可惜我当年没找到,现在落的孤身一人,哎……”
苏紫悦大惊道:“老爷爷,你为什么这么说?”
老人捶了捶背,看着前方的十字路口,说道:“你有兴趣听我的故事?”
苏紫悦点了点头,老人问到:“小姑娘,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苏紫悦点了点头:“我叫苏紫悦,小苏打的苏,紫色的紫,欣悦的悦。”
老人说:“小姑娘的名字跟我当年喜欢的那个女孩的名字很像啊。”
苏紫悦问到:“哪位老奶奶叫什么名字呢?”
老人看了看绿了的灯,抬起脚走道:“她叫舒芷玥。舒心的舒,芷兰的芷,王字旁一个月的玥。”
苏紫悦暗暗惊呼,居然名字的读音这么像。她看了看老人,老人苦笑着。
“她当年被一个喜欢她的富家子弟拉到小巷里……然后,我得到消息,太晚,赶过去,太晚,然后,她嫁给了他。”老人看着这长长的小巷,说道:“小姑娘,你还是不要过去好了。”
苏紫悦摇摇头,道:“不了,老爷爷,我送你。”
然后扶着老人穿过了小巷,老人接着说:“我今天去是要见见她的。早恋是不好的,但是,早恋是浪漫的。小姑娘,如果那个人他爱你,那么他就应该及时赶到,他就应该为你付出全部。”
苏紫悦脑海里是君逸轩的影子,心里不由默默想到:如果把事情换在我身上,他会不会来的急救我呢?
在跟老人分手后,苏紫悦一个人走在长巷,拨通了君逸轩的号码道:“喂?我在小巷口。”没有说完就感觉眼前一黑,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痛,头疼。这是苏紫悦醒来后的第一感觉,我是在哪里呀,苏紫悦慢慢地把手放在头上然后轻轻的说道。对了君逸轩,她想起了什么,没错她有跟君逸轩说在小巷口等她,那么她现在是在哪儿?她看到了橙黄色的灯光在一旁忽闪忽闪,她看到一个男人。那个男人脸上有一条疤痕,煞是吓人。
“你是谁!”苏紫月四周看看,想起了,那时候。
校花和素琴和苏紫悦都是一个数学老师带的,那个数学老师是一个很好的人,他总是一心一意的辅导苏紫悦的功课。
而苏紫悦也会时不时的帮帮老师改作业。
可是那一天,在放学的那一天,苏紫悦照常去数学老师办公室帮他改作业,苏紫悦哼着小曲,在进门的那一瞬,被一个人敲晕了头。
当她醒来时,眼前只有一片黑暗,很黑很黑,黑到没有尽头。
苏紫悦只能小心翼翼地蜷缩着身体,要把自己缩成一团。
也许是几个小时,有可能是一天,苏紫悦就被这样关着,没有食物,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她只感觉,她要死掉了。
当门开启的那一霎那,苏紫悦以为得救了,因为她看到了数学老师,她兴奋不已,但那数学老师的一句话击破了她所有的期望:“苏紫悦,你犯了错,这里是地下解刨室,从今天开始,你要在这里关上三天。”
她看了看四周,没错,这里是地下解刨室,真的是的,她听说过,但是没有听说有谁被关在这里过,毕竟,这里是给别的医馆里的医生,解刨人尸体的地方。但她不知道她犯了什么错。什么错可以让她在这里关这么久。
“没关系,你想出去的话,叫你父母交上一百万就好了。”数学老师一笑道。
苏紫悦在那时候真的绝望了,绝望的只想死。
后来,又被关进了一个女生,叫和素琴。
再后来,苏紫悦快要饿到虚脱了的时候,有人发现了她们。
其中一个是一个让苏紫悦看着很熟悉的男孩,还有一个就是是语文老师。
苏紫悦只知道,朦胧中,那个男孩抱走了和素琴,语文老师抱走了她。
后来,数学老师被调走了。苏紫悦却也不知道那个男孩是谁,她只知道,这一切都是那个男孩干的。
再后来,她的成绩飞快的掉下来,再后来,她遇到了君逸轩。
恶臭味不断涌进苏紫悦的鼻腔,让她想起来了这一段痛苦的回忆。
她只感到浑身冰冷,仿佛她又回到了那个时候,那个她被关在地下解刨室的时候。
她现在只希望,又谁来救救她,快来救救她。
当她的精神快崩溃的那一瞬间,门被踢开了。
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熟悉到,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就是这个身影一样,她突然明白了。
她呆呆的看着他和那个男人撕打,她看到了从门口冲出来拉开他们的王芽雅。
然后,她被他抱了起来,她看清了他的脸。是君逸轩,她突然想起了那个老爷爷说的那一句话。“小姑娘,如果那个人他爱你,那么他就应该及时赶到,他就应该为你付出全部。”
此时,那个老爷爷看着小巷,笑到:“吉人自有天象,你说对吧,老伴。”
他抚摸着刚刚得到的一个小盒子,拿着拐杖颤颤巍巍的离开了。



第7节 蓝天白云



君逸轩把苏紫悦送进了医院,并通知了苏紫悦的爸爸妈妈,他们很快就赶到了。当苏紫悦的妈妈看到君逸轩时,她还没有开口问,就听他说到:“阿姨,我是君逸轩,好久不见。”
苏紫悦的爸爸愣了一下,问到:“你是……”还没说完,君逸轩就回答道:“没错,我是的。”
苏紫悦躺在床上,她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蓝天牵着白云,一步一步走着,从几岁的小孩,到几分青涩的少男少女,到他们结婚,到他们生下第一个孩子,到他们老去,看着他们的孩子结婚,到他们死去。故事里,变了很多,唯一不变的,是他们的手一直牵着,一直一直。
苏紫悦满满睁开了眼,她看到了君逸轩。
“君逸轩,我决定了,那个故事,我们要一直一直写下去,我刚刚就梦到了他们的成长,他们的结局。”苏紫悦回想着那个梦,心底满满是甜蜜。
“结局好吗。”君逸轩问道。
“好啊,非常好。”苏紫悦笑到。
夕阳,照在两人笑意甜甜的脸上,泛着淡淡的红晕与柔光,似乎要把一切托付给对方。
一个月后。
“你们看过蓝天白云没?好好看的一部小说呢!”
“看过看过!据说写这个的作者都是一男一女呢!”
“好浪漫!这是我看过的最好看的一步小说!”
“对啊对啊,结局忒感人了点。”
“好希望能把它翻成电视剧啊!”
“那我一定第一个去追。”
“那还用问。”
“今天的天气也好好,有白云和蓝天!”
“真的!”
几个女孩一起抬头,看着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阳光斜斜的射下,照在她们的脸上,照进了她们的眼底。
“妈”苏紫悦在飞机上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到:“我们还会回来吗?”
苏紫悦的妈妈看着她笑道:“怎么,还没走就想回来了?”
苏紫悦笑而不语。
“妈,我希望,你可以像以前一样叫我小名,而不是叫我苏苏。”
在一旁打瞌睡的爸爸被惊醒了。
而妈妈在不停的沉默。
“看!飞机!”刚刚的一个女孩指着天空划过的飞机,兴奋的叫到。
“真的!”另一个女孩子也应喝到。
蓝蓝的天,白白的云,留下飞机划过的一道轨迹。
“阿姨,你就叫一下苏紫悦吧!”从飞机的后座响起一个男生的声音。
“对啊,阿姨,说实话,我也是后来才知道苏苏的小名的呢,真好听,我准备以后都要叫苏苏的小名。”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好了,萧青,你也是的,非要跟着苏紫悦转学,爸妈不担心死。”又是一个男生的声音。
“哎呀,不是还有叔叔阿姨和哥你吗!”女孩撒娇道。
“好了,萧青,筱庆吃点东西吧。”苏紫悦的妈妈,把吃的递给一边的萧青筱庆:“还有老苏。”苏紫悦的妈妈把吃的也递给苏紫悦的爸爸。
“还有你们两个。蓝天,白云。”苏紫悦的妈妈看着后座的君逸轩和身边的苏紫悦说到。
天,还是这么蓝,只为衬托白云的白。
(end)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