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 旧时光

第来坐在餐桌旁,桌上只有我与爷爷奶奶,而弟弟妹妹是不能上桌的,她们搬着小板凳坐在门口吃着,弟弟站起来夹菜,爷爷突然吼道:“把菜都倒回去!让姐姐先夹!”弟弟瞬时就把菜都倒回去了,让我惊讶的是他丝毫怨言都没有,眼睛眨也不眨就端着碗默默做回小板凳看着我。悠黄的灯光照下来,苍蝇还在眼前横冲直撞,饭碗边的缺口已经发黄,我看了看杂乱混搭的菜没有一丝食欲,只是不想要爷爷奶奶失望示意的扒了几口饭菜就离桌而去。饭后爷爷带我散步,路边分布着许多人家热切的与我打招呼,每个人的眼神都在发亮,好像看见了我就怀念起十几年前的琐事,而我也是礼貌微笑就转身离去,前后不过一秒我便忘记了他们的相貌。


住了几天后我该离开了,奶奶劝我再住几天,而我却约好了朋友周末去市里玩,我不断的推脱说自己有事必须回去,最后奶奶无奈舍不得的表情我永远记得。记忆顿时全涌了上来,记忆中矮小瘦弱的我,脸蛋挂着午睡后的口水渍迹,被奶奶拿着毛巾追着跑的滑稽画面,听见奶奶说要给我穿裤子而把腿在天上乱蹬,把自己团成一个团在床上骨碌碌的滚着,不小心掉到地上痛哭流涕,奶奶抱着我一边摇一边揉我的脑袋。我曾是十五年前那个抱着她的脖子不愿松手的长孙,我曾是坐在爷爷腿上听他拉二胡边捣蛋扯着他的弦不愿松开的孩子,听着他笑骂我还乐此不疲。我曾与邻里街坊的孩子一起玩耍嬉戏,我兴许也曾像妹妹一般无忧无虑奔跑在雨中,在泥土中跳跃旋转。三岁时被带走的几年后,爸妈同我一起回过老家,看见奶奶说想我时要把我留在这里说过几天来接我,我开始了不断的哭泣与吵闹,奶奶想留下我打开正在放动画片的电视想转移我注意力,可我哭声不曾减弱,奶奶试图拉住我的手可我立马挣脱开来,最后妈妈无奈的抱着我一同离开,我没有抬头看奶奶的表情,当年懵懂的我不知分不分的清到底是不愿,还是不敢。像是时间重演,我依然是不懂事的,可我不得不离开,因为我依然想赴朋友的约。在车上回头看见爷爷奶奶落寞的转身,我也慢慢闭上了眼睛。
时间赠予了我许多,也剥夺了我许多,原来并不是无人在乎我,而是我从来不愿回头看,是我从不珍惜。我的父母,我的亲人都在无微不至的关心我,而我因为朋友不在乎我感受而自怨自艾。想起《圣经》“你要放下你的苦楚,就是想起也如流水一般,你在世的日子要比正午更明,你有指望,就必稳固。”我不再去计较世界对自己的是否公平,也不再适合放大自己的悲伤与孤独,经历过的不能忘,心里的阴霾可以存在而不去打扰。希望以后脱口而出的是一句真诚的“没关系,我很好。”也希望自己能杀伐果断,说晚安就能睡着,说不想就不再去想。
再见了我的旧时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