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爱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梗概

一句话梗概:什么样的爱情才能算唯一

我始终不信唯一的爱,万物太快,只在无意间,便已不再是曾经的模样

第3章 感



“呀!你怎么淋湿成这样?我不是让学长去接你了吗?”
徐向晴的落汤鸡模样,似刚被一大盆水贯彻全身,湿透了的衣裤不应景地紧贴在身上,衣裤如古屋屋檐连绵不绝地滴着水,她拖过厚重鞋子之处,均细水长流。
徐向晴一味沉浸于专属自己的梦幻,无从可知黎新的存在。机械地走进浴室,机械地沐浴,机械地穿戴完成,机械地爬上床,与一切隔绝。
“向晴,你到底怎么了?”黎新移步于徐向晴床前,满是担忧地俯视着她,不禁问道。
“不知道。”徐向晴心不在焉地放出三个令人费解的字,伸手向上拉拉了被子。
“是不是学长对你做了什么?”黎新也就只能想到这种可能性了,虽然微乎其微。
“学长?你怎么知道学长送我回来的?”这一次,换徐向晴疑惑不解,瞪大黑眸,静待答案。
“是我叫他去接你的啊!我看雨这么大,我出门不方便,就想到他了,结果他没伞,本来不好意思让他去,他却立即买了一把。”
“他立即买了一把,他立即买了一把,他立即买了一把……”深深地印刻在徐向晴的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
无论是出于感激,愧疚,还是怦然心动,自然而然地徐向晴和学长走在了一起。
他们在艳阳高照的大晴天,撑着那把青葱的定情信物;他们在微风细雨的天空下,撑着那把青葱的定情信物;他们在狂风暴雨的肆虐下,撑着那把青葱的定情信物……
徐向晴也终于,没有了不带伞的烦恼。
愿得一人心,可为你撑伞。
最高兴的,莫过于黎新,“向晴,原来你的幸福与淋雨无关。”
如无数寻常情侣一般,徐向晴和学长很快进去了热恋期。如胶似漆,却从未彼此说过喜欢类似的话。或许是两人的含蓄,也或许是两人的默契,心领神会。他们的日常,简单不失甜蜜,旁煞众人。
偶尔,徐向晴不经意地瞟向学长明媚的双眼,似湖中清澈宁静的倒影般,那里面只住着她一人,却不曾感到孤单袭来。总有动情的一瞬,仿佛她便是他的唯一,唯一的爱。



第4章 爱



转瞬即逝,时间飞快行走,金秋来临。九月的天已经略显微凉,而另徐向晴担忧不已的雨水,渐行渐远。秋天,徐向晴最喜欢季节,没有之一。因为干燥,因为生日。
历年诞辰那日所收到的惊喜,总能使之愉悦几日,无论朋友的简单问候,还是闺蜜的一番用心。所以,徐向晴莫名地企盼那日,她的青涩初恋,她梦寐以豪的学长,能否一堵她的芳心?
而生日准时到来的那一天,一切的一切开始走向既定的轨道,结局难逃其中。
夜色悄然,华灯初上,满地落叶的校园因清风微微而愈加凌乱。如暗淡心情般的徐向晴,她今天纵然收到不少令之惊喜的礼物,却始终未能取得最在乎那人的丝语祝福,落寞不堪。
都说爱情让人盲目,此刻的徐向晴盲目了,只是深陷其中,无从自知。
清脆的铃声毫无预警地响起,一遍又一遍,没有停歇。徐向晴有气无力地抬手拾起不安分的躺在书桌上的手机:“喂?”
“向晴啊!我心情不好,下来陪我走走呗!我就在你们楼下。”不等徐向晴反应,反手啪地一声,挂掉电话。
徐向晴上一刻还在谩骂的对象,下一刻便鬼使神差地依照他的指示,心不在焉的下楼,陪他走走。
待徐向晴慢吞吞地走到寝室门下,迎接她的是一张笑脸,灿烂但不浮夸。她也收起平日里的胡闹状态,内心不断翻涌,不知是喜是忧,仍安静地陪在他身旁,一步一步,坚定踏实,如同他们的爱情。
徐向晴和顾泽两人的宿舍楼,相隔一条两旁均种满梧桐的小街路。梧桐纷纷扬扬,红遍满树,绚烂多姿,使人禁不住多瞅一眼。狭窄的小街道上,自行车,行人,络绎不绝,不失为一道亮丽繁荣。
徐向晴无感地与顾泽穿越其中。她失望,她难过,全压抑心底,像极了即将喷发的火山,危险,胆战心惊。
不知不觉,两人一路无语地走过小街路,站定于顾泽的宿舍楼前。
“向晴,你看!”顾泽眼里满是深情的望着徐向晴,厚重的手指准确无误地指向宿舍楼。
是爱心。是惊喜。是迄今为止徐向晴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一整栋宿舍楼每个寝室的全体配合,宿舍楼的灯,巧妙浪漫地摆成一个心状。自上而下。没有丝毫地违和感。璀璨星光只落得一个陪衬下场。
徐向晴的纠结内心,生出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感动最终占据了所有。
“亲爱的,生日快乐!”顾泽贴着她的耳畔,柔情万丈。
徐向晴泪流满面,抑制不住内心的感动,踮起脚尖,紧紧地抱住了他,抱住了她的幸福,抱住了她此时的浪漫。
之前的不愉快,一扫而光。
“谢谢你,亲爱的!”颤抖地发声。
没有过多感谢的语言,尽在不言中。
只是她信了,她的命中注定,他的唯爱,心服口服。



第5章 终



此后多久,徐向晴完全沉浸,恋爱的五味瓶之中。时而欢喜如初,时而忧伤成虑,时而不声不已……她也终于沦落为以对方的哀乐为哀乐的悲情人,自己个人的主见被任性的抛在一边,无人搭理。
爱情,真是个令人疯狂的东西,明知前面刀山火海,却依旧毫无畏惧。
你会得到你想要的爱恋,因为爱情值得等。徐向晴这样告诉黎新,一副幸福中的小女人模样暴露无遗。她还说,现在的她信了那种名叫唯一的爱的感情。
美如梦境,也如梦境般短暂,稍纵即逝。忘却从哪日起,徐向晴甜蜜的脸上,开始密布阴霾。
“向晴,你要有自己的主张好吗?”顾泽在忍受了多次对方无限制地依赖他之后这样说道,语气略重,话语中稍带怒意。
“我是征求你的意见,并非依赖你。”向晴不由地扯了扯嗓子喊道。
“可是,你有必要,什么大小事情都和我商量,告诉我么?我们之间也要有些距离感。”顾泽一把放下细长的筷子,双眸直勾勾地怒视着她。
“本以为我们之间已经可以亲密无间,原来是我想错了。”徐向晴一阵失落,如秋夜凉风习过,吹的她浑身巨冷无比。她说此话时已然没了刚刚的煞气,唯留一丝丝自己才能听清的只言片语。
两人一顿简单的吃饭,末尾却彼此黑着脸回寝,抱怨,源源不断。
徐向晴平心静气地再三思虑,他们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他们还有在一起的机会么?
却未能等她想明白,分手来的措不及防。
食堂里,稀稀疏疏几个人影,徐向晴和顾泽正襟危坐,一言不发地各自吃着自己碗里的饭。
“分手吧!”顾泽撩出三个字,然后不声不响,夹起一块肉塞入嘴里。
平静如水的食堂,徐向晴清楚,不留疑惑地听到了三个使之震惊的字。虽其声音轻微,但在徐向晴听来,异常刺耳,佯装不明所以,从容淡定地问道:“为什么?”
“我腻了,就这样。”
“好!”纠缠不放并非徐向晴性格使然,“吃完这顿饭,我们再无瓜葛。”
心,狠狠的燃烧,烧的火热,烧的她快窒息了。
原来她的唯爱,她自以为的唯爱,竟是如此不堪一击。她不能完全依靠他,他们之间需要距离感,他们也终会分手。
她漆黑幽深的眼眸中,透露不出一点点的不舍,悲伤情绪。
心,狠狠的燃烧,烧的火热,烧的她快窒息了。
原来她的唯爱,她自以为的唯爱,竟是如此不堪一击。
那些年在爱情里受过的伤,注定要尝尽无数失眠的夜,方能恢复一丝真气信心,迎接无谓的生活。
在黎新眼里,徐向晴的单身生活似乎没有什么重大改变,教室,图书馆,寝室,食堂,穿行其中,平淡过日。
又是一年梅雨季,她学会出门带伞。淋雨时分,总能回想曾经伞下的温馨,心凉,身凉,她不住打寒战。独自行走,单手撑伞,她等待着,哪天不经意间,习惯一个人的她,记不起最初和他一起撑伞的模样和感觉。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所有人都误以为她变回了原来的那个她,嘴角常伴微笑,开心度日每一天。
只有徐向晴自己明白,她并未放下,至少当前尚未放下。她在无人问津的深夜,无声地泪如雨下,她的卑微,她的不舍,她的悲伤,体现得淋漓尽致。她不愿让别人明晓她脆弱到极致的内心,仅此而已。
怀念,终是过去,当初的她拥有快乐的权利,顾泽的一来一回,她连幸福的权利都被剥夺了。悲伤取代欢乐,禁锢了她的人生。
她心念的唯爱走了,义无反顾,没有回首再多望她一眼,却将美好遗忘在她记忆里,久久挥之不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