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游戏

微信编辑器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女孩在被窝里等待着父亲 盼望着父亲回来 每一次门口的脚步声 女孩都以期待的眼神望着门.多希望 开门的是爸爸 天意 似乎不如人意.每次的希望却换来一次次的失望 女孩等的累了 在不知不觉睡着.她梦见自己在父亲的怀里 安稳的睡着 没人扰 没人逗 就安安静静的在父亲的怀里 静静的躺着 舒服至极.这一切只存在幻想中 现实却硬生生的打破女孩的幻想……

黑白游戏封面

第1章 冬梅



“媽媽,我好冷。”女孩緊緊的摟著媽媽說。

“夏兒不冷,堅持下去,爸爸很快回來的。”女孩的媽媽半騙半哄對女孩說道。女孩的媽媽知道女孩的父親不會回來,卻不停的給女孩假希望只希望女孩能开心。

许多年以后,那位单纯天真的女孩,如今成了不离烟酒的女孩。女孩今年18岁,名木夏。在四年前,木夏的妈妈去世了。这对木夏来说造成很大的伤害,唯一的依靠也没了。从那年起,木夏走上了人生的不归路。

“你怎么又在这儿啊,不是告诉你了不能再来了吗?”忆冉语气里带一点责骂对木夏说道。忆冉是木夏从小到大的闺蜜,她们到哪都形影不离。

“那你呢?怎么会来这里?”木夏慵懒的语气对忆冉说,手中还拿着酒杯晃了晃。

“来这消愁呗,最近太多烦恼事儿了。”

“烦恼什么了,你最近不都一直好好的吗?”

“我爸得了重病,家没钱,医药费挺贵的。”提起家里的事儿,忆冉喝了杯酒消愁。

“你爸得了什么病,我怎么不知道。”木夏紧张的问道。以前木夏小时候,忆冉的爸爸总把木夏视如己出,有什么好吃好玩的都给木夏。木夏很喜欢忆冉的爸爸,就像亲爸爸一样。

“你怎么会知道,前两年得的病,是肺癌。两年前你还在混,根本没时间或者说不想去理这些事儿。”忆冉带着怒气说道。

平时冷若冰霜的木夏,脸色竟出现愧疚和担心的表情。她一脸愧疚的问忆冉“伯父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像以前一样自残?”

忆冉的爸爸在木夏的爸爸走后,开始有了自残倾向。木夏一直都很担心忆冉爸爸有自残倾向。奇怪的是,木夏的妈妈离开人世间后,忆冉爸爸就不再自残了。“在你妈妈走后,爸爸就再也没有自残了。”忆冉淡淡的说道。

木夏很想帮忆冉的爸爸出医药费,可是论她的学历,背景。别说大公司了,就连小公司也不愿聘请这样的一个人。忆冉看得出木夏想帮些什么,她也在绞尽脑汁想该怎么让木夏有一份工作。

“想帮忙是吧,我帮你找找出路。”忆冉丢下这句话就走了。
木夏没说什么。她望着忆冉的背影,突然觉得有一种孤独感。她想起了一个人,那个人一定可以帮到她找出路。木夏喝完那一杯酒结了账后,就去找那位隐世高人。



第1节 隐世高人



木夏所想的那位“隐世高人”究竟是谁?为什么木夏对他那么有信心?

“这次的企划将于8月22号开始进行,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必须在8月22号前做好准备工作!”秦俊豪在会议室李对员工们说。秦俊豪--拥有秦氏集团最大话语权的人。

木夏对秦氏的一切不陌生,木夏和秦俊豪是青梅竹马,也是和忆冉一起长大的。木夏上到会议室的门外想要进去找秦俊豪,却被秘书阻止了。

“让我进去!我有急事!”木夏在门外大吵大闹。

秦俊豪听得出是木夏的声音,只不过带多了一点烟嗓。秦俊豪宣布会议结束。员工们纷纷出来后,秦俊豪的秘书一脸委屈的望向秦俊豪说道“秦总,这位贱女人执意要进来,我也阻止不了。”说着说着,秘书的脸皱了起来。

“这是谁你不知道吗?是我青梅竹马!你凭什么叫她贱女人?啊?你是我秘书很厉害是不是啊?有种你也像她一样冲我发脾气啊!出去!”秦俊豪一脸怒颜,他的秘书赶紧的出去也把门带上了。

“哟,秦总啊。发那么大脾气干什么啊。他叫我贱女人关你什么事?”木夏一脸不屑的说道。

秦俊豪却一脸宠溺的样子看着木夏说“当然关我事了,我妹妹怎么能让人欺负。只有你和冉冉能欺负我呀,好好珍惜这机会知道不?”

“是啦是啦,每次都这样,找你有事啦。”

在门外偷听的秘书感到疑惑,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