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经验说

秒书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25岁花季,晴空迷雾,像一个梦,我总是忍不住怀疑她的真实。

  每个人手上生来就握着一粒种子,我们既看不见自己的也看不见别人的,但都在汲取,生根,发芽。

  我觉得是在梦里,我察觉了她,因为梦里所有不知来路、四溢环绕着又忽远忽近的声音,多像是锁在梦里人的心坎上呀,即听即忘不掉,挥之不去且近。我不太好奇但生疑的,是这颗种子在25岁的梦里人心上眼里,突然有了光,有了热,有了水,有了云,又有了雨。

  我想她快要生根了吧,没有可持续汲取能量的阳光,周身也只是星星点点的热。我很紧张,不知是梦里还是现实,步履匆匆形色各异的人群是否也有同样的担心,多希望发现此时便有一个强烈的视线来肯定我,对,他也发现了,是一粒什么样的种子在萌动。是不是梦里,我或是她,一颗种子,在另一个世界,会有无比真实的存在,会不愿意醒来。

  在那样的世界里,我们看不见彼此,但生来清楚的知道每个人手上握着一粒种子,我们只看得见她们,一颗颗的,汲取,生根,发芽,交错横生。

  纵迷雾朦胧,但那样的热,齐齐向着光,不觉得害怕,又有了水,也不会迟疑。我只管升腾和扎根下去,不用像在另一个世界里,我们不自知的揣着各自的种子,无尽的寻觅,不止的等待,真像一个梦,看着糊涂,我总是忍不住怀疑自己活着的真实,晴空纵不见迷雾,也不敢抖下包袱。

  开始孤独的寻觅,既不乐意也不愿意,却四处向着阳光,野蛮下去。

第1章 网络相亲史



  10/5/2018 22:39 微聊

  郭:“漾漾,虽然在公司,在教育这个行业,也和你说了很多次,但现在我才算是真正离开了。”

  主卧梳妆台上的小灯开着,正映衬胶质壳裹着并碎裂的钢化膜手机,震动了一下,屏闪提醒,数秒后暗去。

  顶灯也是肆无忌惮的亮着,闭严的窗子,合缝的窗帘,洁净的换洗衣物就放在床脚边,和平整的碎花被褥,这个房间在炽白的光和窗外的雨滴声下,显得既拘谨又安静。

  “刷刷……”和着细微流水声越来越近,客厅、厨房、厕所和外隔间的过道都通亮着灯,声响也越来越急促,是从隔间传来。每每下班就想着睡,睡前就想着打发洗漱,尽快刷完牙再用热毛巾敷上脸就可以安然入睡了。要睡得回自己屋里吧?刚坐定在小灯前,不是面霜面乳而是干脆面。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叫也是很准点的,平时不会收拾的比今天早了,多半这时才刚下课,兴冲冲的还在外间哪个小摊边吃上了。屋里也时常备着还从小孩家家起,就吵着买闹着吃争着要的干脆面,我就是这个碎嘴,刷完牙还得吃点,顺手再点开手机,身子忙不慌愣了一下,旋即写到:

  “嗯,我不觉得突然。”

  又觉得是不是得再多关心一下,放下了脆面袋子:“郭老师,离开学优,你后面有其他打算吗?”

  桌上有大瓶装还剩几口的农夫山泉,一颗维C泡腾片的水解时间不满,手机就有回信了。郭:“至于后面怎么走,我也没想清楚,但是不想再继续这样煎熬了。你呢,既然也做得这么不开心,何必一直待着?”

  对视一眼小灯前的镜子,好像这话不只是回回应她一样:“我不知道。好像没有更好的去处,或许也因为还有裹胁,大不了最后也同你一道,自然而然就离开学优吧……我正好有个问题想请教你。”

  片刻,郭:“什么?”

  郭红玉,我叫她郭老师,也叫郭郭,怎么称呼看具体情形吧。

  两年半前,我刚毕业,从重庆回来,回到三年初中三年高中就读的城市——长沙,对这个城市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