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书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女主安风是一名只有十六岁的女高中生,有一位疯癫无状,老是将她当鬼怪打的奶奶,一位事故老成,父母双亡的闺蜜…

男主沉阙是在世间游荡千年的恶鬼,鬼法无边,阎王也要忌他三分…

当恶鬼要娶妻,娶的还是一位只有六岁的女娃娃,为生活所迫,安风不得已卷入这场风波之中,却未想,恶鬼阴魂不散…

第1章 谜探千年红盖头



他把一沓钱推到我面前,抹了一把光噜噜的头上冒出的油,又将后面仅剩的几根头发捋直后,看向我的眼里有一抹藏不住的轻视,“这些够了吧?”

我上下打量着坐在对面的那个中年男人,一根粗可栓狗的金链挂在脖颈,十指有七个戴着明晃晃的金色戒指,地中海秃顶,仅剩的几根头发上喷着亮得发油的摩丝,一根根有条不紊地后梳起,唯一能入眼的就是他那身笔直的黑色西装,只是不安份高高腆起的啤酒肚任是再好的布料也遮不住。

一说话就挥手,一挥手七个手指上的金戒闪的金光晃得我眼疼,毫无疑问,他很富。

我躲过一直向我蹭蹭闪的金光,低头看向他锃光瓦亮的皮鞋,上面不讲究地沾上几滴浑浊的泥水。

看来,他来得很急。

他带着南阳的口音,“像你这样子的女孩子我见得很多”说得很是随意,像是再与我闲话家常,可我却敏锐地察觉到他微微外翻的蒜头鼻。

玻儿说这是代表那人的不屑。

玻儿是我同穿一条裤子的死党,她说南阳离这要坐两天的高铁。

我将手从那沓钱上收回,往后一靠,吊儿郎当地翘起了二郎腿,抖了抖,“肯让你不远千山过来找我,相信这件事不会小”

那男子纠正道,“是找你奶奶”

我无所谓地抖了抖,“都一样”

那男子鼻子又开始微微外翻了翻,现在他连掩饰都懒得掩饰,直接哧鼻道“对我来说却不一样”

我将腿放下,站起身“既然如此,我们也没有谈下去的必要”

正要走时,坐在旁边一桌的那位一直打量我的妙龄女子终于按捺不住,着急起身,将我拦住,“小妹妹,等等…”

我转身,看了看她,见她一身雪白纺纱连衣裙,微微卷着好看弧度的长发散下,一双玉白色猫跟鞋,打扮得很是温婉大方。

我做回真皮沙发上,看向对面两位淡淡道:“你们到底谁能做主?”

原本翻着鼻子看人的中年男人,与那女人含泪的双眼只对视了一眼,不需言语就已服软,起身将位置让出给了女子,“噔噔”地迈着皮鞋去了厕所。

看到那男人走远,这女人扯了一张纸巾抹了抹眼泪后,从脸上尽力挤出一个带着歉意的微笑:“小妹妹,不好意思,我丈夫他的性格就是这样”

我看了看桌上那杯刚刚点的贵得要命的咖啡,喝了一口,“我早就知道了”

“知道什么?”

我看了看她脸上极为细腻白皙看不出年纪的皮肤,虽顶着哭得通红的眼眶,却还是极为讲究地化了淡妆,可见是活得很细致的女人。

“你们的夫妻关系”说话间,我指了指那女人戴的与中年男人款式相同的却很小巧的黄金婚戒。

“哦!”那女人恍然大悟,“真是失礼”她想到自己方才掩耳盗铃一般坐在旁边一桌的行径,“我们只是觉得”她指了指我身上的校服,眯了眯有几丝淡淡细纹的眼,看清贴在校服左胸的校牌上我的名字,“安风…小妹妹,太过年轻…希望你不要见怪!”

我摇了摇头,低头喝了一口咖啡,心中却坏笑着盘算道,你若钱给得够,我自然不会见怪。

“你们这次到底所为何事?”

这么一问,像是戳中了她的泪腺一般,她掩面低声抽泣着,我被她流水般的落泪吓了一跳,想我十几年来,有交集的女人不过有二,一位是自来疯,从小长大住在我家楼下的闺蜜玻儿,还有一位就是真疯的奶奶了。

这二位无一不是混泥土做的女人,若说有水,那也被生活这场刮着风沙的沙尘暴中合得差不多了,阳光一晒,再尖的钢筋都戳不进。

等我喝到第三杯咖啡时,她终于哭完了,抹着红肿的泪,抽抽噎噎道说着前因后果,“这事…都怪我…都怪我…”

我见她说着说着又要掩面,想着方才喝下去的三杯猫屎咖啡,现在打了个嗝里都带着一股子猫屎味,若再让她哭下去,可真是要老命了。

我摆手拦道,“怎么称呼您哪?”

“我姓王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