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宦官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中国上下五千年,太监这一职业。从来都不是某一朝代所特有的,可要是说能够变成一项专业。甚至一个政党的,那必然是大明王朝的专利了。

明朝自中期往后,宦官就开始走上政治舞台。甚至一度主导了一个国家的走向,实在是有趣至极。

故此作者以大明王朝为大背景,捏造出了李茂福这一虚构人物。讲述关于李茂福等人,从底层出发,一步一步攀登到权利巅峰的精彩故事。

故事三分史实,七分虚构,切莫当真。权利与玄幻交织,阴谋和现实重叠。希望你们喜欢。

第1卷 永乐年间的风云





第1章 告别



永乐十八年的三月,笼罩在华北地区头上整整三个多月的寒流逐渐散去了。人们开始从自己那或大或小的房舍中走出寻找一丝丝的暖意。

皇城外的庆寿寺门前,小和尚立果正左一扫帚右一扫帚漫不经心地打扫着门前的灰尘。万籁俱寂,除了刮过的料峭春风之声,似乎天地间只剩下这杆竹叶扫帚摩擦地面的“莎莎”声。师傅曾经跟自己说过“永夜一禅子,冷然心中境。”立果在心底觉得,可能这就是自己的禅了,至于以后可不可以立地成佛,当个方丈主持。或是烧出来一两颗舍利子。这些事情都还太遥远了,还是等自己看完双塔里的那一卷卷经书再说吧。

就在立果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声声“嘎嘎噶”的鸦声打破了自己的宁静。寺前林子中的那一只只老鸦不情愿地扑腾着翅膀笨拙地从密叶间飞出。佛门清净之地,少了世俗的烟火。这些北京城的老鸦也乐于在庆寿寺这边建窝,久而久之竟形成了一片鸦林。

受惊的老鸦一石激起千层浪,无数不明所以的乌鸦跟着一起飞上了天空。遮天蔽日,在清晨昏暗的晨光里,如同给大地铺上了一张死气沉沉的黑幕。

有香客过来了吗?立果停下了自己手上的工作,伸长了脖子朝林子里面望过去。很快,立果看到了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画面:一名名身穿红色飞鱼服,头戴锦帽梁冠的男子迈着快速却整齐的步伐从林子里一路小跑上来。腰间佩戴的绣春刀在奔跑中上下颠簸,与腰束革带上的配饰相互摩擦,发出了好听的金石之声。

那一名名男子无视了立果的存在。整齐划一地站在那条香客们走出来的小土路两旁,神情肃穆。立果赶忙站到一边让出道来,自幼就在寺里长大的小家伙哪见过这种阵仗,紧紧地握着那一人高的扫帚偷偷地看着那一个个不苟言笑的锦衣男人。他们不仅衣着相同,就连身高体型都差不离。握刀的手大且粗糙,似乎寺里那个炒了20年菜的老和尚的手也要比他们细腻上一两分。而且这些锦衣男人个个天庭饱满,太阳穴那微微凸起。这是暗藏内劲的体现,不知道寺里那几个天天打罗汉拳的武僧跟他们比起来谁比较厉害呢?

还没等立果比较完,土路尽头出现了一台轿子,深紫色的檀木做成的肩舆。四个矮小却身材健硕的男人走在高低起伏的土路上如履平地,娇子却看不到一丝的晃动。

轿子平地如飞,眨眼间已经到了寺门口,立马有两个锦衣执浮尘的男子赶上前,一左一右掀开了帷帐。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年逾半百的老人,老人头发已经大半花白,穿一身没有任何地位标识的素色长袍。脸上虽面无表情,但是有种不怒自威的肃杀感。

老人刚一下轿,寺内就跑出来几个穿着各色僧袍的老和尚,为首的居然还是本寺主持!主持跑到老人身前恭恭敬敬地行了个佛礼道了声阿弥陀佛。“施主,道衍师兄还在等你。”

老人应了一声,并没有带仆从,只让一个执浮尘的跟在后面,在主持的带领下走进了寺内。道衍大师?立果听到主持与老者的谈话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要说自己在寺里面最怕谁?第一肯定是道衍长老,没人知道他活了多少岁,反正自大自己记事起。道衍长老就在寺里了。平时也不和师兄弟们诵经念佛,永远都只穿一件黑袍。如果佛门是清净之地,那道衍长老就是清净之地的某个角落里暗藏着的孤魂野鬼。

老人和主持当然不会去猜想门口小和尚的内心想法,他们今天都有特殊的事情要办。主持将老人带到一间偏厢房门口告了个诺就离开了。老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