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千云

第1章 第一章



刀出水,揉碎星子嵌入刀身。铸就摇曳而隐没,隐没而摇曳的孤星一颗。混着竹的暗香,暧昧涌动。
那是种无可追忆的繁香,带着一点儿血味儿,宁神气息散落一地。
“滴溚。”
一颗晶莹剔透的水珠自刃上振起,仰起头的,是一个极干净的少年......
“你等等我呀,涓,涓!”
话虽说的急促,音色却是清的。在人来人往的拥挤中总算是抓住了桌沿,笑道:“呼,涓...”话还未完,头上便挨了一记。“知道啦,姐!我叫还不行么?”
在一群喧哗中端的是个姑娘,约莫二八,虽是上品裙饰,仍是掩不住那极富青春韵味的香肩。从小臂开始,层层枫红色的挂纱梦幻般绽开,好似花水连肌。
“还知道我是你姐呐?”那少女夹了一块儿点心,说道:“喏,给你!”
有女朱纱云霁,宛若霞光,名玲涓;又女青绢华凝,好似晴日,名珑绢。姐妹相称,实亦师亦友,行走江湖。
互闹了一会儿,玲绢道:“姐,你说去哪儿?“找人,找找它的主子吧。”珑涓抽刀,刀长而近剑形,挥起极顺手,似有星碎于内涌动。
玲绢好奇道:“这刀倒也好看,铸的不错。姐你是要去——”
“无妨,此刀工艺精巧,想是主人心爱之物,去讨些赏金也好。”
珑涓抬面,映容华美:眉沁墨,肌莹光,目妩媚,唇釉朱。就是来往客人皆是要多瞧几眼。玲绢一本正经的说道:“姐姐,你果然招蜂引蝶!”
“哎,我说你们都讲我是花仙转世,既然我是花,那么不多招些蜂儿,蝶儿,又何来绶粉一说?不过本分罢了!”珑涓长饮一杯,洒然道。
玲绢郁闷说道:“姐,你家人这几天一直寻你,是为了师礼么?会受伤吗?”
珑涓淡淡一笑,解了玲绢疑惑。也对,自己的这位姐姐,又什么时候吃过亏?
这个庞大的世界称为浚灵洲,一直是四族鼎立的状态。精灵,祥龙,人类,妖魔。又分风,水,火,木四幻灵性,不尽玄妙。
绢为木,涓为水。水木相辅,互相修行至此。
珑涓“啪!”的一声放下筷子,抹抹嘴角,神气十足的说:“绢,咱们走!”
“姐,去哪儿呀...哎!”
窗外阳光正好,透露照叶,落下碎芒片阴。
一处优雅华美的别苑内,一个极为干净利落的少年轻轻的抿了一口上品的葡萄酒,对着身边的女子道:“你说,若她是叛逆性子呢?”
“那也不让她张狂!”
“好奴儿。”
他搁杯,唇边泛起笑意。
——————————————————————————
玲绢甩着小辫,三千青丝飞舞,木屐扣在小路上,发出“噔,噔”清脆的声音。
四处樱花纷飞,她们这是在江南有名的樱花小道上散步,玲绢也不知道,珑涓来这里是要做什么,但,她还是来了。
正是春潮归来,落樱缤纷。清一色的樱木,在傍晚霞光中绽放出笑面,聆听春的绿意,青青嫩芽宛如双翼,似乎随时都要离枝飞去。
珑涓格外惬意,她就是喜欢这里。空气新鲜中带着一丝丝甜的气息,沁人心脾。
她这次来,实际上是为了看看母亲。她的母亲是一个妾待,父亲是知府。生她时出了事,从此不得生育。生的又是个丫头片子,很快便失了宠。前些日子变得疯疯颠颠,被安在这里自生自灭。也幸好她争气,灵源深厚。否则,她母亲的住处条件会更差。
沿着蜿蜒曲折的幽深小路逐渐前行,不一会儿就看见了一座粉色的木屋,十分可爱,与周围景色相映成趣。
玲绢珑涓走近门前,珑涓掏岀一把粉色的钥匙摇了摇,几声清脆的“叮当”声过后,她确定了是哪把,“咣”的一下打开门,随着“吱呀——”一声,门开了。
只见屋内光线略略昏暗,一风姿绰约的妇人半趴不趴的坐在床上,口里不停的呢喃着:“星,星子,星,星子...”
珑涓走转去,到了床边。轻轻拍着她不断颤抖的背,让她抬起头来。她把头微微上仰,露出脸来。这张脸,可说有七分妩媚,三分精致。可惜,可惜,就是可惜了。
“姐...”玲绢小心翼翼的出声,她跟珑涓很久了,但她是怎么也没想到,涓姐姐的母亲既然是这样!
珑涓轻笑着回应:“又有什么事?如果你难过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