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红搭线引人家

秒书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玉酋红娘儿,你的祸到了。”某小官

  某红娘儿骚骚头发:“那个,不收......行么。”

  花间祸(系统):棒槌宿主,我叫祸......

牵红搭线引人家封面

第1章 出错误终生



  【谪仙的日子不好当吧】

  回响在脑海的声音从模糊不清到清晰可闻,可以这样的说:

  空灵而不失古怪,庄重而不乏灵巧。

  玉酋单手支撑着脑袋,手臂白如梨花,细如莲藕,缠着几条新编织的红绳儿,素色的裙尾或淡或浓地染上了几片艳红,裹着柳腰的宽大裙纱褶皱不堪,玉足就这样搭在一起。

  刚刚梦到的夙冥仙君正执酒缓缓走来......一声传来

  【理我一下......给点面子呗】一团白雾遮住了梦中的画面

  突然,睡梦中的女子蹙眉睁眼,对着身前的百年姻缘树无端来了句:“什么玩意儿,你犯滔天大罪了你知道不,碎梦的感觉你知道么,跟蛋碎了一毛一样......”

  【想不到你的人生经验这么丰富啊,蛋碎的感觉你都知道】

  玉酋猝:什么东西啊,在我脑海里睡了这么久,道个姓名咱们好做朋友啊。

  【祸】系统:我是个言简意赅的美系统。

  “货?我我没订货。是不是哪个小官大意了,我要的明明是月老新拿的红丝。你......附赠品我不要。都是半吊子的货色。”玉酋拍拍身上的落叶,起身,拿起见底的梨花酿,提着一篮红绳儿,嘴里神神叨叨的:

  采得百花酿佳酒,怎知贪杯醉一宿。可怜无奈贬谪仙,此人乳名叫玉酋。

  【说了半天也没什么用处,自作自受】

  “我乐意,我高兴,你这厮来路不明,又管不着。”

  说着,便赤足走出百花院,半睡半醒地,那个小脑袋像不倒翁似的,时而垂落,时而抬起,走姿摇摇晃晃。泉水?踩过;湿泥?压过;浊酒?踏过......

  一双粉嫩的玉足被一阵蹂躏过后,果然是“惨不忍睹”。

  待玉酋一路跌跌撞撞地走到了帘青水池边,俯身坐在大块的石边。继续咂咂酒,小脸红润可人,梨涡淡淡的浮现在嘴角两侧,杏眼里是一幅幅夙冥仙君的脸。

  【歪?110呢?有人思春呢,把她拉走!】

  池塘另一侧,青灰色的假山半遮半掩的两个人影被月色染透。只听得:

  “夙冥。”

  “如何?”

  “归权吧,君又怎知家父愁上愁,加上零星琐事,两鬓斑白,一汪苦水道不尽心忧啊。”

  夙冥薄唇微抿,淡淡笑意升起。

  “再等等,长清武仙就不要因为闲杂人而错失了此等美景。”他自饮了一盏茶,茶香没入口中,化开了浓淡。

  “等?此事怎能一拖再拖?”神岁怒目圆睁,柳眉上挑,却依旧风度翩翩。正所谓:

  流芳百世大英雄,巾帼亦不让须眉。几代单传生嫡女,前思后虑为家国。

  她拱手作辑,叹道:“多少年腥风血雨,却抵不过儿女长情,家里劳心。”

  

  

  

  
留句话:入文请细看,诗词原创(大部分),谢谢留言,2019你好。



第2章 醉酒巧搭线





第3章 章标题





第4章 章标题





第5章 章标题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