礁石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所以说梗概是必须写的吗,我真的懒,唉

第一次写文,多多包涵。也是第一次我才知道自己有多啰嗦和 懒?

周一远 19岁,渭城最有名的医者,世代学医。
陈楠 10岁,周一远捡到的小男孩/爱人??
甜咸只在一念之间

第1章 章标题





第1节 又是一条人命



“楠楠,楠楠,再拿枝针给我”。屋外的雪依旧不停歇,陈楠和周一远连夜赶到荷村,没来的及歇脚便立即救人。

“哎呀!你们不能进去,两个男人,成何体统啊!”虽说屋外的婆婆饱经风霜,但还是看不明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别吵了!想让你儿媳和孙子活命,就闭嘴。”
“师傅,针来了。”陈楠十分厌烦尤枝的恶婆婆。

周一远立即接过针,无所谓传统礼节,毕竟在医者眼里,救人刻不容缓。

“你干什么?!”陈楠突然大喊。

“尤枝!你这个贱人,不守妇道的混账东西,趁着我儿赴京赶考,和别的狗男人这样接触”趁着陈楠拿针的功夫,尤枝的婆婆已经闯了进来,一边骂着尤枝一边拥打周一远。看到这样如此画面,陈楠急了,直接把尤枝婆婆推到了地上。

“我看你就是活够了!你说谁是狗男人呢?”陈楠忍不住了,上前便要打她。
“楠楠别冲动,”此时的周一远双手都不停歇,眼看孩子的全身就要出来了,房屋里充满了妇人的辱骂声和产妇的叫喊。

“狗男人?就是这个禽兽!这可是我们家的儿媳妇,你和她都去死吧!”尤枝婆婆越来越不可理喻,此时陈楠情绪也爆发了,挥起拳头就往恶婆婆身上揍去,“尤枝姐姐怎么会有你这个恶婆婆!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替尤枝姐姐出口恶气!”此时房屋内已经混乱不堪了。
“啊啊啊!”

产妇最后一声叫喊,定格了混乱局面,随之代替整个屋子里声音的,是孩子的啼哭声。
“楠楠,楠楠,快来看,这孩子多像尤枝啊”
原本和尤枝婆婆恶打一团的陈楠立即起身:“师傅,我来抱他吧”
“师傅,你很累了吧,我打点热水,你歇息一下。”

“师傅,师傅……”

周一远没有回应陈楠,也没有让陈楠抱着这个婴儿,只是一直看着他,看着他。

周一远:“楠楠,你看,又是一个新生命。”

陈楠还没有来得及讲话,恶婆婆便抢先一步抱走了大胖孙子。
尤枝婆婆:“我的孙子啊~好好让婆婆看看!”陈楠看到这副丑恶嘴脸直接站了起来“难受的是我尤枝姐姐,受累的是我师傅,你算什么?!”陈楠此时已经气的不行了,好像下一秒就要扑倒恶婆婆身上,让她受教训。
周一远看出了陈楠举动,双手搭上陈楠的肩膀,“楠楠,我很累了,不要吵了,好吗?”
陈楠瞬间安静下来,看着周一远的眼睛心疼的不得了。“师傅,我们现在就去休息,房间已经准备好了,我现在就带师傅过去。”

周一远笑起来,也不知道是太过劳累还是因为有这么乖的徒弟感到高兴,眼睛都咪起来了,像两颗小星星。“好,现在就过去。”

“那尤枝姐姐怎么办?这个孙子肯定不用担心,尤枝姐姐都昏过去了”
“无妨,你尤枝姐姐身子本就虚弱,一会你去给尤枝弄点乳鸽,既催奶,又能养养身子。”
“嗯嗯师傅,我一会就去准备。”
这番对话结束之后,天已经蒙蒙亮了,屋外的大雪似乎也小了不少。平常来说,每当这时候周一远已经洗漱好,准备开门诊断了。但经过连夜的路程和接生了一个婴儿,周一远实在撑不住了,准备好好休息一番。
此时周一远和陈楠已经穿戴好了斗篷,出门去了。

“师傅,你很喜欢小孩吗?”

“是啊,那代表着希望,阳光……”

“师傅,那你会有自己的小孩吗?”陈楠盯着周一远问道。
周一远没想到陈楠会问这种问题,转头看向陈楠,眼睛一下子对视,不禁笑了起来,周一远本就生的好看,皮肤雪白,加上新下的大雪,周一远被映透的像一个瓷娃娃。陈楠还小,只觉得好看,他师傅是这世间最好看的人,也是温和的化身。

周一远并没有给出答案。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