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愿望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这只是作者乱写的故事,请喷子绕道。可惜并没有文笔,下次一定要学习文学。

对了,追书的请注意。作者生命没有多久了,随时会太监的。

这只是一篇小小的温馨的普通的故事

幸福的愿望封面

第1卷 尽是谎言



尽头之海的一座巨大的塔,一位少女被囚禁在顶层。坐在椅子上出神看着手指上面的戒指。

不知多久少女站起身走到窗边看着下面无尽的花海。

手指缠着金色发尾,就这样平静看着花海。

少女从小就被囚禁在这里。心里没有任何杂质,内心就是纯粹的白。永远的白。

少女内心只有无尽的孤独。少女究竟在这里多久?谁也不知道,也不会有人想知道。

并非如此,内心还怀有希望的。只是那微弱的希望不值一提。

希望有人能来拯救自己。就这样静静的等着。

把手放在心口。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唯一的幸福也将消散。

头发已被染成纯粹的白,少女内心世界已然崩坏。



坐在火车上,看着手上的书。这一节车厢除了我和她竟然一个人也没有。至于我前面的少女。很是无奈。

放下书本发现她还盯着我,忍不住「这位姐姐,可以不要盯着我看吗?你这样我很不自在的。」

她好像也发现失态了,连忙撇开视线。

盯~并没有维持多久几分钟后,还在盯着我看。被她看着好不自在。

月子好像放弃了,旁若无人的继续看起书。忽然某处传来一阵歌声,她的电话响了。条件反射的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看了看月子表示失礼,把手机放到耳边。

月子并没有在意,继续低下头看起来手中的书《B612》这本书并没有什么好谈的,这是一位故人留给月子的书其中一本。

「请问?」

我试着向面前看书得少年搭话,他抬起眼眸看着我像是催促的让我继续说下去。

「可以问一下姓名吗?」

他想了想「夜久月」说到月字停顿了下「月子」

摘下口罩礼貌得回答对方「松本惠理,请多指教。」

『哇诶,这名字很像女孩子的说』

他有点惊讶的看了看我,我想他心里应该在想我为什么不笑吧。应该很少有人会笑的吧,虽然我心里刚才也说出了声。

察觉到失礼了吧「抱歉走神了,请多指教。」

「没关系的」感觉他好像不会聊天的感觉,很容易冷场的感觉。或者是我不会聊天。

松本惠理。反正就这辆火车的时间而已,过后一定会忘记对方的吧。

不知是谁的原因,周围弥漫着尴尬的气氛。毕竟刚才已经介绍了,不搭话总感觉很怪。

「那个」双方一起开口了,双方互相露出了尴尬的笑容。

「你先说吧」我先开口向对方表示请。

她支支吾吾并没有说话。一会她呼出一口气「我先讲可以吗?」

然后把一个方形的棋盘防在桌子上「我们来玩个游戏好了。你看这里也没有别人,可以吗?」

我忧郁了一下,画风跳跃好快和认识几个小时的人玩游戏什么的『好奇怪啊』「可以是可以,就这样吧。来玩吧,什么棋?」

「嗯?这个是……」

就这样我开始了连败之旅。

「王手」

「王手」

「必至」

在不知多少局后,月子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差不多了,我快到站了。下次有机会遇见的话,再一起玩。虽然是连败局。」

松本点点头「我也快到站了,有缘再见吧」同时做出来一个大胆的决定。

收好棋盘「可以交换一下邮箱吗?电话也可以」看着对方讶异的表情,脸微微一红。

急忙继续说了句「交流棋艺,不要乱想」『这不就是欲盖弥彰嘛,笨蛋』内心吐槽自己一番。

「没问题」拿出手机我们交换了一下邮箱。

松本比我先一站下车。本来应该是再见已是陌路人的『交流棋艺吗?』笑了笑。



下车以后。
拖着行李箱,看了看左手手腕上的表『时间已晚,赶快找到那个地方』

我找到了归途
也将回到属于我的 那个地方
未曾忘记

老旧的房子,门牌写的是夜久。终于回来了,那个属于我的地方。

我拿出那一枚硬币,朝着门口处挂着的铃铛用力扔了过去。

叮~

打开外面的小门,把硬币捡起来放回口袋。

走进里面没有任何变化「和我离开那年一样,待在这里就会觉得悲伤。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变,真好。」摇了摇头。

把行李箱放好。打扫起来。

「呼,好累」推开玻璃门,坐在台子上。

抬头看向夜空「你在看的对吧?饶了一圈最后又回来了。可笑吧。」

一阵微风吹来,眯了眼。



阅读全文


微信编辑器
壹写作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