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绝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是夜,花瓣雨不约而降。
樱花顶上,一株大花矗立。
樱花树下,众人纷纷道喜而来。
好一对郎才女貌,金玉良缘。

另外一端,蛮荒。
女子马不停蹄地驰骋骏马,身后是数万的追兵。
“殿下休要离开西域,若殿下迟迟不肯停下马随微臣回西域,就莫怪微臣刀剑无眼了。”身后的将军突然放话,大兵人马更加紧了步伐。
“你大可万箭齐发,若我死,整个西域都不会放过你。”女子隐隐运功,如今之计,唯有轻功才有可能逃脱了。
可四处戈壁......怕也不是好主意。
“准备弓箭,目标,九陛下。”将军一声令下所有将士万箭齐发。
“你大可放箭。”她无所畏惧,驾驭着骏马飞驰。
终究,西域还是藏不住你。
“如仁,如德,你们二人,放箭。”
听到将军指令,左臂右膀迅速放箭。
——嗖。
她微微颤了一下。
一箭刺穿右胸口,一箭落地。
疼随之而来。
“陛下!”
她缓缓停下马,转身,对着众人,拔出右胸口的箭。
‘噗’的一声,她只能强忍捂住胸口。
“本尊不躲,是为了让你回去复命,还请将军告诉哥哥,若九,已死。”
然后转身,继续驾马。
用左手剩下的力量撑着驾马。

“陛下这又何苦,染了一血路,踏一条不归路。”左臂如仁轻轻叹气。
“欢喜陛下不就因为她做事从不后悔。”如德应上。
大将军抬了抬手,挥了挥手,待手下捡起那支被拔出的箭,然后轻轻交叉手臂在胸口。
向公主陛下行礼。
“罢了,回去领罪吧。”

好疼。
无任何清理伤口的工具,微微弱的光,看到了两个字。
——临安。

她的马终于满满随着人群踱步进入临安,滴下的血引得众人为她开出一条路,又讨论着她。
整个临安都是喜庆的气氛,这会怎么来了一个异服女子,且带着重伤。
渐渐模糊,渐渐黑暗,她终于在漫天花瓣雨中软去,坠下骏马,着实令人心疼。

一男子将她抱起。
她似乎看到一副脸颊,如画中人,如玉。
失去意识前似乎听到他轻声唤:“你可是九九?”

-楔子完 -

第1章





第1节 你本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疼……

她睁开眼睛,周身无人。

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里?

真的很痛啊。

不行,一定要出去。

“姑娘。”

卷帘后,循规蹈矩地走出一排侍女。
随后,他从侍女们的后边走出。
墨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她没有更好的形容词形容眼前绝美的男人,甚至觉得这样都不够形容他。

“姑娘大可在我族领地上多休息几日。”那人温和有理,笑脸相迎。

“不必,我还要找人。”若九冷淡的回答。

“九九,可是来为我贺喜?”
另一位男子从卷帘后走出来。
“师父……”那是她回到西域之后日思夜想的脸孔,她对孤胆的感情,从来都不只是师徒之情。
她想见他,这一面,奔波好远。
等等——
“……贺喜?”
“自然是你师父的喜事啦,那日夜里满城皆欢,这可不,听到说一满身是血的异服女子倒在城门口,你师父慌了神,立刻派人接了回来,还真是他的好徒儿。”

不见是念,见面是伤。

“这大婚啊,还我先照顾着你。”孤胆眼里都是满满的心疼。

“我睡了多久?”

“三天。”

都三天了啊。

“九九,这是本族的礼宾,季深。”师父对她介绍着。

“多谢季深前辈照顾。”

“叫我族帅就好。”

“……”

“师父,新婚快乐,祝休戚与共。”

“徒儿吉言,先好好养伤吧。为师且先去看你师娘了。”

“师父慢走。”

她曾想过再见的样子,或是喜出望外,或是泪流满面,可独独从未想过这副狼狈样再见。
十四年前,她入他门下修行半且,离别都来不及,就被哥哥若坏带了回去,生硬地禁足在西域整整九年。
师恩重,情义深。
可没想到这么巧,她生死之间,竟碰上他花好月圆。

“要不要起来走走?”季深对她说道,招呼侍女上前服侍。
“你可随意在我族领地走走,”又看了一眼那几个侍女,“你们负责姑娘的安危,她身上有伤,好好照顾着。”
“是。”


这原来就是七绝的家族领地,真是好不热闹,张

阅读全文


微信编辑器
壹写作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