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川药剂店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三界交汇之处,一家药剂店长长久久的开着,来者只要带来老板想要的东西,便能交换一味自己想要的药。没有人知道老板是什么背景,活了多久,只听闻,这世间没有老板拿不出的药。

“客官还有何事?”年轻的老板躺在椅子上奇怪的看着拿了药却还不走的人。

“没事,只是觉得,老板你好生眼熟。”

第1章 忘魂村



“我说过了,忘川水和解忧从来不一起出售,你再缠着我也没用,不卖就是不卖。”我躺在宽大的椅子上,皱着眉看着面前难缠的顾客。

眼前这个男人,三十岁左右的年纪,眉目间稍显威严,已经缠了我好些日子,就为让我将忘川水和忘川水的解药解忧一同卖给他。

忘川水和解忧相生相克,我从不轻易把他们同时卖给一个人。忘记就是忘记,为何又要记起,忘记后又记起,对人的神志有伤。我可不干害人的买卖。

“我知道老板的规矩。”男人紧紧的盯着我,手上还捧着一个盒子。

我抬起头,看见他眼中的坚定,无奈的叹了口气:“盒中是什么?”

男人眼中一亮:“是龙息草。”

我摆出笑眯眯的职业假笑,正了正身子对他强调:“虽然你说你明白我的规矩,但我还是要再说一遍,你知道的,从我这买药,需告知我来龙去脉,不得有一丝隐瞒,我要知道这药用于何人,被何人所用,一来是为记录用药简历,免得与其他从我这购药的人用药冲突,你知道,我这药,是不能同时作用给一人的。这二来嘛,我这售后服务也会很方便。”

男人想了想,慢慢的点了点头:“应该的,我明白。”

“那你开始吧,坐。”我指着不远处的座椅,摆出洗耳恭听的模样,希望他不要有太大压力。

忘川水(1)

在阿薰的国家,有一条四季奔腾不息的河流,没有源头也没有归处,河水幽暗,不见其底,站在河边就能感到河水的森森寒意。相传这是地下冥河的分支,不知是何原因流进了人间,如果意志坚定地跳下忘川,就能获得前世记忆,找到自己的命定之人,再续前缘。

阿薰的家就在忘川河不远处,她最喜欢的,就是搬着自己的小板凳,看着永不停歇的河水流向不知名的方向,仿佛那些河水,带着她的所有幻想,一同去了外边的世界,那里一定有这里所不曾有的繁华。

或者在酷热的夏日,坐在河水边避暑,并试图在这条从未见过活物的河里,找出一条活蹦乱跳的鱼出来。

村里的小孩都不同她玩耍,除了邻居家的苏醒,每当她搬着小板凳出门时,苏醒总是搬着凳子欢快的跟在她的身后:“阿薰阿薰,今日还去看河吗?我陪你啊,等等我。”

虽然她不喜欢有人打扰自己,但是苏醒的陪伴还是让她很安心。

除了每日看河的癖好,阿薰仍然是个水灵漂亮的小姑娘。模样比村里其他女孩子都要生的好。村里人见了,都要夸一声:好俊的姑娘。

从家到忘川的路上,开满了艳丽的红色的花朵,中途有一颗巨大的槐树,不知活了多少年,粗壮的躯干高耸入云,树冠笼罩着一片花田。阿薰时常蹦蹦跳跳的在花丛中穿过,然后让苏醒推着她爬树,坐在离地不远的树枝上眺望远方,然而什么也看不到。只能看见没有尽头的忘川水或平静或激烈的流淌着。

这年阿薰十岁,一日苏醒生病在家,阿薰去探望,被他的爹爹拒绝了,说苏醒不想传染给她。她无精打采的穿过花丛,就见苏醒的娘满面愁苦的站在大树下。

“忘川水,黄泉路,奈何桥上魂归处……”她像是没有看见阿薰一般,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

“婶婶,你怎么了,怎么哭了?是因为苏醒病了吗?不要担心,他会好起来的,婶婶别哭。”阿薰拽住她的衣角摇了摇。

苏醒娘连忙抹了抹眼,低头一看,慈爱的笑了,摸着她的头道:“是阿薰啊,这是要去看忘川吗?”

阿薰点了点头:“嗯,要去。婶婶呢,要去做什么?不去陪苏醒吗?听说苏醒病了。”

“苏醒啊,他没事,会好的。”苏醒娘淡淡地看向忘川的方向对阿薰讲。

“真的吗,太好了。”

“阿薰能告诉婶婶为什么喜欢看忘川吗?”

“嗯……我也不知道,就是喜欢,总觉得有人会出现在那里,我应该在那里等他。”

“阿薰知道那个传说吗?关于忘川的传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