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园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这个脑洞真的有挺长时间,关于玫瑰花的一个小脑洞,所以看的时候应该是全程带着玫瑰花的香味吧

第1章 卓牧上班记



“已经帮您定好了后天的去巴黎的飞机。”秘书在身后说道。
  
  “后天?”修泽楷站在落地窗前没有转身,留下剪裁合体的西装勾勒出挺拔的背景。
  
  “是,大小姐希望您能提前过去。夫人那边也已经提前打好招呼了。”
  
  “好,顺便再到日本停一天吧。”他记得前两天看见母亲有一张穿着和服的照片,猜想母亲应该是在日本,秘书应声出了门。
  
  应泽楷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梦,感觉太真实,仿佛玻璃裂开的声音、风声是擦着自己的耳朵划过,真实到只要一闭上眼睛就头疼得厉害,所以一大早就命人在落地窗前加了栏杆,而现在手指攥在栏杆上有点发青。
  
  那个时候中午刚过,整个南城似乎都已经陷入午睡,丝毫没有生气。路上行人很少,所有植物都软软的垂着,热浪一波一波的袭来,远处的几幢新起的商业楼的边缘像是影像一样快要模糊。突然有一个尖锐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紧接着自己就像被野兽袭击了腰部,瞬间失去了重心,一下栽倒在了落地窗前,窗户被砸裂开来,就出现了刚才的一幕,耳边清晰的听到玻璃炸裂的声音和感觉自己不断下落的过程。

这是一个梦。

但是应泽楷的梦里发生的都将变成现实,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从他十岁起就变成了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秘密。
  
  十五年前应泽楷自己一个人偷偷坐车去乡下看望爷爷,那时候爷爷罹患癌症需要到乡下疗养身体,路途遥远导致他一不小心在车上睡着了,他做了个梦,梦见爷爷去世了,各种人围在爷爷旁边忙着张罗还有换衣服,爸爸妈妈也许正在赶来的路上周围并没有很大哭声。由于太可怕,应泽楷一下就惊醒了,发现自己身边原来是空的座位上多了一位老爷爷。
  
  这位老爷爷面容清瘦,没有胡子,一身黑衣,打扮得干净利落,尤其是眼睛像安静的湖水一样清澈。应泽楷看了一眼就被吸引住了,只见老爷爷嘴张了张但是并没有出声,然后伸出了手掌放在他的头顶上拍了拍,修泽楷看着看着不知不觉又睡着了。可是再次醒来,却发现自己还在卧室,根本没有去车站,也没有搭上去乡下的那列车,所有的一切都像是梦可是却又清晰的像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
  
  在后来的两个多星期里应泽楷没有想起梦里的情形,但是他甚至都没有见过爷爷的遗体,爷爷就变成了墙上的照片。但可以肯定的是爷爷在乡下装殓的那天自己的父母在都没有出现,所以等他们守完头七回来的时候修泽楷一个劲的围着他们问,当然是跟梦里一模一样。
  
  于是应泽楷不断的验证了从遇见那个奇怪的老爷爷之后,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尽管没有一一验证,但是修泽楷知道这些事一定是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真实的发生着,而且最重要的是做梦的时候自己会陷入深度睡眠就像是昏睡过去一样,就算是旁人大声喊叫也不会提前醒来。但是很奇怪的是,这十五年来他第一次做到了关于自己的梦,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改变梦里的发生,如果提前知道自己会从巨大的落地窗前掉落肯定就不会轻易地站在落地窗前了吧。
  
  所以现在他没有时间去看窗外的雨后美景,闭上眼头紧紧抵在了栏杆上,希望能回忆起昨天晚上那个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梦里面看不清面貌,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袭击了自己。
  
  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回去的时候车速有点快,到达应家庄园的时候还没有天黑。

今天出来迎接的并不是年迈的管家而是卓叔,玫瑰园的花匠。夕阳照在他古铜色的皮肤上,笑起来的时候皱纹像丘陵一样起伏。
  
  “卓牧明天就要到公司上班了,谢谢少爷。以后也要承蒙少爷的照顾了。”老花匠的身上无论何时都会沾着泥土。
  
  应泽楷点了点头,径直走了进去。

  管家已经准备好了晚餐。
  
  “少爷,上午的时候左少爷来过,只是喝了杯茶就走了。”管家的声音里透着苍老。
  
  连他自己都快要忘记的事情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