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剑情殇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梗概

一句话梗概:十剑至上,唯心不可破!

十剑至上,唯心不可破!

第2章 醉翁之意




 回顾在陈府度过过的时间小倩看到了树叶一片片落下,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这些树叶落了,明年又会又新的树叶生长,谁有会记得这些旧的树叶曾经来过,谁有会记得他们留下的传说。这不正是自己吗?自己去落叶一般匆匆的来了,时间轮回自己走匆匆的走了,世间会有几个真正在乎自己的人记得我曾经来过。如今被安置在这如此冷清的地方,又怎么会有人记得?而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走走什么意义呢?

  这一次小倩主动地来前院找陈将军。

  陈将军看见眼前这个女子似乎又瘦了一圈,那一份憔悴怎不让人心怜。

  “小倩觉得自己打扰时日过久,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这是小倩第二次抱住陈将军了,和上次一样还是那么紧,那么沉醉。而陈将军也没有推开小倩他选择了沉默。

  “别后难在相见,还请将军多多保重。”小倩说完这句话就捂着嘴巴走了。

  “小倩……”看着那远去的背影,陈将军不知何去何从。陈将军拖着沉重的身体回到屋中他一下看见了小倩为她做的衣服突然一阵心跳,怅然若失。


  “滚滚红尘,谁与我同醉。千百年呼唤,那一抹未尽的相思。饮一杯浊酒,换一份清醒,一份醉。叹一声,红颜老死奴为谁;问一句,来去匆匆谁憔悴。”

  小倩一边弹琴一边歌唱,这或许是她最后一次在这个小院中吟唱了。

  “小倩……”

  当陈将军不顾一切的朝后院奔跑的时候,他的心被“别走”两个字填满了。这一刻陈将军才真正的理解了妻子所说的激情。

  “老爷,小倩小姐她已经走了。”

  “杨柳迎风四月春,青鸟辞书北向飞。落花流水今尚在,乌鸦血染白蔷薇。半盏红烛霜林路,海棠依旧伊人瘦。明明相思终惜别,无缘相逢各天涯。”

  这是小倩留下的最后的文字,他就这样离开了,她胡会去哪里呢?难道缘分就这么浅吗?真当是:若说无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为何心事终虚化?

  她还是走了,这都是自己太过于绝情,但凡自己有一点挽留之意……

  “阿六!”陈将军大喊。

  “老爷,您就放心吧!我已经叫人备好马车,跟过去了。”阿六嬉皮笑脸的说。

  陈将军,一甩袖子,“备车!”

  已经到了不惑之年,并且久经沙场的陈将军一向注重内心的修为,他遇事冷静,沉着淡定。可是这一次他却慌了!

  陈将军带着几个随从,向城外走去。四三个时辰过去了,天渐渐的黑了,他们竟没有找到任何的影迹。

  “啊!”就在这时候,随从中的喜田大叫一声。“老爷,你们快过来啊!”

  只见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七、八具尸体,都是陈府的家丁。

  这一刻,陈将军的心仿佛窒息了,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双腿不住的打颤,他甚至忘记发生了什么。

  “老爷,长青还活着!”阿六大喊。

  这一声大喊把陈将军带回了现实,强忍着心头的疼痛,他扶着长青的肩头,“快说,是谁干的!”

  “老爷,是吴天地。他,您,您……上青岗峰……”话还没有说完长青就断气了。

  陈将军不禁深思,我和吴天地并没有太深的交往,也没有什么地方得罪与他,他为什么如此下作?疑惑和愤恨占据了他的内心。

  “阿六,上峰!”

  “老爷,今天天色已晚,况且我们没有任何准备您看,我们是不是……”

  “费什么话!”阿六撇撇嘴无趣的跟上了陈将军。

  “陈将军大驾光临,吴某有失远迎,当真罪过。”吴天地潜退了身边的两个美女,迎上前来作揖。

  “吴帮主不必客气,抢劫杀人尚不可计,这算什么!”

  “哈……”吴天地先是一愣,随即大笑。

  “将军当真小气!吴某只是想请小姐到鄙帮休息!没想到他们拼命阻拦……”

  陈将军握紧双拳,紧咬牙关。“原来如此!不知家奴小倩在哪里?”

  家奴?吴天地心头暗笑。

  “哈……陈将军大可不必如此。吴某只是请大小姐到鄙帮小憩一会!”

  大小姐?是啦,小倩和露露的年龄相仿,而且又有家丁跟随,难怪!

  “既然这样,你为何杀我家丁?”陈将军终于爆发了。

  “呵呵!此言差矣!我们只是请小姐做客,他们拼命阻拦,所以才出此下册!”

  “你,强词夺理……”

  “把小姐带上来!”

  小倩的身体僵直,目光呆滞,就像把魂抽了走了,只剩下了一具臭皮囊。

  “你,他怎么啦?”陈将军指着吴天地说。

  “将军不要激动,吴某只是为了平复小姐的心情,点了她的穴道。”

  陈将军看着吴天地厚颜无耻的样子十分厌烦。

  “你到底想怎么样?”陈将军施展自己的看家本领,一步就跃到了吴天地的面前,伸手锁住了她的脖子。

  “将军,我吴某好歹是个帮主,还请你放尊重点!”吴天地拉开了陈将军的手。

  陈将军只感到一股热气传入体内,顿时身体燥热,不由得一惊!

  “你……”

  “陈将军,陈百寿。吴某对你们朝廷中人向来敬重,只是你太不识抬举,我才只得出此下册啊!”吴天地不在嬉皮笑脸,转为严肃。

  “嘿!”陈百寿拔出佩剑就向吴天地刺去,只见吴天地并不还手,不论陈百寿的剑从何方刺来,他都只是稍移身体便可躲避。

  “将军!”吴天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跃到小倩身边,陈百寿投鼠忌器,再也不敢妄动了。

  “无赖!”陈百寿感到身体困乏比刚才还要燥热,就像身边又围了一个大火炉。

  “对了,忘记提醒将军,你中的是七伏散,不可轻易动武动气,否则。”

  “你到底想怎么样?有话快说!”陈百寿一个儒雅之人再也忍不住了。

  “鱼肠剑!”吴天地狠狠地从嘴里突出了这三个字。

  “鱼肠剑,逆理不顺,弑君杀父。”这是父亲陈显当年告诉陈百寿的话。

  “鱼肠剑?”陈百寿不禁疑问。

  “当年先帝东征北疆,被敌军所困,将军的曾祖父陈光宗不就是用鱼肠剑大破敌阵,救出先帝的嘛。”

  “这件事情我也曾听家父提起过,那只是一把普通的剑。只是曾祖父剑法高明……”

  “我说将军啊,陈家剑法我刚才已经领教……”

  陈百寿的脸更红了,堂堂大将军打不过一个小派帮主,受制于人。

  “七天之内,交不出鱼肠剑,我就送她亲自去问问她的太祖父!”吴天地的目光直指小倩。



第3章 孰是孰非



  
  陈百寿下得山来,心中非常的惊慌。吴天地的额度是远近驰名的,小倩到了他的手上,一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但是吴天地所提到的鱼肠剑自己也是确实不知啊!再加之身体上的“七伏散”,燥热难当,他的心里更加慌乱,他只得去求救,当年和父亲征战沙场的大将宋仁通了。
  这宋仁通一把年纪,倒是生的精神,身高八尺有余,头发花白,却是一副童颜。陈百寿说明了来意。
  宋仁通眉头微皱,轻拢着胡须说道:“那已经是五十多面年前了,太祖皇帝深陷敌阵,陈老将军手持一把普通兵刃冲入阵中。可不知为何,那兵器突然间像被注了一道灵魂般,无视敌军的铠甲,直冲直入,杀了个三进三出,把敌军打的是落花流水啊!”
  
  满头白发的宋仁通仿佛又回到了五十多年以前,又回到了那个战场,有看到了陈光宗将军无谓杀敌。
  
  “可一人难敌十手,陈老将军,最终是腹背受敌而亡啊!”宋仁通眼里噙着泪。
  
  “那把剑呢?”陈百寿追问。
  
  “等到我们再去寻找的时候,只是老将军常用的那把普通的剑,而那把神剑以不知去向。”宋仁通的口气是那么的惋惜。
  
  “是吗?会不会是被什么人拿走了?”陈百寿就向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不可能!”宋伯斩钉截铁的说,“敌人都被他打退了,没有人敢再上前。而自己人非死既伤而我是救兵中第一个冲向战区的。”
  好不容易得来的线索就这样断了,陈百寿彻底失望了,他像是一个泄了气的气球,耷拉着头,没有丝毫的生气。
  
  “这样吧,我修书一封给崇元师太,她是得到高人,又是我至交好友,定会助将军一臂之力。”
  
  “既然这样,在下就拜托宋伯了。”
  
  时间过的好快,转眼间便是七天之后。陈百寿携同崇元师太及阿六等人再次来到青岗峰上。
  七天后的吴天地,更是洋洋得意,摇头晃脑,嘴微撇着。
  
  “陈将军可不诚实,竟然带来了帮手。”吴天地摇头晃脑的说。
  
  “我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陈百寿说道。
  
  “哈……”吴天地仰天长啸。
  
  “吴帮主,贫尼受朋友之托前来主持公道!”这时候吴天地看了崇元师太一眼,只见她身穿缁衣,手持拂尘。皮肤上有少许纹络,眉不点而蹙。看起来年轻时不失为一个美人胚子。
  
  “师太,此言差矣!公道,何峰夫妇在江湖上突然失踪,谁有给他们公道?江湖之上,武功,计谋就是公道,这一点,师太应该最清楚吧!”吴天地直勾勾的盯着崇元师太。
  
  “吴帮主,往事如过眼云烟,又何必苦苦纠结!”崇元师太双眼微闭。
  
  “哦?哈……”吴天地仰天大笑。
  
  “吴天地你又何必啰嗦?小倩呢?”陈百寿大喊。
  
  “有了帮手就是不同!”吴天地冷笑,“陈将军,我要的东西呢?”吴天地的嗓门提高了一截。
  
  “吴帮主,世上已无鱼肠剑!”崇元师太一本正经的说。“昔日专诸刺杀王僚此剑已然断裂。”
  
  “师太此言差矣。这都是传说,又有谁目睹了这一切,有谁看到了断剑。有谁可以证明此剑以断?”吴天地反问。
  
  “这是不错,可吴帮主有怎么知道此剑还存于世上,而在陈将军府中?”
  
  “哈哈……陈家剑法鄙陋无比,可是陈光宗却在……”
  
  “你住口!”陈百寿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他大叱一声,努上心头,只感觉浑身灼热难当,汗水顺着脸颊滑落。
  
  “鱼肠剑乃是一把刺客之剑,一把勇绝之剑。怎可落入无耻小人之手。别说我没有,就算我有也一定不会拿出来!”陈百寿强忍暑热,奚落。
  
  “那么一门忠烈为国为民的将军府必是拥有这勇绝之剑了。哈……否则这么鄙陋的东西怎么可以杀退千军万马呢?”吴天地也不甘示弱。
  
  “你……”陈百寿怒火攻心,再也忍不住了,举起佩剑向吴天地杀去,就在这时陈百寿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陈将军!拿解药来!”崇元师太手持拂尘向吴天地摔去。吴天地立刻纵起躲过,拔出手中的佩剑。可崇元师太的拂尘就像是蜘蛛网一般,立刻把吴天地的佩剑卷走了。吴天地左支右绌,十分狼狈。吴天地心中大惊,这老尼姑的功力当真是不浅啊!只用了五招崇元师太就用相同的招数勒住了吴天地的脖子。
  
  “快,拿出解药来!”崇元师太命令。
  
  “师太息怒!您是得道高人……”吴天地涨红了脸,困难的呼吸着。
  
  “少废话,拿出解药来!”崇元师太不耐烦的说。
  
  吴天地哪敢怠慢,急忙拿出了解药。
  
  “人呢?”崇元师太追问,并列手上加了力度。
  
  “快!”吴天地双腿打颤,话语中也有几分颤抖。
  
  小倩被带了出来,她更加消瘦了。惨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还是那样呆呆地。崇元师太看着小倩不觉得心头一震,这女施主如此面熟,倒像是在哪里见过一般。
  
  崇元师太没有在多想替小倩解开了穴道。小倩四周张望,像是在审视周围发生了什么。
  
  “将军!”看见躺在地上的陈百寿,小倩立刻扑到陈百寿身边。
  
  “他怎么啦?!”小倩一边推陈百寿一边喊。
  
  只听“啪”的一声,那个白色的劣药瓶抛到了小倩身边。
  
  崇元师太又是一使劲。
  
  “两颗,您轻点儿!”吴天地皱着眉头说。
  小倩颤抖着打开了盖子,取出了两粒丸药,送到了陈百寿口中。
  
  “将军!”小倩看着转醒的陈百寿叫道,并不自禁的就下了泪。
  
  “小倩!”陈百寿紧紧抱住了眼前这个憔悴的人,“对不起,我再也不放你走了!”
  
  “阿弥陀佛,吴施主以贵为一帮之主,又何必听信流言,而苦苦相逼呢!”崇元师太质问吴天地。
  
  “师太是高人,在下是凡人,我没有师太那么大的德,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呢?”吴天地反问。
  
  “吴天地,小人,不得侮辱师太!”陈百寿说。
  
  “哈哈,天下自有公论。”吴天地坚定的说。
  
  回到府中,陈百寿主动抱住了小倩。小倩的眼泪不自觉的滑落,顺着脸颊流到了陈百寿的脖子上。
  
  “小倩,以后不可以在哭了,要保护好自己,为了你,为了我。”
  
  “嗯嗯!”小倩拼命点头,“将军我会的,不论发生什么事我也不会想着离开了,愿与君祸福相依。”
  
  就像小倩说的那样,他不需要任何的名分,只要两个人相守在一起就好了。小倩有搬回到后院。这次他不用对着落叶发呆了,陈百寿每天都会来看她,和他一起吟诗作对,好不快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