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男主从小因先天缺少左手大拇指一节指骨,时常被同学嘲笑,欺负。后得到祖祠中的一节指骨,从此踏上茫茫无期的修仙之路,虽历经百炼、今世为尊,却不见长生。为求长生,修轮回法、只身入洪荒时期,重修前世。修万物本源之法、炼自身百骨为器,修轮回法,破九天城,终成仙,人称器祖

第1卷 浮云若梦





第1章 忍辱负重



路不算远,从镇子走到林场,再翻几个山头就可以到家,但对楚云来说,这条路是唯一回家的路,也是最不想走的路,这几年楚云没少在这条路上吃跟头,倒不是因为一个人不敢走,而是因为同班几个不爱学习的同学时常在这条路上突然出现‘欺负’楚云。什么家庭作业、暑假作业一大堆的塞给楚云,对于别人来说是欺负,但对于楚云来说,确是不可多得的“救助”,因为楚云需要这些书籍来弥补内心的遗憾。
爷爷原来是村里的教书先生,所以家里人的名字算是村里最好听的。楚云的父亲楚焕东、爷爷楚渊鸣都是楚家庄朴实的护林人,楚家庄也就这爷俩每天负责林场的消防安全以及防止盗伐林木。其他的都只是挂个名。在楚云9岁那年,也就是六年前村子举村搬迁后,政府在当地开了一家食品制造厂,村里人身体健壮的都去了那里上班,就剩下了楚云一家人,母亲王琳在家做饭,偶尔有时间去镇子上买点生活必需品。因为家境贫寒,家里就只有爷爷和父亲的护林补贴,家境贫寒,所以家里人为了让楚云上学,只能让弟弟提前辍学。弟弟在家喂养俩头猪,白天帮长辈干活,当一个小护林人,晚上听哥哥讲课,当一个“小学生”,正因为这几年忍辱负重影响,楚云的心思缜密,比起父亲不及,但也比较沉稳。
傍晚时分,林间的小道安静了下来,只有沙沙的虫鸣声,天边的晚霞将整片连绵的山脉包裹在赤色的温暖拥抱中。炎热刚退,楚云将破旧但崭新的校服上衣拉链拉到半开,急匆匆的走着,左手放在兜里,嘴里叼着顺手采摘的狗尾巴草,背着书包,急匆匆的低头走着,脑中回想着白天发生的事情。
“呦,四指,这么急着回家,是不是看我今天被老师骂,想早点回家偷着乐”
听到熟悉的声音,楚云急匆匆的脚步停了下来,头抬起来看着这几个和自己一般大小的同学对着自己嚷嚷,带头的叫李成,左边的叫王宝,右边俩个和他俩关系不错的玩伴。
“实在不好意思,昨晚王宝的卷子写完之后家里突然停电了,睡的比较早,你的卷子没写完,我今天回去保证写完,连带昨天的那份卷子”楚云露出笑容说着“要不明天的作业我也帮你们写怎么样?”。
李成向前走了几步到楚云跟前说到:“哦?那你意思王宝的卷子应该先写,我的放在后面垫底是吧,今天不教训你一顿是不行了”说着就给了楚云一巴掌。
李成后面的几个同学都傻眼了,毕竟都是初二的学生,李成也是有点不知所措,平常自己都是吓唬一下其他同学,今天怎么真动手了。
楚云也被突然的一巴掌惊了一下,脸上火辣辣的疼,自楚云记事起,五岁的时候因为把爷爷的烟袋偷偷做成沙包玩,被父亲在屁股上踢了一脚,爷爷还因为父亲打楚云狠狠地骂了父亲一顿。自那以后父亲再也没有打过楚云。
楚云右拳紧捏、默不作声,眼睛直直盯着李成。盯的李成有点心里有点发慌。
“怎···怎么,你不服气?有本事用你那长着四根手指的手来打我呀”
楚云想了想家中的弟弟,深呼吸了下说到:“没事,你把卷子和今天的家庭作业给我就好了”
李成见状,心里暗喜,得寸进尺的说到“量你小子也不敢打我,四指,来把左手让哥看看,是不是有啥不一样的,就一个废物,家中还有个只会喂猪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