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罗唯译一心想脱离农村,但他又放弃仅有的一次机会。在一次偶然中邂逅了自己的爱情。在爱情被阻断后,他不明辨是非,失去理智。逐渐变得自暴自弃。终日浮浮沉沉,浑浑噩噩。
本书以他为主要线索牵出了一系列悲心的故事!

人间封面

第1章 章标题





第1节 第一章



  
  东镇,一个川北丘陵地带的小镇。我不说,远方的朋友是不知晓的。镇上不大,只有散乱的三四条街。有一条从远方延伸而来的土马路绕半个镇子而过,还有一条细流汇成的河依傍着土马路也绕半个镇子而过。最终,土马路与河的尽头在哪里?我没有去过;砖瓦结构的房子在镇上占了多数。三层以上的楼房占了少数。别看我说的这么朴素,要是在逢场天,那场面比县城还要热闹。
  
  中元节刚过,就连续下了几天的绵绵雨。地面的低洼积满了雨水,四处流淌。树叶尖的水滴像狗嘴里拉长的哈喇子,两头粗中间细,它撑不住力,又飞快地断了掉下来。没打伞的都跑的快,又不择路,偏来倒去的踩得黄水四飙。
  
  在这样的湿天气里,东镇的“花街”却是异常的乖美和热闹。从“花街”的街头望出去,连成梭子似的雨伞像花儿一样地晃来晃去,整条街的雨伞把整条街变成了花。“花街”这冒出来的名字,据说是当地的一位“诗人”在写诗的时候触感而发,禁不住嚷出来的。
  
  其实,像这样的情景,要是落雨天,其它地方也同样的存在吧!尽管没有实实在在的花,听上去却又是这么的美丽!要是在晴天,远方的朋友,你若慕名而来肯定会败兴而归,这名不副实的名字实在是枉费了你舟车劳顿一番。
  
  原本一条平常的街,却因为它的名字,在短短的时间里,变成了热闹,繁华的街道。为了凑热闹,那些有事无事的人都要往“花街”跑两趟;那些相亲的,请客的、耍猴的、算命的、说书的、敲锣打鼓的,卖狗皮膏药的等等等等,全都往这条街涌来。街道两旁的茶馆,酒馆就像吃“流水席”那样,一天到晚没有停过。商店、布店、服装店、批发店、零售店……那些成山成堆的货物堆的满满当当。
  
  八十年代末。这条街因为人多热闹,就成了很多产品的综合交易点。进来又出去的商品在这条五百多米长的街道上新生和退化。无数个产品在连成排的红砖青瓦房的门前不断地更替和换代。总之,会变了花样地取悦于人。
  
  “移花接木”,街头右边那三家小酒馆,都重新写着带花的名字。这是在“花街”喊出名以后才改过来的。第一家叫“杏花”酒店,紧挨着的是“桐花”酒店、靠着“桐花”酒店的是“凤仙花”酒店;其余那些百货店、电器设备店、酒水店、服装店等等均在街道的两旁。整整齐齐的产品在店内码着,铺着、摆着,让人眼花缭乱。
  
  街尾部分有五十米是青砖砌成的墙。墙上面抹着白灰,白灰上都用彩笔画着些千状百态的小人物。有的面目可憎,有的和蔼可亲。这是一幅仿着《清明上河图》而作的壁画。由于尺度有限,这幅壁画只仿画了一部分。画中间的上方位置写着斗大的四个红字:“和气生财”;要是逢场天,逛街的人要是累了,必定在此处歇脚闲谈。一些上流或者一些下流的新鲜事,过不了几天便在其他地方又夸大其词的传播。手舞足蹈的比划和唱腔似的言论通常把这里挤得满满当当。南来的和北往的通客走到这里又只得原路返回,绕着弯的进来和出去。;四处的手艺人把自己的手工业产品兜在怀里通街的吆喝叫卖。然后,又换米面油盐或酒水香烟。
  
  在这人潮涌动的街上,有一位年轻人坐在‘桐花’酒店门口的长凳上。他双手环抱在胸前,一条腿搭在长登的一端。焦湿的头发裹得像坨毡窝子。脖子没长骨头似的靠在一边。他打了一个呵欠,嘴巴成了一个没有底的圆洞。鼻子眼睛立马皱成一坨。他松开一只手,用手托着腮。另外一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