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落

第1章 吸血伯爵——康



天空愈发的阴沉,不时有金光从中划过,照亮一角天穹,显露出浓厚的乌云。

紧接着,从云层中传来沉闷的声响,云层在巨响下瑟瑟发抖,仿佛下一刻就会被束缚着的巨兽撕裂。

康斯坦的双手仍紧握那把象征家族荣耀的断剑,血染红白刃,从断处滴落,滴哒作响。

他的脸因失血过多而显得苍白,身躯也开始颤抖,染血的双手在微弱的蓝芒下闪烁着令人心悸的色彩。

那个人归来的话,一定会追回家族所逝去的辉煌吧!

“那些逝去的终将被我们追回。”这可是那位用一生去完成的誓言啊!

只要他归来,我就能……

康斯坦渐渐收回游离的意识,身子奇迹般地平稳下来,虔诚呼唤着家族的传奇——康伯爵。

随着血液的浸渍,断刃上浮现数层凹槽,如脉络般交错,错综复杂。鲜血顺着槽痕流淌,逆流而上,汇入握柄处的球形空洞中。一滴又一滴,断刃似千年饿鬼般,贪婪地吮吸康斯坦的血液。“啊-”康斯坦一声闷哼,继而又投入血祭。

当一滴血占据空洞的最后一丝空隙时,断刃震动,康斯坦能清楚感受到它的喜悦,他盯着那颗刚凝聚而出的圆润的血珠松了口气,总算是完成小绿笔记上的第一步了。

此刻,古堡外刮起狂风,夹带着亡者的哀鸣。阴沉天空中的动静也愈发壮大,金光变成长蛇在黑暗中狂舞,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企图冲破束缚,发泄怒火。

古堡内则是一派神奇的景象。血珠成形后,康斯坦的脚下浮现一个又一个复杂的法阵,向四周扩散,直至将古堡笼罩在内,无数美丽的光粒从虚空中飘出,缓缓移动,血珠也往空中抛撒细小血色光粒,两种光粒交错运转,一时间,恍若天国。

康斯坦却没有闲情去欣赏那美丽的运转,他从中感受到一股比骷髅王更加浓郁的死亡气息,在平静的光粒下潜藏着巨大的危机。

更重要的是,现在到了小绿笔记中所提到的最关键的一步。康斯坦的眼前开始发黑,意识开始消散,他脑海中浮现出艾琳的身影,,带着笑意,向他伸手。可血祭还未结束,他不能倒下,无法回应,只能看着那道身影再次离他而去。

康斯坦费力咬破舌尖,腥甜的味道在喉间蔓延,为他带来短暂的清明,康斯坦站在那虔诚吟唱古老的咒法。

随着吟唱的进行,光粒忽然狂暴起来,融入地上密集的法阵中。

轰的一声巨响,复杂法阵上冲起一道巨大的光柱贯彻阴沉的天际,世界在这一刻恍若静止,只剩下那道光柱贯彻天地。

光柱化作通道,连接地狱与人间。在光柱的彼端没有云,也没有色彩,更没有生机,只有亡灵在嘶吼,宣示着它们的存在。那是遗弃的屏障,地狱的壁垒。

咚!咚!

屏障上出现一道道细小的痕迹,有拳痕、爪印,渐渐有了些许颜色,点点红蕊在那绽放。

嘶啦一声,两只浴血的利爪刺透屏障,蛛网般的细交迅速往四周扩散。随着一声怒吼,利爪扭曲
,反抓屏障进行拉扯,硬生生撕裂出一道黑色豁口,一道红光从中一闪而后。随后,屏障迅速复原,光柱、法阵也重新没入地下,云层重新聚拢,天空重新恢复阴沉的模样。

世界再一次运转。巨兽进行最后的冲击,血雷取代金蛇在天驰骋,划破长空,咆哮不止,宛若神的怒吼,空中下起淋漓的雨,血色的大雨无情敲打着大地,大地覆上一层妖异的红芒。

红芒中飞出数百只紫蝠,张开血口,任血雨在它们的齿舌间四溅。

“你,会后悔的。”紫蝠们一齐开口,而后,它们彼此撞击,紫光闪动,从中走出一名中年男子,眉宇间与康斯坦有着一丝神似,嘴角还残留着一丝血迹,他的长发白如雪,在风中飘舞,古老制式的盔甲上有黑色血液缓缓流淌,腰间别羞一把红色巨鞘,雨水穿透他的身体,滴落在地,溅起细小水珠。

雨落在康斯坦身上,他下意识地抬头,看到漫天血雨,先前的异象消失不见。他又望向断刃,它已停止吸食自己的血液。康斯坦低语,“成功了?”

“成功了,可你会后悔。”前方传来一道声音回应他的迷茫。

康斯坦应声望去,有一道虚幻的身影在向他靠近。

“你归来了,康?”康斯坦还未来得及表达自己的欣喜便昏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