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异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处于民国时期的萧然,经历了家破人亡,被他的管家萧逸拼死救出,经历了追兵,躲过了堵截,萧逸将他背到茅山上的一座破道观的外面昏死过去,这时遇到了可以改变他一生的人,这个人就是他的师傅——张青峰,在张青峰三下五除二的装逼模式下,赶走了追兵,老道收取萧然为徒,穿他本事,再知道老道士是茅山第八十一任传人之后励志做一个正义游侠,期间老道士为了历练萧然,派他下山除鬼尸,经历了艰难险阻完成了任务,但是这次回去其叔萧逸不辞而别。
  并结识骗子孙道士,在老道士知道传孙道士道法的是他的师兄修远,也为了寻找叔父萧逸,就派萧然和孙骗子下山去苏州寻找师伯修远,红尘乱人心在苏州打打闹闹认识了林雪瑶,进城投宿酒店,救了一位书生——姜寰,第二天赶上了比武招亲,正是那位冤家大小姐——林雪瑶,自然少不了一番打斗最后以林雪瑶口头胜利败在萧然手下,于是萧然走了桃花运,被林老爷留下成亲,夜半,孙骗子突然消失无踪,林雪瑶和萧然不顾家人反对追了出去。
  苏州城外有个妖洞,打死男蛇和女狐狸精之后,却没发现那孙胖子的踪迹,难道任务就此结束,沿着山洞来到了洛水河,在哪里意外的发现在许医仙家中昏迷不醒的孙骗子,为了解救孙骗子,需要九种药物,林雪瑶和萧然自然义不容辞的寻找药物,医仙自然就会救醒孙骗子,孙骗子解救成功,可洛水镇又被危机笼罩,要解救洛水镇需先去向南的白玉佛寺,收服白玉佛精灵所化的精灵——石头,在向西去乱葬岗,里面有一个将军墓,是一座多层的地下迷宫,打倒最下面的青面鬼王,就可以解救洛水村,回到洛水村发现许医仙的女儿许慈被抓到了引魂山,于是一行人又去英雄救美,在村的东南方向等我山洞内,发现了许慈,可是被风月城主击败,并向萧然索要秘籍,林雪瑶为了解救大家答应被风月城主带走。
  其余人在返程路遇师叔修远,并和他回到了茅山之上,在山上跟随其师叔修行,为了解救林雪瑶甘愿进入茅山镇妖塔修行,解救林雪瑶,在塔中觉醒了与林雪瑶的前世记忆。
  要救林雪瑶需要到风月城中去,找那风城主本来萧然执意要去风月城中解救林雪瑶,这时接到师傅张青锋的传讯,让他回去,接受自己得衣钵,并寻找当年茅山失落的两件重宝,天师袍,以及斩妖伏魔剑,并把自己手上的茅山大印传给了他,并告诉萧然因为自己当年的过错导致茅山大难将茅山三宝中的两宝丢失,万念俱灰,下山在红尘中寻找茅山重宝,可惜终其一生也未果,在弥留之际,托付重任,萧然为了解救林雪瑶,也为了完成师傅交托的重任,同时也接到叔父传信知道杀亲仇人下落,就这样萧然踏上了新的寻宝复仇之路。
  孙骗子以及萧然听说当年那场茅山浩劫之后,夺走天师袍的来到人,曾经去过酆都,两人在酆都遇到阴阳商人:冯唐,打算购买离魂散,进入酆都找寻天师袍,结果发现离魂散不过是普通面粉,想到之前师傅传给自己的大印可以印制冥钱,贿赂鬼差,顺利进入酆都,进入酆都发现里面冷冷清清,原来这里的鬼王早知道今天要来,提前设下埋伏等两人狼如虎口,危机时分,萧然到处自己乃是张青峰传人,小鬼头领震惊,将二人奉为上宾,二人不明原因,原来是师傅以前无意之中救下的小鬼,萧然提出寻找天师袍,可是二人对小鬼头目逼问之下,小鬼头目无奈道出天师袍被其上司,恶鬼血狱掌控,说完出发体内禁制身死,鬼王瞬至,将二人重伤,萧然激发茅山大印,将鬼王打败,取得天师袍,逼问斩妖除魔剑下落。
  从这鬼王口中知道,斩妖除魔剑被一个名为坤沙的道人夺走,并告诉一个大概地址萧然马不停蹄去寻找斩妖除魔剑,路遇其朋友萧寰,姜寰这时已经转投风城主门下,提出要与萧然决斗,萧然念及旧情,被姜寰刺中假死,原来萧寰一直喜欢林雪瑶,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得知姜寰乃是萧寰的朋友,就杀死其父母,姜寰为了报仇,假意投靠风城主,并借机刺中萧然命脉,激发导致萧然假死功力大增,风城主得知真相,杀死姜寰。
  姜寰死前告诉萧然,原来那坤沙道人隶属风雨城主的管辖,就是他将剑夺取,放在风月城中,姜寰已经在风月城主手下偷出斩妖除魔剑,埋在洛水镇,萧逸也在此时现身指出那风雨城主,为了夺取萧家的万剑雷霆道术,杀死其双亲,,萧然得知真相,愤怒至极,联合孙骗子,取出斩妖附魔剑,这时风月城主赶到,被萧然手握茅山三宝惊走。
  事后其要挟萧然交出茅山三宝,不然杀死林雪瑶,萧然无奈,交出重宝,风雨城主分派手下四处寻找可以吸食血液的少年少女,功力大增,生灵涂炭,就在萧然万念俱灰的情况下,萧逸将万剑雷霆道术交与萧然,萧逸告诉萧然这道法萧家近代无一人练成,萧然闭关九九八十一天终于修炼成道术——万剑雷霆。(此道术威力极大,但需在万念俱灰的情况下才能练成。)
  最终一人一妖在落霞山上对决,萧然的招数一次次被风雪城主挡回,突然,其师叔到来,告诉萧然要想杀死风月城主必须有人血祭,林雪瑶,孙骗子,师叔,许医仙……血祭,萧然使出禁咒,万剑雷霆,风月城主为来得及做出反应,已被打的灰飞烟灭,萧然也因使用禁咒昏迷过去,梦里遇见玉佛寺精灵石头,石头为了报答之前的恩情,救活众人。
  萧然用阳寿使用禁咒,杀死风月城主,林雪瑶终于和萧然走到一起,两人明白活在当下的快乐,四处云游。
  

第1章 道观雨夜





第1节 节标题



一道闪电划破了漆黑的雨夜,一个道观里老道士正在睡觉,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是哪个王八羔子这么晚了还不睡,无量寿佛,怎么又骂人了呢。”老道士睁着那带着眼屎的眼睛说,趿拉着他那双露着脚趾头的鞋,提着那盏还略微发亮的灯笼去开了门,门外一个穿着月白色衣衫上面绣着飞舞的彩蝶的中年男人倒在地上,衣衫已经被雨水和血水浸透再加上地上的烂泥污浊不堪,怀里抱着一个仅三四岁的孩子,看到有人开门,汉子急忙发出呼声:“师傅,救命啊,救救他”老道士脸上不耐烦的翻了翻眼皮对汉子说:“救他,我看你都未必能挺过去。”汉子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支撑着满身伤口的身体跪了下来,用那张早已被雨水冲刷的发白的脸满脸哀求对老道士说:“这位大师,这孩子的父亲被贼人所害,我是他家的管家,应主人所托,带少主人逃了出来,我……”就昏倒了过去,老道士无奈的一看“得,这下子觉是不用睡了”便满脸轻松的单手提起一个一二百斤的汉子拎在手里,“这他娘的,老子的第一次都给你了,小家伙是吧,哎,罪过罪过,不能骂人,不能骂,无量天尊。”老道士贼眉鼠眼
  的对手里抱着的孩子抱怨道,突然看着手里孩子笑着拍手老道士感觉不对劲,低头一看泛着油光的道袍都被孩子的一泡尿湿透了,,老道士眼珠子猛的瞪圆,一张老脸不自觉的抽动了一下,良久,欲哭无泪的长叹一声“祖宗啊,这可是师父传给我的,造孽啊!师父,徒儿对不起你啊”师傅,这是师傅送给我的啊,你竟然给我尿了。”老道士还想要对手里的孩子说什么,突然想起手里还拎着一个浑身是伤的汉子,马上把孩子放在打坐的铺团上,给受伤的汉子放在了床上,去那边角落里翻箱倒柜的找了起来,终于在香炉里翻了出来一个沾满香灰的葫芦,“哎呀我擦,……咳,咳,你小子藏这了”回到放中年男人的床上,撕开那已经被雨水血水湿透的衣衫,从葫芦里倒出一粒药,还别说这药暴露在空气里,竟然散发出香味,老道士满脸肉疼的喂了汉子服了下去,又拿出外表发黑的布条给汉子满身的伤缠了起来,最后又打了个蝴蝶结,老道士如释重负的呼了一口气“终于完事了,佛祖说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嗯嗯,不错嘛,老道士盯着蝴蝶结看了半天,好像打了个歪扭七八的蝴蝶结有多了不起似的”又给汉子盖上那好像发了霉一样的被子,抱起了在铺团上张牙舞爪的孩子,放在汉子身边,转身去了另一个房间,坐在蒲团上打起做来。“嗯!不对啊,我记得之前天上好像出现过异象,让我看看”就在蒲团上疑神疑鬼的掐算着,他那好似鸡窝似的头发随着他的晃动不时还掉落着黄色的粉尘,“咣,咣”随着敲门声的想起,门外不时还穿出“这有人吗?就一个破道观”“是这吗?”“错不了,你看地上的脚印还有血迹。”老道士刚要从手里掐算出点什么,就被敲门声打断了,他张开那满是黄牙的嘴不耐烦的喊到,“吵什么吵,老子他妈的正在想明天吃什么,都他妈的给我打岔忘了。”外面的人听到,马上就想做出回应告诉里面的人把浑身是血的人还有孩子交出来,这时一个长相猥琐,留着两撇八字对胡子的人脸上带着谄媚的喊到“大师我们是上山来烧香求平安的,结果在山下迷了路,这外面雨太大了,我们想避避雨。”老道士本来刚忙活完,这又来一波人,本来就小的道观,再进来就能打几桌麻将了,而且平时这小道观本来就香火很少,这外面下着雨冒着雨来烧香拜佛不是傻子,就是床上汉子的仇人,便转了转他那双明亮的眼睛装出慵懒的声音就对外面喊到“太晚了,我已经睡下了,要想烧香保平安,明天再来。”外面这一听这不行啊,本来就是来追杀这一大一小的,这完不成任务,回去还不得被三爷吃了,想想三爷那散发着红色光芒的眼睛就打颤,这时一个身穿黑色短打的男人拿着雨伞浑身僵硬从这人群中走了出来,对老道士说“不是都说出家人慈悲为怀吗?我们就休息一会儿,等雨停立马下山,何况我们听山下的人说,这有个老神仙住在这,就想拜访您,还拿了十块大洋。”“什么?_?十块大洋,昂,你们等一下,我突然觉得出家人应该行个方便,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老道士一听有钱可拿满眼放光,三下五除二的穿上鞋拿起灯笼便走到门前,对门外的人说“哎呀呀,来看我就看我,还拿钱不用这么客气了,生分了不是。”随着话音刚落便打开他那扇晃晃悠悠的门,仔细一瞧无量天尊的他妈呀,这门外站了七八个穿黑衣服的人,都拿着雨伞,腰后插着鼓鼓的东西。这他娘的用避雨,骗谁呢。先前那个满脸猥琐留着两撇八字胡的男人走了出来满脸不屑对老道士说“臭要饭的,看没看见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抱着个小孩来”老道士本来还以为有钱可那,大雨天的还能拿外快,满心欢喜,一听这小胡子的话,老道士眼睛瞪得贼圆,一边晃动着他那鸡窝一样的头发一边冲小胡子吼道“臭要饭的?老子是茅山正宗第七十八代传人的师弟,--玉清子是也。”八字胡也听不明白什么传人,反正这老头子穿得跟要饭的似的,不说他那鸡窝一样的头发,他那浑身散发的一股饭馊了的味都要把自己恶心吐了,就捏着鼻子满脸嫌弃的对老道士说“我们要进去看看,赶紧滚开,别误了爷的大事”本来老道士对于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不可能参与,但是老道士的脾气就是遇硬则硬,吃不得一点亏,当年那件事就是这样,要不然老道士也不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这个事稍后再提,再说眼前的这个问题,老道士听了那八字胡说的话,气的那真是叫一佛出窍,二佛升天,本来随着岁月脸色渐渐就变得暗淡,但是现在随着老道士的愤怒,脸色变得涨红,直接单手将那八字眉提了起来“小子,老道士本来不想掺入你们的是是非非,奈何你出言不逊,那老子就教教你什么叫做人。”“啊,啊,大师……”八字胡随着被老道士的提起,那八字胡的脖子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掐着,只看见他在空中双手乱舞,眼镜随着空气的不能进入渐渐充血,一双腿也在强有力的乱蹬,老道士气定神闲的斜了斜眼睛看着八字胡,想了想自己好像是道士不能随便杀人,随手就将那小子扔进了人群中,这时,从人群中走出来了,刚才上面说到的那个浑身僵硬的男人,他走出人群对老道士说:“大师我们无意冒犯,只不过职责所在,希望你能行个方便。”声音虽然沙哑,但是不免话语中透漏着寒气,老道士满脸愤怒抬眼一瞧,本来心情就不好一看这小子怨气缠身,定是被恶鬼附了身,“咋的,真当我老,就欺负你爸爸是吧。”手上便掐起茅山法咒,从怀里掏出那符咒黄纸念到:
  太帝阳元,四罗幽关,千妖万毒敢当吾前,巨兽重吻,刳腹屠肝,神公使者,守卫营蕃,黄衣帅兵,斩伐妖魂,馘灭千魔,摧落凶奸,绝种灭类,取令枭残,玉帝上命,清荡三元。念完了法咒伸手一指,见看到那黄纸笔直的朝那黑衣短打的人飞了过去,黑衣人一接触法纸像被雷劈的树一样浑身散发恶臭,身体飞出几米远,倒地不起,一道黑色的影子从他身上飘了出来一个,只看这黑色影子的脸上眼睛滚圆,披头散发,发青的脸上,牙齿好像刀刃一般尖锐,随着恶鬼嘴的张开,恶心的涎水留了下来,沾的满身都是,并且那不知道是那年那月的脸已经蛆虫满脸,,老道士一看,心里念叨着“我就说这方圆百里,有那个二货敢光明正大的来我这嘛,原来是一个食肉鬼,正好做一件好事,就当老子帮帮你积攒点功德,送你去投胎,何况你还长得这么丑,太他妈的影响我的颜值了。”抬手一掐就要将鬼魂收了,那食肉鬼那能如了老道士的愿,“臭道士,本来没有你什么事,还想忍过去,毕竟好久没吃人肉了,那我今晚就拿你打我的牙祭。”随着恶鬼嘴的张开,那满口的阔嘴獠牙在灯笼光的照耀下不对闪着苍白的光,再加上这恶鬼刚才被雷击符的轰炸下,满脸腐烂的肉随着那转来转去的蛆虫不断的往下掉




第2章 章标题





第1节 节标题



来就没了斗志,吓的屁滚尿“大哥,这种小事哪里用得着你还动手,就这么一个糟老头子咱们七八个人还能收拾不了他,您在边上歇着就行,看我们把他收拾了,一会儿让他跪在你面前,磕头认错。”那食肉鬼大哥一听也是这么个道理,哪有小弟不动手,就出动我这个大牌的,心里就开始幻想起一会儿老道士装逼失败,跪在自己面前的场景,自己一定要折磨够他,再将他的心肝肺掏出来尝一尝呢,听说这修道的人味道不是一般的好,想着他的嘴角不自然的上扬,身体也激动的颤抖,那群小弟看到了这食肉鬼的样子,以为他又生气了,可别拿自己撒气啊,自己的肉可是不好吃,想着也就加快了动作,“臭要饭的,刚才你偷袭小爷我一时没有准备好,趁着我心情好,赶紧滚过来,磕头认错,老子一会儿还能饶你一命,要不然嘛,腰打断,腿打折,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说话的正是刚才被老道士提着的那个八字胡,这人一多,后面还有食肉鬼那个杀手锏,就给他壮了胆子,正好出口刚才的恶气,那嚣张跋扈的样子好像古时候欺男霸女的恶棍一样,老道士一听,便说到:“我都还没称爷呢,你小子在我面前装什么大瓣蒜。”直接就冲到了人群中,来了一个非常利索猴子偷桃,这还不忘记在那小子倒下之时补了一脚,掰手指,插眼睛,桶鼻孔,各种阴险招式,把眼前的这群人直接放倒,哀嚎遍地,老道士这一看,还是自己功夫太高了啊没办法,那食肉鬼一看,我擦,这个老道士表面高人啊,看着挺正经一个人,嗯?也不对,人就不怎么正经,这招式啥的我真是大开眼界,还以为你是什么绝世高人呢,之前把我吓了一跳,现在看来也就三脚猫功夫啊,在看这帮小弟,我还以为你们有多厉害呢,那食肉鬼本来还打算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老道士给收拾了,可转眼一看,还是得自己亲自动手啊,这随着那食肉鬼的不断接近,,他脸上的蛆虫不断的放大,同时恶臭也随之传来,老道士满脸厌恶的看着那食肉鬼,:“上天有好生之德,既然你这么冥顽不灵,那我就打散你”,说完开始掐起杀鬼咒的法咒来,有掏出黄纸,一边念叨着,一边画:“太上老君,教我杀鬼,与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祥。登山石裂,佩带印章。头戴华盖,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前有黄神,后有越章。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你还别说这老道士平时看着不怎么样,可是一念起咒来,变感觉高大了不少,随着话音刚落,老道士就将手里的黄纸扔了出去,那食肉鬼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躲也不躲得,就在那里飘着,就看到了黄纸符顺着老道士扔出去的方向笔直的向前飞着,直到穿透了那食肉鬼的身体,老道士已经开始意淫了上了,好像看到了那食肉鬼已经被打的全身体无完肤的场景,并且开始对那食肉鬼说“现在求饶还来得及,老子还能给你网开一面,要不……哼哼”老道士那满脸的笑容在配上那口大黄牙,猥琐至极,结果事情往往一装逼就容易打脸,这次也不出意外,眼看黄符穿透了老道士的身体也没能发挥啥作用,这给老道士吓了一跳,那满脸的笑容也在瞬间凝固在了老道士的脸上,这一掏出黄纸一看本来之前画好的符咒上的墨已经被雨水打的渐渐模糊,没办法了,本来还以为是自己手到擒来的事情,结果往往事情发展和你所想正好相反,在说老道士正在和这食肉鬼斗法,那跟随着食肉鬼所来的一群打手,渐渐的把这一人一鬼给围住,生怕两人逃跑了似的,只见这圈里的老道士脚踩天罡步,手里拿着不知道从哪掏出来的一把桃木剑,这桃木剑远处看着已经能发出就像火一样的纹理了,可见老道士对于这件法器的温养耗费了不少的时间和精力,说到这里,一把好的法器,需要温养,这温养这桃木剑呢,,就是将人的神识人者的神识高度凝聚于剑上的,而法器又与天地灵气有着一种先天的融洽。只见那桃木剑在这老道士的手里发出来暗红色的光芒,拿光芒擦中食肉鬼的胳膊,本来嚣张的不可一世的食肉鬼,好像受到了巨大的创伤,连忙见他那身体往后飘远了一段距离,本来就腐烂的脸上,这会又因为心中的愤怒,变得更加丑陋不堪,那好似刀锋似的獠牙一张一合似的说着“老杂毛,你竟然把你爷爷打伤了,就不知道心痛吗,你这个糟老头子坏的很。”老道士一听,本来刚才就愤怒的脸上,这会儿变得更加的丰富多彩,“你才他妈的糟老头子呢,你道爷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可是号称“玉面小白龙”打遍山下无敌手的,竟敢这样骂我,看来是叔叔能忍,婶婶也不能忍了。”说着手上开始凌空划符,满脸皱纹的脸上竟然再不见其嬉皮笑脸,只看到他满脸严肃的样子,一种名为焱火大神符的符咒开始随着老道士滑动,竟然在空气里慢慢的形成了,不断的有天地灵气注入其中,老道士画符的时候,隐约可见他那额头上慢慢的好像有汗水滑落,这那食肉鬼刚才已经吃了那臭道士亏,现在眼看着空气里好像有什么大招要成型一样,这食肉鬼也不是一个满脑子只会打打杀杀的鬼,转了转他那铜铃似的大眼睛,眼中发出狡黠的光,就要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可这事情哪能如他所愿,在那恶鬼想要逃走之前,直接右手掐了个缚身咒,这个咒对人对鬼都有效,眼看那老道士的符咒就要成型,自己如果再不走的话不死也要脱层皮,想了想自己几百年的道行不能在这翻了船。于是便嘴里牙一咬心里一狠,直接运用壁虎断尾保身的方法,也就是“残肢解体大法”迅速的发起遁光,打算远遁天边,就在这时老道士画的那道符也刚好成型,只听见老道士喊了一声“去”就见那道符直奔恶鬼而去,直接打到了那恶鬼的分身上,直接将那分身打的分散开来,符咒去势不减,直接追着那食肉鬼的本体而去,只听到“啊,老道士,你非要赶尽杀绝是不是。”把恶鬼那如黑雾一般的身体掏了一个如碗一般打的窟窿。老道士眯着眼得意的笑着“这算什么,老子我的得意法宝还没出手呢。”恶鬼本来还打算还去杀一个鱼死网破,现在一听哪里还有杀将回去的勇气,直接灰溜溜的遁走了,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那群黑衣人本来还打算将老道士围住,一会儿他们就要看到了那老道士被打的鬼哭狼嚎的样子,求爷爷告奶奶的在他们面前哀求饶命呢,可是结局就这么大反转了,留下他们这一群大男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那老道士,一个个眼珠子掉落了一地,在大展神威,最厉害的杀手都应经被收拾了,他们这群小鱼小虾哪里还有立足之地啊,立马都怂了,给老道士跪了下来,“臭道士,……哎,不对,大师我们错了,之前有眼不识泰山,您就当我们是个屁,把我们放了吧。”“对对,刚才大师那伸手真的是一个利索,把那个我们大哥,呸,把那个恶鬼打的是一个屁滚尿流啊。”一个个把老道士吹等我都要上了天,老道士心里都要高兴的乐开了花,可是想想之前好像说他们说有什么十块大洋。就说:“你们刚才来的时候说什么来着,要拜访我,给我带点什么来着。”这一众小弟听了,我操这个老道士不光是表面上臭不要脸,还是个守财奴啊,他们一个个身上把仅剩的家当都掏出来了七八块大洋,老道士一看你们敢骗我,眼睛一瞪,那帮小弟也束手无策,这时那个八字胡从那个倒在地上被附身的人身上掏出来十块大洋,谄媚的送到老道士手上,老道士一看眉开眼笑,便说到:“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又是出家之人,怎么还会伤害你们呢。”其实他们误会了,最近这一段时间里,这周围闹鬼,一直很长时间都没有人来了,老道士最近是拿着道观里仅剩的一点米,做了稀饭,说是稀饭不过是一锅水上面飘着几个米粒而已才过来的,要不是碰见他们这群倒霉鬼,老道士真的要去啃树皮了,再说这边老道士收了钱,也不能真的把他们杀了,就捏咒对他们下了咒语说,今晚的事谁也不许说出去,否则就会肠穿肚烂而死,那群人本流,



第3章 章标题





第4章 章标题





第5章 章标题





阅读全文